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菜鳥天使


菜鳥天使 P 1
一再的練習,試着以己身的力量,解開他的封印。只是魔鏡的力量是暫時的,無法讓他一勞永逸的解脫。 想到這裡,月光忍不住詛咒了起來,這一切都該怪他的母親艾晴。 他那個人類母親在生下他之後就香消玉殞,而他多情的父親魔王撒……

菜鳥天使 P 2
他要幫他找什麼樣的老婆,他大概寧願當一輩子小孩吧!「這就是我來找你的原因。吸血族的戴蒙.卓古拉王子,帶著他的兩位妹妹茱莉亞和蕾莎來拜訪魔後。 魔後向父親要求,希望地獄的三位王子在魔殿裡接待他們。」 「接待他們?」……

菜鳥天使 P 3
幼子正式介紹給魔臣,以及遠道而來的三位佳賓。坐在兄姊身邊的蕾莎一見到英俊的月光,立刻心如小鹿亂撞,忍不住連拋媚眼,月光則被電得莫名其妙。 先前在蓮宮時,二哥善惡曾提起要幫他找到真愛,並暗示他可以向吸血族的兩位公主求愛……

菜鳥天使 P 4
?」善惡帶有警告意味的眼光掃過魔殿內的臣子,使得群魔畏懼地垂下頭。「咱們地獄的力量強大,就連天堂也有所忌憚。任何想傷害月光的人都得先掂掂自己的斤兩,看看能不能抵擋得住地獄之火的報復。」 說完,他還不忘向撒旦眨眼睛。 撒……

菜鳥天使 P 5
的小嘴竭盡所能的張大,發出超高音頻的尖叫,「啊棗」。 葉亭被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得跳起身,跌倒在櫸木地板上,目瞪口獃地望着沙發上的俏佳人。 曉淨這下子真的清醒了,從上天堂以來未曾有過的睡眠,全被眼前這個臭男人給擾斷……

菜鳥天使 P 6
可是犧牲了自己才將你救回來的!告訴曉淨姊姊,發生了什麼事?」 望着一再自稱為姊姊的麗顏少女,葉亭有點啼笑皆非。曉淨實在太美了,美得讓他忘記該上的班、該開的會。 「我上班要遲到了。」 他沮喪地說。 「原來如此。……

菜鳥天使


菜鳥天使 P 7
話呀?我一點也聽不懂。」 小鬼頭皺着一張苦瓜臉,不解地望着月光。 由於月光前面都沒聽,自然也不明白這段話從何冒出來。他瞄了楊濁水一眼,猜想這個八股的老學究大概又在引用他老祖宗哪段至理明言了。反正他也沒心情一探究竟。 ……

菜鳥天使 P 8
死。他們玩弄女人,害純真的男人傷心,他們是罪惡的源頭。為了讓女人不再迷失,讓男人不再傷心,你一定得殺了他。」 「我一定得殺了他!」葉亭已失去了理智,眼底燃着兩簇怒火,握緊拳頭,手上的手提箱早已被丟棄在地上。 「……

菜鳥天使 P 9
,讓我無法移動,接着他說了一些話,我就無法控制地照着他的話做。」 「他要你做什麼?」曉淨的心裡已有了底,一定是某個邪靈慫恿葉亭去做壞事。 「他要我……」 葉亭輕蹙眉頭,回憶着當時的情況。「他先是對我說黎紅和于鳴……

菜鳥天使 P 10
……」 月光氣得咬牙切齒,那種侮辱魔族的話,他根本不屑重複。 「就是你剛纔說魔鬼像蟑螂、跳蚤一樣無孔不入的那句話。」 葉亭好心地提醒。 「哦棗」曉淨拉長尾音,眼珠子轉了轉,不小心瞄見月光身邊的兩個小跟班。這兩個傢……

菜鳥天使 P 11
月光凶狠地瞪了她一眼,他最討厭人家說他的名字不夠可怕了。可惜曉淨絲毫不畏懼他凶惡的表情,反而笑出聲。 他氣餒了,決定還是回到正題。「你把我看中的目標棗」 「停!」曉淨伸手摀住他的嘴。在接觸的剎那,月光只覺被電……

菜鳥天使 P 12
也就是說,你的法力自然比我高強許多。」 「那還用說嗎?」月光得意地笑道。 「所以你只要伸出兩根手指頭,就可以把我和小亭亭捏死。」 「當然。」 他的嘴角愈揚愈高。 「那萬一你不服輸,使用暴力把我和亭亭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