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亦真亦幻


亦真亦幻 P 1
匙的。滿面笑容的唐歲由向大奔伸出他的手,那條晶亮的車鑰匙就躺在他掌中,靜靜地反射着正午的陽光。唐歲由樂呵呵地說,大奔,這架本田思域算是我送給你的。 大奔立即就從唐歲由手中接過車鑰匙,馬上將車發動起來,大奔當時好像連謝謝……

亦真亦幻 P 2
式的牛角梳子努力地梳理自己蒼白而又凌亂的頭髮。 宮家紀在平整領帶的時候有一搭沒一搭地告訴大奔,說唐歲由和公司在這一兩年中的經歷是大起大落,比最驚心動魄的電影和小說還要驚心動魄。現在他作為公司的全權代表留守在特區,他一會……

亦真亦幻 P 3
消滅了一個債主。 說話間,大奔的車已到了一家鼎鼎大名的潮州菜館,一見是吃潮州菜,阿婆和宮家紀就眉開眼笑,阿婆說,大奔你真是好,原來歲由也是經常帶我來這裡吃的。 他們一行三人來到一間包房,服務小姐首先送給他們一盤擺滿六……

亦真亦幻 P 4
西餐,學會了在炎熱的夏季打領帶,學會了將襯衫的下襬掖進褲子裡,學會了緊緊扣住襯衫長袖上的鈕扣,學會了說那種帶有粵味的廣東普通話。大奔起初在特區沒有什麼掙錢的法子,於是就將自己和黑色的本田思域一起租給人家使用,車子租給人家……

亦真亦幻 P 5
幾次打交道他們都有良好的信譽,於是就在沒有收到全部貨款的時候就將這批藥物託運了去,哪料對方把這筆貨收到後,貨款卻遲遲不匯來,等到公司自己資金也吃緊時,再派人匆匆去追賬,但一直沒追回來。 唐歲由說,如能順利地把這筆賬追來……

亦真亦幻 P 6
婆看見了,滿面縱橫皺紋的阿婆看看劍又看看大奔,不由一臉的驚詫。 宮家紀仔細地把所有法庭的通知及傳票作了一個全面的清理,明確了在近十天的時期公司沒有任何官司可打,於是他匆匆忙忙把有關a省藥材公司的欠債資料複印一份留底,然……

亦真亦幻


亦真亦幻 P 7
他們一邊喝着香茶一邊娓娓敘談,互敘心中的煩惱和感受到的壓力。 時間就在這敘談中緩緩流過,這時候久久站立的大奔咳嗽了一聲,大奔低沉的咳嗽立即把宮家紀的思維拉到了現實的土壤,宮家紀立即把憂鬱的面孔抹去了,板著臉說,房總我們……

亦真亦幻 P 8
多少?房總接着又問分管財務的副手公司現在賬面上到底有多少錢?分管財務的副手很警惕地四下看一看說,最近公司的財務狀況有好轉,幾單欠款已追得七七八八了,賬面上目前已有流動資金近五百萬,但這近五百萬我們是分別打在不同的銀行,所……

亦真亦幻 P 9
掉,只要能賣回五十萬元他們此番追數就算獲得了圓滿的成功。 宮家紀得到了唐總的指示,頭腦也就清楚了,他想在目前的狀況下只有接受藥材公司的還款條件才是上策,假如不接受他們此次只能從a省藥材公司拿到區區五十萬元,和一百三十萬……

亦真亦幻 P 10
藥材公司的財務去銀行轉賬,這裡宮家紀就和房樂舫以及公司的法律顧問就雙方清償債務問題擬一個相應的檔案。 包括路途在內也就半個來小時,一百三十萬的轉賬就告完成。大奔把轉賬的底單交給宮家紀,宮家紀將這張薄薄的紙小心地放在真皮……

亦真亦幻 P 11
也就是在這個願望的支配下,他才在人人都離開唐歲由的時候沒有離開他,他希望能在唐歲由走衰運的時候幫唐歲由一把,等到唐歲由東山再起時他就能有機會通過唐歲由把他的妻子兒女從那個偏遠的省份拯救出來。宮家紀哭泣是因為許多年來,他不……

亦真亦幻 P 12
萎了。小姐起來一看果然是這麼回事就不好意思再催了,她翻身起來,也不知怎麼三弄兩弄的就使大奔恢復了剛剛的狀態,於是在酒店摺疊得整整齊齊的床具上,大奔和這個小姐做成了男女間的那麼一回事。 大奔還處在高潮的回味中,那裡小姐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