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稚川行


稚川行 P 1
流楓川志 第1章 俗語云:「杏花閙,舉子打眊躁。」 「打眊躁」者,「不捷而醉飽」也。暮春時節,長安城內的杏花在枝頭爭俏,那些個不第的舉子,潦倒落拓,以酒澆胸中塊壘,以歌……

稚川行 P 2
王仲祥一拍案子,道:「好!好一個『皇恩降自天,品物感知春。慈恩匝寰瀛,歌詠同君臣』,賜酒!」 一個公人端了盞酒,遞給李泌,李泌一飲而盡,謝賞坐下。 忽然又有一個舉子站起來笑……

稚川行 P 3
沒想到他不說這話還好,楊無恭聽到「易如反掌」四字,登時拉長了臉,道:「在下及不及第,不勞竇大財主關心,他那幾個銅子兒,還是留給別人用吧!何況在下已有糟糠在堂,這樁婚事,卻答應不得。……

稚川行 P 4
半晌,楊無恭從爛草屋裡摸出鋪蓋,捆做一堆背在身上,向村頭文殊廟踅去。正行間,猛看到那竇虎正踞在村頭酒店裡吃酒,兩隻板斧搭在桌邊,泛着烏光。那篩酒的酒保,左眼上黑了一圈,想必是不知為……

稚川行 P 5
他過了橋,繞過一石山,又是一小院,裡面綠草如茵,立着數十株垂楊,一架鞦韆。他正在詫異,忽然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傳來,只聽一個女子說道:「今日頗掃興,竟是什麼也沒獵到!」另一個女子道:「……

稚川行 P 6
席邊男男女女,坐著好些人,都站起來與楊無恭賀喜。楊無恭心內叫苦不迭,又不敢露出來,只好胡亂應酬了,端起酒便飲,只盼着喝個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先逃過今夜洞房花燭再說。偏偏那酒雖然醇香……

稚川行


稚川行 P 7
」楊無恭與她出了小院,穿花拂柳,行了一盞茶工夫,又到一院落,乍看去亦沒甚出奇處,入內一看,卻是一驚。 楊無恭幼時也曾富貴過,頗識得些珍寶奇玩,但看這屋內的擺設,竟沒一樣自己見過……

稚川行 P 8
但聽得井大娘道:「姬姑娘,你好大膽,竟敢唆使那窮酸殺了公主,還在這裡風流快活!」姬蕙臉上一紅,道:「大娘,你也是女人,須知女人的心思,容顏易促,如電光石火,我姬蕙……我姬蕙難得遇到……

稚川行 P 9
楊無恭道:「我們……我們可把公主給殺了!」姬蕙怒道:「你怕了麼!」「不,」楊無恭搖搖頭,「為了阿蕙,我什麼都敢做!」姬蕙翻身回來,摟住楊無恭的腰,把頭埋在楊無恭胸口上,道:「其他人……

稚川行 P 10
入得丹杏園時,天已全黑,姬蕙猛一抬頭,只見滿天刀尖般的繁星,冷冷地要壓下來,不禁打了個寒顫。 流楓川志 第2章 武德六年歲暮。 天尚未明。長安城的上空已是彤雲密佈,朔風……

稚川行 P 11
第4、第5日,來看的人更多了,其中不乏長安城內有名的歌伎。那幫看熱閙的閒漢守在琴肆門前,眼都直了。要知這些歌伎,往日裡想見上一面,少說也得花上十兩八兩銀子,如今若是能掃上一眼,雖只……

稚川行 P 12
過得一兩個月,又有傳聞說,新科進士楊無恭要娶清河崔氏的女兒做夫人。要知唐人婚配最重門第,而清河崔氏又與太原王氏、范陽盧氏和滎陽鄭氏同為最貴者,娶了這四姓的女兒為妻,竟是比做了駙馬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