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妒婦納蘭


妒婦納蘭 P 1
她們的妒嫉當成笑話來講。 人都有嫉妒的天性,可是在古代,女子要敢於妒、敢於爭,所面對的社會壓力大得驚人。 所以,我就寫了一個妒婦,和她因為嫉妒而必須面對的後果。寫她所遭受的壓力,所遇到的不公,寫她親歷親見的許多不同女……

妒婦納蘭 P 2
己。可是月華卻讓我明白什麼是溫柔,什麼是關懷,讓我覺得我自己是一個男人。」 看著顧青瑤閒閒地四望,就是不正眼瞧自己,宋劍秋本來的愧意也被怒火取代,聲音漸漸提高: 「我早就想對你明說,可是月華惟恐傷害了你,三番五次地攔我。……

妒婦納蘭 P 3
有你的骨肉,顧家再生氣,也不能不讓她進門,只要保證顧青瑤的地位權威就行了。你也不要不情願,柳月華是什麼身份,不過是父母雙亡,自幼依附顧家的遠親,哪裡有資格做宋家的少夫人。 你喜歡她溫柔婉約,這天下間溫柔聽話的女人數不勝……

妒婦納蘭 P 4
任何悲呼哀號、慘叫痛哭可以表述的。於是,惟有木然,惟有用盡最後的力量,把漠然的面具戴在臉上;惟有用冷冷的笑容,無波的眼神,來掩飾心頭絶望的悲泣。 沒有罵,沒有叫,沒有撕扯打閙,只為著多年的庭訓,滿腹的詩書,給了她這樣一……

妒婦納蘭 P 5
。 馬受了驚嚇,立起長嘶,顧青瑤一個不防,被掀下馬去,跌得一身痠痛。想要站起,一時竟覺全身無力,站立不住。 馬卻沒有停留,縱蹄前奔,轉眼遠去。 顧青瑤幾番掙扎,還不及站起,大雨已經無情地從天而降,打在身上。雨聲之中……

妒婦納蘭 P 6
,陽光自他身後照進了整個房間,而他就在最耀眼的陽光裡,令人生出這滿室陽光都是因他而來的錯覺。 長年所習的禮儀使顧青瑤無法在一個陌生男子面前還安躺在床上,略一撐,想從床上坐起來。 宋嫂忙要阻攔,但蘇先生卻笑着搖搖頭,把……

妒婦納蘭


妒婦納蘭 P 7
呼吸,頓住了心跳,等待將會面對的風暴變化,但卻一切白費,因為一點兒變化也沒有。 顧青瑤的話音一落,蘇吟歌就點了點頭,立刻稱呼: 「顧姑娘!」他稱呼得極為自然平和,唇邊的笑容既沒有淡漠也不曾刻意放大,眸中那種可以包容天地……

妒婦納蘭 P 8
看見顧青瑤的那一刻,覺得自己看到了明月下比月光更柔和卻也更美麗的光芒在眼前徐徐亮起,悄然閃爍。 略一定神,睜大眼睛,才看到是一個衣衫不整、烏髮散亂的女子正在凝望明月。沐浴在月色中的她,清瘦得不似真人,倒若一縷幽魂。令人……

妒婦納蘭 P 9
,重又從床上坐起,雙手掀開一半被子,伸手指向蘇吟歌, 「你怎麼如此無禮?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別?!」 蘇吟歌眉鋒一揚,復又上前,伸手就把顧青瑤指着自己的皓腕抓住。明明剛纔已然呵暖,怎麼轉眼又是冰涼一片。莫名的心痛和怒氣使……

妒婦納蘭 P 10
,令人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他像是永遠不會因為他自己的事而生氣,卻偏偏要因為別人不肯珍惜照顧身體而發怒。 這樣的人,真的太奇怪了! 種種問題,種種疑慮,都在心頭浮起,但不知為何,沒有忐忑,沒有惶然,卻無由地生起一種安定……

妒婦納蘭 P 11
住。我上了好幾家熟人的門,他們都問得仔細,我也沒多想,就全說了。沒料到,他們嘴碎,傳得街坊鄰里個個都知道,這實在是……」 顧青瑤微笑着說: 「宋嫂你太多心了,既要寄住他們家,當然也不能騙人。這些事,我原本也就不想瞞人……

妒婦納蘭 P 12
堅強來戰勝這一切。」 宋嫂嘆口氣,知道無法說服他,只得道: 「你不管我來管,這時候她肯定很傷心,我去勸勸她。」 「宋嫂!」蘇吟歌叫了一聲,平淡而隨意地說,「先別去了,麻煩你去買幾個菜吧,我這裡病人多,平日裡,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