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1
死鴨子嘴硬打死不承認~死愛面子的狂妄男。 應默:傳說中育才學院第1帥哥?比秋楚格還驚人眼球?不過我們的女主角對他的相貌完全沒感覺,只對他的要害點印象深刻——好吧被她踢了三次……與秋楚格是死黨,對任半夏感情因素不明,徘徊……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2
信。 任半夏怒吼一聲,「誰早戀啊,明知道我給那個死黨楚格寫信,還在那兒消遣我。」 莊小悄豎起一本課本遮住講台上老師的目光。小腦袋擋在書本下,賊西西地跟任半夏說話。「半夏,是不是那個上次在你家見到過照片的男生?挖勒挖……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3
嘀咕着。「我也要去~~帶我去刺激下哪~半夏你去偷窺帥哥?」 「去你的!」任半夏撫了撫前額的頭髮,「你當人人都是你呢?你們這群色狼,說到偷窺帥哥就起勁,夠丟臉了!」 「切,要不你們大半夜的,做什麼好事去?」 「你管我……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4
還什麼都沒有看清楚的時候迎面而來就是兩個手指直插眼睛,插得他敖敖大叫。 「嗚……可惡……你這小賊居然敢撮我眼睛……你這女人……」 男生雙手捂眼說道。嗚……真是好疼啊……又被踢又被插眼睛~~天哪還有沒有公道啊他是來追賊的……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5
笑意,偷偷摸摸地看著太子身上穿著的睡衣……實在是……實在是很卡哇依啊,太可愛了……配上他亂哄哄地頭髮,好像公仔挖。 「我要殺了你——」雷公的咆哮再度在任半夏的面前響起,「死女人死女人死女人!」太子几乎是抓狂地朝任半夏的……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6
半夏的手眼都指向操場校門口,儼然一個望夫石。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手下周圍幾寸小草已經被任半夏拔光。 她的指南針磁場終於緩緩冒出一個人頭。 「半夏啊~~~~~半夏人呢~~怎麼還不出來接我?~~~」汗死,果然……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7
辱負重的答應了她的要求——帶著她來觀摩帥哥!悲! 偏偏這個拖油瓶還沒有身為油瓶的自覺性,那叫一個興高采烈那叫一個眉飛色舞,跟多動症患者一樣不停在位子上動來動去,還不時找機會拚命插話……搞的她一點私人跟秋楚格說話的機會都……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8
他突然說起這擋子事,那我多英雄氣短啊!」 「汗,不虧是任半夏啊~這都被你想到了。」 莊小悄咬了咬筆頭繼續說,「其實呢,如果你覺得你不能追男生的話……這麼一個美男子交給我,我還是很樂意的。」 「你去死。」 任半夏敲了……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9
剛看完《透明人2》現在全都現場發揮去了……」 「那個……」 任半夏抬眼瞄見剛纔那位裸身色狼呈蝙蝠俠狀獃立一旁。「他也是在玩透明人嗎?」 可憐的應默,不管是床底下還是床上面都躲滿了人,連衛生間也擠了兩個。他實在是無藏……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10
百米之內。 一個男生慌慌張張的跑了過去,不慎撞到她,書掉了一地。 「啊啊啊啊啊完了,我完了,我碰到她了,我死定了啊啊啊……」 該名男同學呈癲癇狀驚聲高呼着,然後一路狂奔跑走,不見蹤影。 「搞啥米東東啊?我身上有禽流……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11
和莊小悄摩掌搓拳,拚命想辦法。 「糟了……我已經很久沒有打過桌球了……」 「那你還一口咬下要和太子噶桌球?」 「……我是情急忘形……現在只好求爺爺告奶奶,拜託他是連球杆都拿不穩的那型……」 「賣閙!怎麼可能,……

親愛的,溫柔一點行不行 P 12
冷霜,非常鎮定,每顆球的力道都恰到好處,白球更是控制的好,好像他想停在那裡就停在那裡! 半夏臉上滑下一滴冷汗。 砰砰砰——無數個穩穩的穿針球,打得氣勢蓬勃又響亮無比,力道要麼則是輕柔地恰到好處,不然則是一桿到底,撞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