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那個人,少爺


那個人,少爺 P 1
他們賠你腳踏車,而是你要賠給他們?」 「我……我也不知道。」 「少爺,你是個笨蛋!大笨蛋!」 「小理……」 第1章 晨光探進屋內,照映在床上喃喃地似乎在說著夢話的人兒臉上。 「鈴——」 床邊閙鈴驀然驚天……

那個人,少爺 P 2
要來了。只是她電話才剛從皮包裡拿出來,就聽見室友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傷腦筋,我竟然忘了今天是幸福咖啡店的公休日。」 「現在怎麼辦?」她迅速的回頭看向室友,以一臉失望又苦惱的表情問道。 「怎麼辦?當然是換地方嘍!……

那個人,少爺 P 3
君停下腳步,無奈的朝她翻白眼,「你還要進去嗎?」 白妍理猛然停下腳步,用着退避三舍的表情用力搖頭。 惠君輕笑一下,又嘆了一口氣才認命的轉身走進女廁裡。 女廁入口的木門才「咿呀」一聲關上,轉角的男廁便傳來木門被「咿呀……

那個人,少爺 P 4
那個被稱為少爺的男人真的認識她嗎? 少爺?這到底是什麼怪名字呀,這世上有人姓少嗎?即使有,取名為爺也未免太可笑了吧?少爺、少爺,這樣叫當真就做得了少爺嗎? 「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她喃喃自語。 「什麼莫名其妙?」惠……

那個人,少爺 P 5
名其妙!要見她喝完果汁才肯走嗎?那還不容易。 她驀然低下頭,將吸管含進嘴裡,然後一鼓作氣的把杯子裡的果汁吸進嘴巴裡,再吞進肚子裡。 「好了,我喝完了。」 她抬起頭對他說。 「原來我這麼討人厭呀。」 男人頓時露出一臉……

那個人,少爺 P 6
揚,「好啦,沒我們的事了,準備回家吧。」 他吹着口哨,心情輕鬆愉快的背起貝斯準備回家,但小揚卻只想哭,他竟然把春藥的事告訴少爺,他完了,他死定了,他這回真的會死無全屍啦,嗚~ 「我看你先躲起來一陣子吧。」 大山一臉……

那個人,少爺


那個人,少爺 P 7
然是他?! 這一切到底是該死的怎麼一回事? 她還記得自己在PUB裡被人潑濕衣服、請喝果汁的事,但接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會睡在這個地方?是誰帶她來這兒的?這裡又是哪裡?還有就是…… 她將目光再度移到身旁熟睡……

那個人,少爺 P 8
點點頭,的確不難想象。 「所以有些比較主動的女人會找機會靠近他,想辦法吸引他的注意,更大膽一點的,還會直接脫掉內褲或是脫光衣服跳到他身上去。」 白妍理難以置信的瞪直雙眼,張大了嘴巴。 「你能想象在熱閙的PUB裡,……

那個人,少爺 P 9
從酒保手中接過的飲料,在未經他人之手喝下之後怎麼會出事?那個沒半點職業道德的混蛋酒保! 沒想到這件事就算了,一想到白妍理就覺得嚥不下這口氣。 她板著臉,朝吧檯筆直而去。 吧檯內忙着調酒的混蛋酒保並沒有注意到她的出現……

那個人,少爺 P 10
「我們談一談。」 靳岡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我們不認識,有什麼好談的?」她的語氣很沖。 「我們認識,只是你忘了。」 他直視着她。 「話是你說的,我不認識你!」 「所以,你是說你忘了兩個月前的那個晚上所發生的事了……

那個人,少爺 P 11
?你們是怎麼相遇的,是他先認出你的嗎?他還記得你?」白母迫不及待的想瞭解。 「媽,你一次問這麼多問題,你要我先回答哪一個?」她無奈道。 「你剛纔說你都不記得了,所以是少爺認出你的?」白母沉吟了一下,突然有所領悟。 ……

那個人,少爺 P 12
「我不知道老闆娘這麼早就結婚了。」 「二十七歲結婚算早嗎?」 白妍理愕然的看著她,再偷偷看向在收銀台後專心替老婆結帳的男人。她從來都不知道還有這種事,因為老闆娘一直都給她一種很受老公疼愛的感覺,沒想到她在未婚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