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醉愛


醉愛 P 1
過臉時大家都在鼓掌,唯有張茉莉沒有動,只是用那雙邊角上翹的有人叫丹鳳眼,有人叫狐狸眼的眼睛瞟了他幾下,就很快躲了過去,有些意味深長的東西分明就在那一亮一暗的眼波里閃着。但他不光沒給她套什麼近乎,甚至沒有怎麼正眼瞅過她。 ……

醉愛 P 2
?」他很懸乎地說:「拜託了,聲音能不能小一點呢?你這還不明白嗎?」朋友又說:「是小二的吧,是女學生還是女秘書啊?」他們在電話裡開了一會兒玩笑,談笑之中就把這件事敲定了。 他們的座位之間原來坐著東道主徐老闆,等他進來的……

醉愛 P 3
一個有些名氣的人物,但現在誰又把文化當作什麼菜呢?聽說茉莉的老公出身礦工,沒有什麼學窩子,但他現在是他們那座城市裡很有名氣的老闆,家裡有別墅轎車,上千萬的財產。 而茉莉雖然已經30來歲,卻仍然是光彩照人。美貌和財富結合……

醉愛 P 4
她察覺到了怎麼辦?接吻是接吻,但聽說有些女人把接吻和性是嚴格區分開的,他又想到她講的那個段子,如果真那樣他今天就栽了。 他站起身來,在草坪上走了幾步:「玄武湖酒店在哪個方向啊?不然我們走過去?」 她似乎有些醒酒了……

醉愛 P 5
了美國,他又在前年破格評為正高職稱以後,他從內心深處感到了一種空虛。一種發泄不了的東西總是鯁在心中。他多次激勵自己要振作,要寫出更好的作品,要再創輝煌,但總是虎頭蛇尾、不了了之。年輕時的激情似乎已經提前離他遠去。 研究……

醉愛 P 6
同戲劇一般,一波未落、一波又起。他甚至記得每一個過程和細節,一切都怎樣發生的?一切為什麼要發生呢?酒意方酣的他沒有多想,也沒法再想,筱晴給他帶的腦白金就在床頭,但他現在已經不需要了,平時失眠的習慣已經遠離他疲憊的神經,他……

醉愛


醉愛 P 7
時。 這幾年,一切都有了根本的變化。生活的壓力突然沒有了,柳教授的名氣卻愈來愈大,他開始頻繁地出席各種宴會。 在這座以酒鄉聞名的蘇北小城,生產各類白酒的企業多達幾十家,癮君子的數量更是不計其數。酒神酒仙酒鬼,年齡……

醉愛 P 8
鏘有力,柔情時如泣如訴,挺直消瘦的後背的微微晃動曾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往往在那時,筱晴的眼睛裡才會出現那種灼熱的光芒、那種柳北桐年輕時熟悉的光芒——那時,她經常用這種眼光看著她為之驕傲的男朋友、那個圈裡有名的才子……

醉愛 P 9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在謝誰,卻把那個小孩和他媽媽都嚇了一跳 ,這個叔叔是不是精神有什麼問題啊! 他如獲珍寶地把玩着那個傳呼機,那一條留言他翻來覆去地看了有兩個小時,他如釋重負、先前所有的疑慮都已經煙消雲散,灰暗的眼神……

醉愛 P 10
有點力不從心…… 「你是不是有些累?」 筱晴問他。 「這幾天睡的不好。」 「我感覺到了。」 黑暗中,柳北桐還可以看到筱晴的眼睛是睜開的,像是若有所思。這麼近的距離,他有些心虛,不敢面對。 筱晴突然……

醉愛 P 11
突然爆發出來。 後來在柳北桐家裡,他告訴許蕾:「華彩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它的生成性,它每一遍都不應該一樣、每一次都是一次新的創作。事先排練好的東西已經不是華彩,舞蹈同樣如此……」 許蕾看著柳北桐,五體投地。 ……

醉愛 P 12
一個經驗,夫妻生活有時也需要刺激,過于保守是有害的,人有點想象不一定就是壞事。 第1部分(16) 柳北桐醒來的時候已經早上9點了,筱晴已經走了,她們主課老師的課總是排在前面。那位呢?許蕾肯定也走了,這時,他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