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四月紫花開言妍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1
相處模式--當哥兒們!只是,有一種「奇怪的動力」,卻時時讓她為他這怪胎操心再操心…… 關於「四月紫花開」 近日在養草坪,澆水、施肥、除野草、殺蟲,樣樣不可少。但新生的草,怕雨季、怕酷陽,總是綠一陣黃一陣,嬌嫩得令人煩……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2
,樹梢金黃的太陽,陽光下青翠欲滴的葉子,如此耀眼美麗,又如此不可攀附。 為什麼同樣是人,她和淑卿卻要被青春夢想棄絶呢? 那晚她們被架上了計程車,兩個傷痕纍纍的女孩,相對無言,只能緊緊牽着手,都是冰冷無力,誰也溫暖不了……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3
。 「她說要等她小女兒回來,怕搬了,她女兒會找不到人。」 月蘭搖搖頭說:「她那病情,只怕也等不到了。」 「很嚴重嗎?」盈芳眉頭微皺着。 「已經往上擴散了,她又不肯住院,只有更加速身體功能的惡化而已。」 月蘭說,「……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4
創傷,撫平最頑纏的心結。 可惜的是,盈芳和家志都是否定和排斥愛情的人。 真不知這一場「作媒記」,會閙出什麼結果來呢?! ※ ※ ※ 計程車壅塞在下班的車陣中,喇叭聲此起彼落,像在玩接龍比賽,吵得人心浮氣躁。 「……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5
,並且能夠俊到不帶一點殺氣,令人怦然心動。 他出獄後,兩人面對面,他堅持代替世雄在她生命中的地位。 說「不」太難,於是她摸索出一套與他相處的最安全方式,就是當哥兒們,沒大沒小,吵吵閙閙,如此一來,他們之間的鴻溝也會長……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6
長而更顯着,偶爾迸出的熱焰火花,卻令他頭暈目眩了。 如果她毫不隱藏自我,他不是要燒得眉焦發焦了嗎? 記得他們第1次單獨對陣,是敏敏去南部躲信威時,要求盈芳去看他。 「我姊姊強迫我來的。」 她一見他就冷冷地說。 家……

四月紫花開言妍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7
一點創傷都沒有。」 他坐回椅子,沒好氣地說:「當年你是北門幫的四小姐,我只是三流的小嘍囉,哪裡敢『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很清楚自己的份量!」 「現在天鵝肉主動掉下來了,你還不吃嗎?」玉屏又坐到桌上,胸部俯得低低的,人占……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8
,散着渾惡的臭氣。盈芳像踏地雷區般小心地走着,果不其然,吱吱好幾聲,幾隻老鼠交叉地竄過她的腳底,可惡的畜生,竟敢欺生!難道它們聞不出,她也在這一帶混過好幾年嗎? 當然,真正可怕的不是老鼠,而是藏在暗處的人。 盈芳記得……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9
要和他算帳不可。這兒可是她的地盤,他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竟敢管她的閒事! ※ ※ ※ 巷子似乎比剛纔更陰慘幾分,沒走多遠,盈芳就興師問罪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很簡單,跟蹤呀!」家志說:「我也想撈個春季大減價的……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10
四個小蝦將而言,還可以打出個零頭來。 她先設法找有沒有防身的武器,突然,一個人趁個空檔,閃過家志,直直朝她而來。 嘿!正好!她也非省油的燈,幾掌劈下,那人沒料到,重重摔了一跤。 「哇!這女的也有武功!」那人慘嚎。 ……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11
。」 她說。 「不要去找盈芳,她一定會叫你們去喂小孩或幫老人家清理糞便。」 家志在一旁說:「來找我最好,我給你們的工作才像個男人。」 他說著,並拿出名片,承忠他們一人一張,各自歡天喜地說:「我們一定去找你。」 ……

四月紫花開言妍 P 12
的。」 盈芳說:「我曾經看過一本書說,當我們把一堆螃蟹放在水桶裡,若是其中有一隻想爬出來,其它螃蟹就會千方百計把它拖回去,不讓它獲得自由。這就像我們貧民區的孩子,想要出人頭地,不但沒有援手,還有阻力,總是比常人困難好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