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紫晶靈狐


紫晶靈狐 P 1
男人,留學歸國後放著高薪的研究工作不要,轉而搞起流行音樂,並在短短幾年內竄升為一綫的影、歌、視三棲大明星,不過,正當他的星運如日中天時,卻在三個月前為躲避歌迷的熱情追逐,而不慎摔落山谷。 詭譎的是,機車的殘骸找到了,……

紫晶靈狐 P 2
姐對水晶的瞭解不淺喔!」 「哪裡!和地質學界的名教授比起來,我有點像在班門弄斧了。」 那女子抬起頭,少見的琥珀色眼瞳,蒙上一層神秘色彩。 「你認識我?」驚愕問的同時,他迅速梭巡一遍腦中的資料庫,的確投見過這名女子。……

紫晶靈狐 P 3
聯的?或許……答案真的在羿泯身上的那顆紫水晶。 「鈴——」內線電話突然響了,「杜教授!麻煩你來一趟校長室。」 奇怪,平常甚少與地研所接觸的校長,怎麼會想接見他?杜羿揚用甩頭,拿起外套往校長室走去,紫水晶之謎就等放……

紫晶靈狐 P 4
教到什麼n曠波濤洶湧”。他的前額被她那極富彈性的「媚登峰」一彈——呼!居然會頭暈目眩哩! 「你……你是故意的!」壓在下面的女人悶哼一聲後怒貴。那對漂亮的眼睛,因為詫然而顯得特別有生氣。 c對不起!”杜羿揚乾脆往旁……

紫晶靈狐 P 5
你是他最親近的人,若早點說出他人在哪兒的話,或許我能網開一面,讓他有機傘重新做人。 「荒唐,」杜羿揚嗤之以鼻的同時,反抗的力量亦在增強: 「如果你真是閻王的話,應該比我更清楚羿泯魂歸何處!」 「陽界的人不歸陰……

紫晶靈狐 P 6
個急扭,就撞掉後面的機車,然後慢下了車速。「喂!你不會是傻得想把車停下,等着讓人家抓我們吧?」 「當然不是!」鬆掉了安全帶,她又將車頭一調,「快從你那邊的車門跳出去!」 拷!原來她早有打算了,怎麼不早說早着慢着!……

紫晶靈狐


紫晶靈狐 P 7
如果你認為受到侵犯的話,那麼……我向你道歉。” 「你——」她的面無表情,反讓人覺得毫無誠意。罷了罷了,好男不跟女鬥!何必跟個「冰塊」計較?他乾脆轉移可能會製造衝突的話題:「你的傷勢如何 「表面的傷口已經癒合……

紫晶靈狐 P 8
怎樣? 「我……我很好!」朵雅撒下掩面的衫袖,展示一身完好如初的嫁衣,不過臉色卻有些蒼白。「你怎麼溜進來的?」 「又使『特異功能』了?」否則鐵火土怎會落荒而逃?「你的身體不是尚未復元嗎?瞧!你的臉色多難看呀!」……

紫晶靈狐 P 9
烈震撼,再承受擦閃火花後的焚焚赤焰。 「別動!」朵雅以為他的輕顫和胸腔的擴大,是因為皮肉之痛。 可是這麼親密的行徑,杜羿揚怎能「不為所動」天哪!他的「亢奮」早就傳導到全身的每根神經末梢,尤其是兩胯之間,不斷地膨脹……

紫晶靈狐 P 10
羿揚終於明白她在喪禮上出現的原因了。「但他從未想到她是教授的女兒。」 「沒錯,因為媽媽以催眠術取得精於後,就不告而別了。直到三個月前,電視播放他在美國展批古物,媽媽才追查紫水晶的下落,想不到我遲了一步,爸爸已被那個……

紫晶靈狐 P 11
的「粗獷」,的確令雌性動物的心臟無法負荷…… 「嗯、電!」兩人並騎了良久卻不發一語,杜羿揚決定打破兩人之間的沉默。「這麼清新的空氣、這麼美麗的水山,不如我們在此暫時小歇,順便一果饑腸轆轆的小腹。」 不待朵雅回應……

紫晶靈狐 P 12
面前,似乎不打算放人。 「妻子?」她問的未免也太多了吧!”不!我還沒成親。姑娘,我可以走了嗎?” 「當然不行!」莎伽含羞地低下頭,鞋子不自在地踢踢地上的石子,「剛剛看見我身子的不僅你的隨從,你也看到了呀!那……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