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傲君索情


傲君索情 P 1
齊傲宇在兩名貼身保鏢的護衛下,神情冷峻的坐入皮質沙發,等待屬下的回報。不一會兒,眾黑衣男子便一無所獲地回到客廳。 「可惡!」齊做守在精緻的木桌上用力一擊,怒氣衝天的問被押在一旁的管家,「說,雲崇輝到助裡去了?!」 ……

傲君索情 P 2
喝一聲,「該怎麼做,我自有主張,用不着你多嗎。」 「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捉了我也沒用。」 雲柔依咬了咬唇,連掙扎的意念都沒有。一顆心像跌入萬丈深淵,腦海裡也一片空白。無法理解一向驕矜自恃的父親,為什麼會做這……

傲君索情 P 3
這樣的教育方式,讓他擁有超出常人的知識和能力,而他也早習慣父親一個又一個,不斷丟過來的難題。不過,那僅限于公事上,「至于私人事務,諸如:娶妻生子……這得看他高興,別人棗即使是他親生父親,也無權干涉! 算了!方向盤一……

傲君索情 P 4
渾身泛起一陣寒意,她忍不住摩挲着雪白的藕臂。 她今天穿了一襲剪裁優雅的蘋果綠洋裝,柔軟服貼的布料順着纖細玲成的曲綫而下,露出一截凝脂般雪白纖長的小腿,為了不讓素雅的裝扮顯得單調,胸前垂掛着一條以珠寶鑲嵌而成、色彩斑斕……

傲君索情 P 5
及時環住她的柔腰,猛力將她抱回,嬌弱的身子再度被壓人床墊。她身上僅剩的貼身布料隨即化成碎片散落一地,一身雪白無暇的肌膚再無遮掩地暴露在清涼的空氣中。 「啊!」她驚呼一聲,忙抱住自己赤裸的酥胸,星眸緊閉,企圖來個眼不見……

傲君索情 P 6
髮出一抹淡淡的憂鬱,卻更加吸引出齊傲宇罕見的憐惜,讓他只想將她嬌藏在深閨中,但她的抗拒,卻讓非常惱火。 「我不要你做牛做馬,我只要你過、來!」他冷酷地下着命令,神情陰冷得嚇人。「別挑戰我的耐性,我的耐性向來非常有限!……

傲君索情


傲君索情 P 7
小心……」 小蘋伸手要扶。 「不,不要碰我……」 雲柔依驚煌地避開她,提高被單裹住赤裸的身子,她不要自己的慘狀被人見着,「走開,你走開呀,不要你來看我!」 「小姐……」 小蘋哽嚥著,隨即深吸口氣,輕聲道:「小姐,……

傲君索情 P 8
和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何不同? 以老大的能力,絶對可以在你逃出台灣之前捉到你。更阿況,你的護照和證件,現在不是全扣在他手裡嗎?」 「我……」 她知道他說得有理,但……「孫先生,求求你!」只要有希望,哪怕只是那萬分之一的……

傲君索情 P 9
膘他一眼,大概覺得他不可理喻,不想和他浪費體力,雙眼一合又昏了過去。 「依依,依依……」 大掌不住急拍她瘦了一大圈的小臉蛋,見拍不醒,驚天動地的怒吼再度響起,「怎麼回事?她怎麼又昏過去了?」 醫護人員立刻蜂擁而上……

傲君索情 P 10
見她血肉模糊的手掌後,黑眸裡轟地燃起熾人的烈焰。 怒火高漲的他根本不懂得什麼叫憐香惜玉,巨掌緊扣她的纖臂,往上一提,就將她提掛在半空中掙扎着,「雲柔依,你好大的膽子!你以為死了就能逃離我嗎?作夢!你這輩子別想我放過你……

傲君索情 P 11
一瞪,沒耐性地將她一把捉了過來,用雙腿夾住。 「哇,不要傷害我……」 她用小手捂着臉,「我不是故意違抗你的。只是……只是……」 「你捂着臉做什麼?我不會打你的。」 他沒好氣地捉下她的手,用食指抬起她小巧的下顎,……

傲君索情 P 12
「我只是欣賞她行事俐落,又不會仗勢欺人罷了,還談不上追不追的問題。何況……」 孫凌霄聳聳肩,將手上的企劃書送了上去。「我請她九成九是心有所屬了,才不想浪費這個精神」 齊傲宇當然知道他所指的『所屬』為何,卻不予置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