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道多情郎


霸道多情郎 P 1
能更隨心所欲地踏遍千山萬水,只因身為禮部尚書的爹親深信「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句話。 「安好是安好,只不過府內的門檻因為上門求親的人過于熱絡而毀壞更新過罷了。」 堂上的一位美婦說道。風韻猶存的容貌與女兒相似,只是多了……

霸道多情郎 P 2
深怕希望愈大,失望也愈大。 「嗯!」他坐了下來。「咱們可以在李三王爺稟明皇上之前替翎兒找門親事,有婚約在身,即使稟明皇上也於事無補了。」 「夫君說得是沒錯,但在短時間內如何替翎兒覓得一門好姻緣?」這又是另一個難……

霸道多情郎 P 3
善緣吧!」他和氣地笑道。 「這個……」 這下換她遲疑了,不是她不想要,而是這份禮太珍貴了,對方又是個年已半百的老伯,所謂無功不受祿,她怎能平白無故接受餽贈? 「姑娘不必推辭,靈玉本隨有緣人。你就當是老朽結交朋友的……

霸道多情郎 P 4
人的千金,你確定自己在做什麼?」一位小伙子好心地提醒她。 禮部尚書的千金……那不就是傳間中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上官紫翎,她不是自小因體弱多病而送至江南的別苑休養了嗎?怎會……原來比武招親是這麼回事啊! 那她更要比比……

霸道多情郎 P 5
「別吵--」 小由乖乖噤聲不語,心驚膽跳地盯著龍吟蝶。 「那是當然!既然如此的話,我即刻回去稟告我家老爺。」 「等等。」 龍吟蝶自身上掏出一塊龍紋玉珮。 「郡主--」小由驚訝地看著主子。 「這是我龍……

霸道多情郎 P 6
鬱。 今天是自個兒的大喜之日,從今之後她就是個有夫之婦了,而她的那個夫君呢?八成還在筵席上受人凌虐吧! 哈哈,活該!不是她心腸狠毒,而是他自食惡果,誰教他有事沒事接受了皇帝荒謬的提議--賜婚。簡直是喬太守亂點鴛鴦……

霸道多情郎


霸道多情郎 P 7
女子?什麼樣的勇氣促使她罔顧自身的安危前來行刺?」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共戴天之仇。」 冷冷的嗓音終於響起。 上官凌毫無溫度的言語,頓時使初春清晨的氣溫又下降了幾度。「若非不共戴天之仇怎可能不愛惜生命至此?」 ……

霸道多情郎 P 8
的京城更甚,這對自小生長在江南的紫翎來說,更是不能適應。她下意識地環抱雙肩。 一雙大手無聲無息地撫住她的雙肩,緊接而來的是襲上心頭的溫暖。 「謝謝你,我並不需要。」 上官紫翎掀開適纔龍翊為她披上的披風假裝不在意地……

霸道多情郎 P 9
?」上官紫翎溫柔地執起小姑娘的手,像呵護小妹妹般。 「嗯……」 她梨花帶淚地頷首,臉頰因上官紫翎的舉動而浮上嬌羞的緋紅。 「那麼,如果你不介意,跟我們一道吧!彼此也有個照應。」 「謝謝二位公子。」 說著,她……

霸道多情郎 P 10
師椅上坐了個年約半百的男子,眉頭微挑地看著李易天。 「易天,你又怎麼了?」李傲天接過下人端來的參茶啜飲了一口,慢條斯理地問。 「還不是龍翊那傢伙!」 「龍翊?」他皺起眉頭。龍翊是他們父子共同的肉中刺,恨不得除……

霸道多情郎 P 11
「紫翎,沒遇到什麼麻煩吧!瞧你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 「放心,目前還沒有什麼難以解決的事,只不過離開了京城,計劃似乎更難著手。」 尤其是身旁又多了個龍翊。 花舞影嘆了口氣,其實她並不十分贊成紫翎這樣玩命,因為成……

霸道多情郎 P 12
深厚的武功底子;上官紫翎從小被送至江南,而上官凌來自江南……這一切是否太過于巧合--除了性別不符外。 「少爺,為何你有此一問?」福伯感到納悶。 「沒什麼,只是隨便問問罷了。」 龍翊連忙搖頭,事情尚未明朗之前一切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