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兩江湖


一兩江湖 P 1
微笑。 我不知道別的作者是怎樣的,但對我來說,寫作最重要的是心情。 這種愛的心情。 愛不會是一味的開心,喜歡才是。因為喜歡,所以歡喜。而愛上了,卻會慈悲。 金庸深諳這種慈悲,他筆下的人物想起愛人時,心裡總是「又是……

一兩江湖 P 2
姐就是在相思築裡看上了自己的夫婿,沈鎖鎖開了二十兩銀的綉價,她也二話不說地應了。 要不是手上的活計已經太多,她真想把朱家嫁女用的一應妝奩統統接了來。 緞上才綉了幾朵水蓮,鴛鴦尚未開始。沈鎖鎖拈起針,深紫色的花瓣還沒綉……

一兩江湖 P 3
最多不過二兩銀子。是哪個藥鋪的夥計坑了你?你說給我,我去幫你把銀子討回來!」 「不是不是!」沈鎖鎖看著這熱心的大夫,樂了,「總之你寫上是,對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縱然再不明白,大夫也不好說什麼,依言寫好。沈鎖鎖笑眯……

一兩江湖 P 4
「是姑娘救了我?」 沈鎖鎖點點頭,「嗯。」 他忍不住有些驚訝,「你可知道要殺我的人是誰?」 沈鎖鎖搖搖頭,「不知道。」 「他們是這世上最貴的殺手,你身無武功,居然能從他們手裡救下我?」他舉目四顧,開始懷疑……

一兩江湖 P 5
他笑道,「看,這是安郡最有名的青梅酒,百里邀我來喝——那小子真是會享受啊,我從來沒有喝過這樣清冽的好酒。」 楊梅,是安郡的特產。城外的山麓之上生滿楊梅樹,無論拿來浸酒還是醃製成蜜餞,都是一絶。「百里無憂也來了嗎?」 ……

一兩江湖 P 6
枕頭便睡去,到了卯時三刻便醒來——她的身子比人更準時,洗漱完畢,來叩楚疏言的房門。手還沒有觸到木門,身後已有柔和的聲音道:「沈姑娘,早。」 她要找的人正坐在桃樹下,一抖衣襟站了起來,頭髮整整齊齊,臉上乾乾淨淨,臉色縱……

一兩江湖


一兩江湖 P 7
沈鎖鎖輕聲道:「沈姑娘……你、你來了這麼多客人,我也不妨礙你做生意——」 「一點兒也不妨礙!」沈鎖鎖笑眯眯地,在他還沒把話說完的時候就把他堵了回去,「公子答應得那樣痛快利落,可是隻讓你坐著喝喝茶,怎麼就這麼不情不願?」……

一兩江湖 P 8
聊天啊?」 楚疏言嚇了一跳,連連擺手,「不用、不用了。」 又道,「我在研習陣法,哪裡會無聊?」 「陣法?」沈鎖鎖狐疑地看著地上被擺得七縱八橫的小石子,眯起的眼睛裡明明白白地寫着「鬼才相信」四個大字。 「嗯。」 楚疏……

一兩江湖 P 9
量下來,他已經知道這些黑衣人對陣勢一竅不通,他一變位,三名黑衣人「咦」了一聲,像是憑空不見了他的人影,一時找不到對手。 「還是晚了一步!又讓他布成陣法!」當中一人抱怨道。 「這陣法臨時拼湊,一定有破綻!」說話是那個受……

一兩江湖 P 10
心疼,這可是上好的透月蜀錦啊!剪成七零八落,再好的手工也補不回來了。 重傷的楚疏言眉頭緊皺,嘴裡無意識地發出呻吟,沈鎖鎖努力讓自己的手輕些。敷完藥,又將一勺一勺的濃黑湯藥灌進他嘴裡。 忙完這些,天已經黑透了。她給他帶……

一兩江湖 P 11
「我沒什麼。我們不殺他,他就會殺我們。我很清楚。」 她「嘩啦啦」把銅錢裝進荷包,搖了搖,聽見那銅錢撞擊的聲音,無限幸福,「呵,這些錢,夠給黃媽買一個月的菜了!」 然而一轉身,她便把黃媽叫進了房間,劈頭便問:「我睡不睡……

一兩江湖 P 12
是痛苦,又是絶望,嘶聲道,「門第之見,貧富之別,都是你們這些人編排出來的!你們、你們活活拆散一對有情人,我和琪兒都不會原諒你們!」 「這個時候分開,你們自然會心痛,會難過,可是再過個兩三年,各自開花結果,這一段春夢,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