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幽魂新娘


幽魂新娘 P 1
管有沒有關係,眼前她突然的消失不見,急得他是心慌慌、意亂亂,她可是他的妻呀! 追妻捉鬼頭一遭,他大捕頭叩上了…… 楔子 是個月光昏黃的夜晚。 藉着微弱月光的照耀,在遠處山丘上,立着四名黑衣蒙面客,一雙雙犀……

幽魂新娘 P 2
着四周草葉的李順,被他這一聲淒慘的叫嚇了一跳,還來不及想腳下就往他那頭奔去了。 「老張!你怎麼啦?」難不成胯下的寶貝真的被蛇咬了? 這一上前…… 「啊!」一聲更淒厲的叫聲也從他嘴中喊出。 只見眼前一個倒掛……

幽魂新娘 P 3
過之無不及,而且非常重義氣,每次捅了婁子還會幫他們掩飾。有她罩着他們這一群小鬼,日子過的更加快樂,沒兩三下這些小鬼開始跟她打成一片稱兄道弟起來了,甚至有幾個人自動倒戈,擁她為王。 身為首領的楊契,自始至終就是看不起這……

幽魂新娘 P 4
們跑不動就自己慢慢走吧,我先過去不等你們了,但是等一會兒如果牆邊多個什麼東西跳出來嚇你們,那我可不管。」 楊契實在心急,撂下這一句話拔腿便跑。 「等我。」 方霄心裡也跟他一樣着急,雖然腳再怎麼酸再怎麼跑不動,還是卯起……

幽魂新娘 P 5
的缺點,每次在嵇揚面前,他就很容易對自己一些特長失去信心,明明對某些事情已經敏感地嗅出一些重點,卻因對自己不太有信心而放棄深入探索,老等着嵇揚的指示。這次,嵇揚決定幫他找回自信心。 「真的嗎?沒想到我司馬浦光也會有跟……

幽魂新娘 P 6
」聽完母親訴說,嵇揚皺下眉有些吃驚。會讓妹妹乖乖躺在床上四天不動不跳,這倒真是天下奇聞。 「請大夫看過了嗎?」 「哪會沒有,城裡所有大夫都看遍了還是找不出病因,怎樣也喚不醒她。」 「真的這麼嚴重?」嵇揚臉色……

幽魂新娘


幽魂新娘 P 7
話,那又是什麼原因讓她昏迷這麼多天無法甦醒?難道世上真有神怪之說。 十年前那場血案後的鬼傳說他也常有所聞,當年他還是個少不更事十三歲的小孩子,對那場慘絶人寰的血腥印象深刻,如果說真的有冤魂,那他們纏上一個才十歲的小女……

幽魂新娘 P 8
不笑掉人的大牙。 「無稽之談!不答應!阿揚!你好狠心啊!」嵇母神情又變得異常激動起來了:「我們姑且不論小姒是你的妹子、按照常理來說你本來就理當救他,你也不想想,你們兄弟兩人哪時候理會過我這個老太婆……」 嵇家夫人說著說……

幽魂新娘 P 9
空氣中蕩着。 霍之鳴掙扎到最後,知道就如前幾次一樣,他再怎麼擋也擋不了,索性捂起耳朵逃避似的將頭埋在雙肘間,再按照往常一樣拚命的對屋外喊着。 「來人,來人啊……」 他明明記得剛纔就寢時亮着一盞油燈,怎麼這會兒屋內……

幽魂新娘 P 10
,否則若真要取他的命,現在的他就看不到陽光了。 「老大!你醒了嗎?」外頭傳來了一陣叩門聲。 這聲叫喚讓嵇揚又想到一件事,他被下藥不省人事倒也罷,那個人來作案的所有過程,竟輕的連鄰房司馬浦安也沒發覺,這人武功更令人……

幽魂新娘 P 11
得出這個人正說著話取笑她。「你這個人真討厭!」可惡!嚇了她不打緊,還取笑她會像蜥蜴,雖然是干少爺也不能這樣任意取笑人家啊!人家大少爺就不會像他這樣,這人明明就不是好人。 「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凶呢?你叫霄霄是吧?我是你……

幽魂新娘 P 12
透的光澤,讓嵇揚震驚的並不是這座象牙扶手的橋,而是在橋的另一端停立着的白色背影。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嵇揚一個飛身縱上池邊,他並不想直接飛過池子嚇着那人影,就隔着婉蜒曲折的九曲橋,他與那人影相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