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烏龜也會飛 寄秋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1
與其買些中看不中用的短命花,不如乾脆買盆栽回來種,至少能活個一、兩個月,價錢更是便宜一大半。 汰舊換新嘛!反正花若死了再買新的換上,一年四季有不同的花卉好觀賞,何樂不為呢! 誰管他死幾株二百塊七盆小幼栽,起碼能撐到花……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2
久沒瞧見川劇變瞼,閒著也是閒著,變個臉來娛樂娛樂吧!」翻牌、收牌,她運氣好得引來旁邊兩聲輕哼。 一張九,一張紅心A,和贏面的牌一算總和,她已經贏了三、四十分,而且這數字還在累加當中。 「哼!」孟其赫沒翻瞼,只是翻白眼……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3
會讓自己更好過。」 看她痛得齜牙咧嘴,還真有點於心不忍。 「表姊,你不會想大過年的去掛急診吧!跟一群斷手斷腳半死不活的人搶床位,只因為牙疼。」 那可是會讓人笑上一整年。 「掛急診……」 沒那麼悲慘吧! 一想到這邊躺……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4
個不交女友,在旁人眼中著實有那麼一點點詭異,再加上商左逸不時製造些啟人疑竇的言行,讓人彷彿霧裡看花,越看越模糊,直往同一個想法猜測—— 他們是不是一對同志愛人呢? 男人點頭,女人搖頭,各占一半,打平,欲知結果請耐心往……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5
一見鍾情,連他自己都難以置信這麼輕易地愛上一個人,好像她就是他萬里追尋的那顆星,忽然疾如火球般撞向他的心。 很重,但也很痛快的衝擊,讓他差點承受不起地大聲歡呼,感謝上天對他的寵愛。 不過,他得先解決她的牙齒的毛病,然……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6
他不介意讓她聞個過癮,好分辨男人與女人的不同。 眉一蹙,她堅決地回道:「這是香水,汗臭味才是男人的味道,更正的男人不會在身上噴女人用的東西。」 打小她所接觸的男人,清一色是道上的狠角色,渾身刺龍刺鳳,揚散著很重的體……

烏龜也會飛 寄秋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7
到的輕笑,肉片覆蓋下的神情居然是愉快的,而且抹上一層戀愛中男人才有的飛揚神采。 說是傻笑一點也不為過,但是多了些因某人而起的憐寵神色,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魅力也有失效的一天,連個真心喜愛的女人也勾引不了。 愛情完全沒有……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8
道德淪喪呀! 在為人父母的心中,自己的孩子永遠是最乖、最好的,如果不小心變壞了也是別人帶壞的,因為交到壞朋友才會性向大變。 雖然商夫人對將司的印象不錯,也挺喜歡這個長相出色的孩子,可是一旦牽扯到自個的兒子,護短的心態……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9
幹什麼?」吵得她頭快爆掉了。 明明像頭熊卻取個小氣巴拉的綽號!難怪雄壯不起來,一見體形沒他一半大的小女人,連忙諂媚地哈腰屈膝,搓手摩掌地涎笑著。 所以說綽號誤了他一生,麻雀吃得再肥還是小小的一隻,兩指一 就完了,哪能……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10
別給我發獃當現在還在過年,醉生夢死不知今夕是何夕。」 「誰醉生夢死了……」 」 聲叫喚下,嘀嘀咕咕的孟其赫搔著頭,尾隨其他兩位夥伴走向發號施令的老大,熱車的事有小弟代勞,不用他們費心。 「小孟,你廢話特別多,這個……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11
。」 「誰說我們不熟,我們曾經共處美好的五個小時,那個令人難忘的旖旎夜晚叫我記憶猶新。」 他輕輕地撫上她的手。 就算他露出大野狼的嘴臉,遲鈍的喬品真還是看不出他的企圖心,有一票人如影隨形地保護著,她從不認為自己適合……

烏龜也會飛 寄秋 P 12
一拳。」 也許他還沒睡醒,猶自在夢中。 他用「你瘋了」的眼神一瞟,此刻的愉悅與他的陰鬱心情正成反比。「牆很硬,你不妨試試。」 好不容易擺脫了長髮變態男的形象,還獲得了小芹芹的熱情擁抱,接下來得加緊腳步展開攻勢,才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