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工具列

霸道多情郎 1

能更隨心所欲地踏遍千山萬水,只因身為禮部尚書的爹親深信「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句話。 「安好是安好,只不過府內的門檻因為上門求親的人過于熱絡而毀壞更新過罷了。」 堂上的一位美婦說道。風韻猶存的容貌與女兒相似,只是多了……

霸道多情郎 2

深怕希望愈大,失望也愈大。 「嗯!」他坐了下來。「咱們可以在李三王爺稟明皇上之前替翎兒找門親事,有婚約在身,即使稟明皇上也於事無補了。」 「夫君說得是沒錯,但在短時間內如何替翎兒覓得一門好姻緣?」這又是另一個難……

霸道多情郎 3

善緣吧!」他和氣地笑道。 「這個……」 這下換她遲疑了,不是她不想要,而是這份禮太珍貴了,對方又是個年已半百的老伯,所謂無功不受祿,她怎能平白無故接受餽贈? 「姑娘不必推辭,靈玉本隨有緣人。你就當是老朽結交朋友的……

霸道多情郎 4

人的千金,你確定自己在做什麼?」一位小伙子好心地提醒她。 禮部尚書的千金……那不就是傳間中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上官紫翎,她不是自小因體弱多病而送至江南的別苑休養了嗎?怎會……原來比武招親是這麼回事啊! 那她更要比比……

霸道多情郎 5

「別吵--」 小由乖乖噤聲不語,心驚膽跳地盯著龍吟蝶。 「那是當然!既然如此的話,我即刻回去稟告我家老爺。」 「等等。」 龍吟蝶自身上掏出一塊龍紋玉珮。 「郡主--」小由驚訝地看著主子。 「這是我龍……

霸道多情郎 6

鬱。 今天是自個兒的大喜之日,從今之後她就是個有夫之婦了,而她的那個夫君呢?八成還在筵席上受人凌虐吧! 哈哈,活該!不是她心腸狠毒,而是他自食惡果,誰教他有事沒事接受了皇帝荒謬的提議--賜婚。簡直是喬太守亂點鴛鴦……

霸道多情郎 7

女子?什麼樣的勇氣促使她罔顧自身的安危前來行刺?」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共戴天之仇。」 冷冷的嗓音終於響起。 上官凌毫無溫度的言語,頓時使初春清晨的氣溫又下降了幾度。「若非不共戴天之仇怎可能不愛惜生命至此?」 ……

霸道多情郎 8

的京城更甚,這對自小生長在江南的紫翎來說,更是不能適應。她下意識地環抱雙肩。 一雙大手無聲無息地撫住她的雙肩,緊接而來的是襲上心頭的溫暖。 「謝謝你,我並不需要。」 上官紫翎掀開適纔龍翊為她披上的披風假裝不在意地……

霸道多情郎 9

?」上官紫翎溫柔地執起小姑娘的手,像呵護小妹妹般。 「嗯……」 她梨花帶淚地頷首,臉頰因上官紫翎的舉動而浮上嬌羞的緋紅。 「那麼,如果你不介意,跟我們一道吧!彼此也有個照應。」 「謝謝二位公子。」 說著,她……

霸道多情郎 10

師椅上坐了個年約半百的男子,眉頭微挑地看著李易天。 「易天,你又怎麼了?」李傲天接過下人端來的參茶啜飲了一口,慢條斯理地問。 「還不是龍翊那傢伙!」 「龍翊?」他皺起眉頭。龍翊是他們父子共同的肉中刺,恨不得除……

霸道多情郎 11

「紫翎,沒遇到什麼麻煩吧!瞧你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 「放心,目前還沒有什麼難以解決的事,只不過離開了京城,計劃似乎更難著手。」 尤其是身旁又多了個龍翊。 花舞影嘆了口氣,其實她並不十分贊成紫翎這樣玩命,因為成……

霸道多情郎 12

深厚的武功底子;上官紫翎從小被送至江南,而上官凌來自江南……這一切是否太過于巧合--除了性別不符外。 「少爺,為何你有此一問?」福伯感到納悶。 「沒什麼,只是隨便問問罷了。」 龍翊連忙搖頭,事情尚未明朗之前一切只……

霸道多情郎 13

了他李易天的下場!他在心中暗暗起誓。 「姑娘,請留步。」 龍翊急喚,不料卻使她更加快腳步,龍翊在情急之下,一躍擋在路前企圖攔住她。 上官紫翎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兩人在黑暗的林中對峙許久。 上官紫翎一貫地冷眼看著……

霸道多情郎 14

女人卻一心想尋死?有沒有想過你爹娘在天之靈有多心疼--」 「別說了,別說了!」她怒吼,摀住耳朵拒聽。「龍翊,不要試圖掌握我的一切,你不會懂的!」說完,她縱身一躍,便消失在暗夜的彼端。 龍翊目送她離去,心中有一股難……

霸道多情郎 15

紫翎身體微恙,她一定能注意到在龍翊鋭利的眼神下其實隱藏著濃濃的情愫。她扶住因昏眩而益發沈重的頭,勉強撐起半個身子與他對視。 「你的意思不外是要我打消刺殺李易天的念頭。我鄭重地告訴你,不可能,絶不可能!即使殺了李易天會……

霸道多情郎 16

兒,別再說了!」上官紫翎煩躁地打斷喋喋不休的青兒,她不想在理不清此刻心裡感覺的同時再攬上新的麻煩。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上官大哥……」 青兒被他毫無預警的一吼嚇得紅了眼眶。 眼看著她的眼淚就快要潰堤,上官紫翎……

霸道多情郎 17

剩下兩顆心依著彼此跳動-- 「你對我並不是毫無感覺,是不?」龍翊依依不捨地離開膠著的雙唇,暗啞地低語。 他愛極了她的味道! 原本他只是想淺嘗即止,讓她認清自己的感情.沒想到卻在不知不覺中加深了這個吻,進而深陷……

霸道多情郎 18

由得對她多了幾分好感和親切感。 「你是……」 吟蝶好奇地盯著她。記憶中騰龍居沒有這麼妙齡的女仆,況且她的氣質和打扮也不似一般的侍婢。 「我叫青兒。」 妙齡姑娘甜甜地回答。 青兒?「你就是駙馬帶回來的「妹妹」」……

霸道多情郎 19

維繫兩人之間關係的唯一信物也不翼而飛了。 太苛求了嗎?她捫心自問,她只是個平凡人,為何就得承受這些突如其來的變故? 為什麼……她隱忍已久的淚水彷彿氾濫的長江水,登時傾瀉而來。 多久了?多久連這樣號啕大哭的權利……

霸道多情郎 20

就沒有向大哥提起了。」 龍吟蝶說完,偷偷瞄了一眼上官紫翎。她那張面無表情的絶美容顏,似夢般不真實。 「我知道是自己不對,不該像個小孩般任性妄為,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以前是我們不知道你仍然存活于世上,現在既然把一切……

霸道多情郎 21

我是否能把你此刻的表情解釋為太高興而不知如何反應?」龍翊拍拍她因受驚嚇而獃滯的臉頰。 上言紫翎揮開他的手。「我可沒這天大的殊榮享受王爺的「禮遇」。」 「這不是禮遇,而是我真情真意的表現……」 他撥開紫翎額……

霸道多情郎 22

笑道。「對了!吟蝶,你來找我有事嗎?」 「當然!你答應要教我--」 「她沒空!」龍翊言簡意賅地打斷她的話。 「龍翊……」 上官紫翎責怪的眼神落在他身上。 這對兄妹,明明感情好得令人羡慕,見面卻總是針鋒相對……

霸道多情郎 23

!抓下她!少爺要活的!」對方其中一人吆喝道。 眼見對方人手慢慢逼近,龍翊又昏迷不醒,而他身上的傷必須立刻醫治,要不然……不!她絶不容許它發生!念頭一轉,她抱著龍翊跳入湖中。沒入水中的一剎那,她耳邊猶聽見湖上的怒吼! ……

霸道多情郎 24

臉龐終於綻出一朵欣慰的笑容。 那麼,她也能了無牽掛地去報仇了。 順著手指所到之處,她輕柔地撫過他的眉、他的眼……最後落在他堅毅薄削的唇上,她突然想念起當它往上揚的樣子,雖然只是短短的一段時光,卻是她這輩子最快樂的……

霸道多情郎 25

「喂喂!吟蝶回魂嘍!吟蝶-」 「呸呸呸,烏鴉嘴!」吟蝶瞪了她一眼。 「瞧你想事情想得這麼入神。想什麼告訴我!哦,該不會是在想意中人吧!」一雙媚眼頓時變得神秘兮兮。 「有意中人我還會在這兒陪你閒嗑牙?」吟蝶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