閱讀工具列

《半路夫妻》 1

追求精彩的人物,早就和一個有錢的男人結婚了,於是管軍找上了胡小玲,要她幫忙找女兒陽陽。 - 孫紅雷飾演男主角管軍 - - 陳小藝飾演女主角胡小玲 - - 高秀敏螢屏絶唱 - - 劇情……

《半路夫妻》 2

們到底說了什麼那就是所謂的故事了 但是你猜到了或者沒有猜到 又有什麼不同 既然總是相反的方向 既然總是起風之後 又起沙塵 2004.9.半路夫妻第1部分 ……

《半路夫妻》 3

他。 - 第1章夏季的一天(2) - 「您直接抓我走得了,去哪兒都行,我走!」這就是這個被胖老婆控訴家庭暴力的瘦男人的要求。 胡小玲當然不能銬人走。她也沒有手銬。她的工作是調解,把人家夫妻勸和了。可瘦男人什麼都……

《半路夫妻》 4

玻璃上有污點,正落在胡小玲的鼻尖兒上。 這男人沾了點兒唾沫在小指頭上,伸手去摳那個污點。 他身後一個聲音響起來了:「咳咳咳,幹嘛呢?」 他回過頭了,頭髮短,青皮,一抬眉頭額頭上有三道抬頭紋。人也是西裝革履的,怎……

《半路夫妻》 5

過,總是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最揪心扯肺的是個生離死別。離婚,也是生離的一種啊! 他們站在路邊兒上,突然的心裡升起留戀來了……可下了狠心離婚的人,又怎麼好表達這留戀啊?人生一世,以前一直是兩人肩膀並着肩膀走,現在就是走到……

《半路夫妻》 6

?我老婆孩子不見了,搬家了,我想問你,搬哪兒去了?」 胡小玲看著管軍了,眼神定定的,口氣態度還是那樣,淡淡的,淡可不讓人:「你老婆?你進去前不是離婚了嗎?不合法的財產充了公,合法的給了你前妻……」 「可我還有閨女呢……

《半路夫妻》 7

」這就算是江大媽對這事兒的態度了。 江建平心一硬,拉著箱子出門了。 箱子在地上滾過的聲音很快被火車的聲音蓋過去了。 鐵軌在太陽下往遠方延伸着。很多的火車,來的,走的,停着的。 開往廣州的火車,噴着白煙,等着江建平……

《半路夫妻》 8

切地問:「您買人壽保險了嗎?」 男人不明所以,生硬地搖搖頭:「沒有。」 「您應該買一個。我先生……」 郭芳眼淚刷地就從眼睛裡掉下來,「我是說我原來的先生,就是因為坐長途車,把頭探到車窗外面去睡着了,在山路上太窄,兩……

《半路夫妻》 9

情聲音都帶著寒氣,挑釁: 「胡警官……我還有事兒想麻煩您……」 要是換成普通的人,街上擺攤的過路的隨便什麼人,聽見這聲音,心裡會頓起寒意。但胡小玲沒有寒意。胡小玲見多了,見慣不怪了。胡小玲口氣是平淡的: 「我幫你……

《半路夫妻》 10

使的招白配這男字兒了,可既然她是警察,我就不能這麼說,得說你這算自投羅網!……是你自己哭着喊着要來,大媽我可沒下帖子請你!」江大媽又想起什麼,補充了一句,「對了,我告訴你了嗎?我兒子也是警察……」 管軍愣了一下:「警……

《半路夫妻》 11

濤子的臉還是在煙霧後面:「軍哥……不是我不留你,是我不能一人兒說了算,現在的公司不是咱們那時候的草台班子了,現在跟國際接軌,董事會裡都有外國人了。」 管軍望着濤子,臉色冷了。 「董事會裡都有外國人了,你想想!」濤……

《半路夫妻》 12

!離了婚還能復婚呢!就是煮成熟飯了,你也得再把這飯給我變成米、米變成稻子給我栽地裡去!我就不信了!」說完轉身兒就走,「你不上去啊?」 江建平站着不動,氣呼呼地:「不上。」 「不上我也不拉你!……往後啊,你要是想你媽……

《半路夫妻》 13

我覺得我跟你平等了……你跟胡小玲怎麼就開了焊了?」 江建平沒聽懂:「什麼叫開焊啊?」 「不懂啊?結婚,就是把一男一女兩個人拿焊槍焊在一塊兒啊,一輩子不開焊的,那叫天長地久,白頭到老,像你我這樣兒半道離的,都叫開焊。」……

《半路夫妻》 14

淨淨的褲子,上面斜着軋了一個自行車印子。慶慶自己也摔了一個跟頭,望着管軍,有點兒傻眼了。圍觀的幾個孩子也傻眼了。因為最起碼他們都知道,管軍是放出來的,不好惹。 - 第2章生活在前進(2) - 管軍好像好半天都沒明……

《半路夫妻》 15

抽屜,穿著吊帶裝,頭髮的顏色造型化妝都一派青春無悔架勢。 「你不說是吧?不說!行!……」 「咣」薛冬娜把抽屜拉下來扣在桌子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只要你們做了,甭管公猴母猴我就不信後面兒不露猴尾巴!」說著在檔案堆……

《半路夫妻》 16

他身上了。 胡小玲看不慣:「你前妻找着了,她又結婚了……要是想見有空你找我吧。」 說完,不等管軍反應,騎車走了。 管軍忙問,哎,那我閨女呢? 胡小玲已經走遠了。 妮可拉拉管軍:「哥,想不到,你現在……孤身一人啊?……

《半路夫妻》 17

小學沒畢業,現在都是中學生了,大姑娘了……」 陽陽是很不情願被薛冬娜領到管軍跟前的,往那兒一戳,也不理管軍。 管軍放下手裡提着的大大小小的袋子,過去想抱一下她。 陽陽往後一退,管軍的懷抱落空了。 「行了,你也看……

《半路夫妻》 18

花了還落單兒,弄不好晚景淒涼啊……」 胡小玲接招了:「淒涼啊?我倒是沒覺得……倒是看著你,坐在冰涼的地上,是給你自己想什麼高招呢吧?而且看樣子也沒想起來!……你接着想吧,就是別太想不開。」 胡小玲說完轉身走了。 「……

《半路夫妻》 19

殘忍啊!連個商量都沒有,我想死他前頭都來不及……」 郭芳哭得更凶了,眼淚流得河似的,「兩個人過日子,本來都好好的,一個人好好的在你眼前待着,吃飯說話睡覺,你能想到他肚子裡有癌嗎?你能往那兒想嗎?可他偏偏就得了,就死了,就……

《半路夫妻》 20

推遠了。江建平覺得,我就非租她的房子,那又怎麼著?身正不怕影斜,腳正不怕鞋歪。 我就租了怎麼著? 郭芳打開門看見江建平,立刻笑逐顏開了,都忘了裝着崴腳。要不是江建平提醒俏俏攙着她,她真的忘了。 嘩啦,郭芳把家門鑰匙……

《半路夫妻》 21

說江建平愛去哪兒去哪兒,可真到了見不着江建平的面她又着急了。兒子跟媳婦離了婚,她反倒跟媳婦住一起了,為什麼呀,還不就是為了找個茬兒再把倆人捏一塊去。可現在算著兒子該休息,該回來了,可沒見着人影,也聽不着胡小玲說起他,江大……

《半路夫妻》 22

了慶慶嗎?……男的女的,不就這麼點兒事兒嗎?還能有什麼?你爸死那年我剛三十八,我那麼多年都忍了,你們怎麼就不能忍?」說著,江大媽的聲音帶出了哭腔,「啊?」 胡小玲依然那樣躺着,就是沒有回答。 讓她回答什麼啊?人生一世……

《半路夫妻》 23

到妮可手裡,「拿好了吧,沒有白來的錢,十塊錢就是十塊錢的代價,一百就是一百的代價,這成千上萬的就甭提了……為這錢你得好好兒地給老虎守着。」 「我這不是守着呢嗎?這些天,除了您,我可誰也沒見。」 妮可說著,眼淚就在眼睛……

《半路夫妻》 24

也沒轍了,才天天去賣保險,風裡雨裡的不說,還天天看人冷臉子……大媽,好幾回我都不想活了……」 「可別,別往窄了想……得活……別哭了,大媽買你一份保險,啊!」到這兒,江大媽才擦了一把眼淚。 郭芳抬起身也擦了一把眼淚:……

《半路夫妻》 25

媽一看郭芳這架式硬氣了:「閨女,大媽話放這兒……別欺負大媽心軟,保險我上了,這行,可我不能把兒子擱這兒,這不行!起開讓我出去……」 郭芳就是堵着門不讓江大媽出去。 江大媽一推,沒推開,急了:「怎麼著啊,你還攔着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