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板凳姑娘


板凳姑娘 P 1
,拜得頭昏腦漲,好不容易終於完成艱巨的任務,坐回轎子內── 「哇!哇!」 那是什麼聲音?轎子時怎會有嬰兒的啼哭聲? 史香君和眾人一樣嚇了一大跳,目瞪口獃地望着不知何時躺進花轎裡的小娃兒。 「怎麼了?」新郎……

板凳姑娘 P 2
」 史板凳認真地瞪着趙大叔的臉,過了好一會兒,見他好像、似乎、可能、真的不是在開玩笑,不禁雙肩一垮。 「好嘛,不借拉倒,我到處逛逛走走總可以了吧?」反正他哥兒們多的是,此處不借錢,自有借我錢處。 「這也不行……

板凳姑娘 P 3
老子的沒責任感,作兒子的成天荒唐度日,我這孫子還要不要抱?」商家第2代,雖然共有三兄弟生子八個孩子,卻只得兩個壯丁,而這兩個對結婚生子又都似乎不太熱中。 「娘,輅兒好歹也中了榜眼,這樣還叫……荒唐度日?」商弘肇頗替兒……

板凳姑娘 P 4
妓院,為什麼單是怡春院特別門庭若市,火山孝子鼎盛? 一半的原因是老鴇史香君長袖善舞,經營有道;另一半原因則是她那個貌似潘安猶勝三分,形比西施益加絶美的「兒子」──史板凳。 說起史香君這個比女人還漂亮得根本沒天理的……

板凳姑娘 P 5
當是耳邊風,好,好!」 「哎,你先別生氣,聽我解釋……」 板凳手腳敏捷,剎時己跳上茶几,跟她娘一高一低地對峙着,「我去摸兩把還不是為了多賺點錢,讓你穿好的吃好的。」 「你要真有那麼孝順,就乖乖地去找個正當營生!……

板凳姑娘 P 6
共八行字,卻硬是瞧不出個所以然來。 「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他道。 啥意思? 板凳見他趾高氣昂,狂得二五八萬的討厭相,恨不能一掌打爛他的臉。 「聽你的口氣,敢情你是知道嘍?」哼,想必所知……

板凳姑娘


板凳姑娘 P 7
巷上人來人往,大多是趕着上墳去。 板凳一大早就被她娘叫起來,慎而重之地耳提面命一番,即要她先到石函橋的保椒塔上等着。 保椒塔在寶石山上,許多有錢人的祖墳都設在該處,周家自然也不例外。 史大娘根據某消息靈通人士……

板凳姑娘 P 8
子,今兒的菜還合你的胃口嗎?」周夫人問。 不妙,送客的辭令都出來了,她哪能繼續充愣裝傻。 「好吃,非常可口。」 趕緊再挾一隻雞腿,表示她還沒吃飽。 「既然……呃……人還沒……」 周夫人對她的「肚量」深覺驚訝地……

板凳姑娘 P 9
人長什麼模樣?」白麵書生說話時,黑瞳直盯着她的臉龐,害她亂沒出息地心虛得舌頭拚命打結。 「慌亂之中,我哪瞧得清楚?」受不了他炯炯質疑的目光,板凳忙不迭用脫下來的袍子遮住胸口和半邊臉面,身子偷偷往後挪。「喂,你到底走不……

板凳姑娘 P 10
濕熱自她耳腮滑向唇邊,方寸間一片慌亂,反射性地架起枴子往他胸口用力頂過去。 「嘎!你──」那男子這會兒再也沒有情趣調笑了。「敬酒不吃想吃罰酒?」他怒氣沖沖地丟給板凳一把匕首。 「做什麼?」讓她自行了斷? 「替……

板凳姑娘 P 11
是叫史板凳。」 她敢作此提議,自然有十足的把握。秀安鎮內誰不是將她當成潘安再世的美男子? 「好,我們到怡春院問。」 商輅抓着她的柔荑便要走。 「慢着。」 板凳吃驚地凝向他。「你還知道些什麼?」 「不多,……

板凳姑娘 P 12
輅,過了好一會兒才把嚇走的理智給撿回來。「開這種玩笑,你不覺得很惡劣嗎?」光瞧他這身打扮就知道祖宗沒積德,父母沒庇蔭。「你拿得出十萬兩,我的腦袋就砍下來給你當球踢。」 商輅二話不說,從懷中限出一疊銀票遞予板凳。「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