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工具列

雲中歌1 1

雲中歌 第1部分 雲中歌 序言 西漢自高祖劉邦立國,經惠、文、景帝,到漢武帝即位之初,「漢興六十餘載,海內艾安,府庫充實」。《漢書?公孫弘卜式兒寬傳》漢武帝在位期間,雖……

雲中歌1 2

一匹神俊異常的駱駝,一個精靈可愛的女孩,眾人只覺詭異,剎那間想起許多荒誕的西域傳說,雪山神女、荒漠妖女…… 小女孩笑向他們招了招手,「我娘讓我來帶你們出沙漠。」 趙破奴問:「你……

雲中歌1 3

小兒從帘子後探了個腦袋出來,快速晃了一下,又縮了回去,「阿姊把我畫的畫給剪了,我是想捉弄阿姊的。我會背書,會寫字,會聽先生的話,會不欺負阿姊,會…… 」 女子走到小兒身前,揪着小……

雲中歌1 4

趙陵沒有理會雲歌的問題,雲歌等了一瞬,見他不回答,笑了笑,又自顧開始講自己的故事。 趙陵這次卻沒有再出聲阻止,只是閉着眼睛,不知道是睡是醒。 趙陵從小到大,礙於他的身份地位,從……

雲中歌1 5

少年仍舊死死盯着餅子,「吃了這一頓就沒有下一頓了。撐死總比餓死好。爹說了,餓死鬼連投胎都難。」 雲歌皺眉看著少年,一向很少說話的趙陵突然說:「把剩下的餅子都給他。」 雲歌立即將……

雲中歌1 6

雲歌未等趙陵答應,就扳着趙陵的肩讓他躺倒,自己躺到趙陵身側,趙陵的身子不自禁地就移開了一些,雲歌卻毫無所覺地順勢挪了挪,又湊到了趙陵身旁,靠着趙陵的肩膀,「你想聽什麼故事?」 趙……

雲中歌1 7

趙陵按住了她的手,「等下次見到我,你再還給我就行了,它雖是我最珍惜的東西,可有時候我也不想見它。掛在我心口,常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這個玉珮……」趙陵小指頭勾着腰間藏着的玉珮晃了晃,微……

雲中歌1 8

不要說以眾凌寡,就是看在年紀差不多大,也該「小孩子」幫「小孩子」呀! 「幾位大叔,不要打了。」雲歌笑眯眯地柔聲說。 幾個乞丐正打得過癮,哪裡會理會一個小姑娘? 「幾位大叔,不……

雲中歌1 9

地上的男孩不怒反笑,放開了雲歌的手,躺回地上,好似躺在舒服的軟榻上,笑得懶洋洋,又愜意的樣子,唇邊的譏誚不知道是在嘲笑別人,還是嘲笑自己,似乎透着悲哀。 愛笑的雲歌卻斂去了笑,很……

雲中歌1 10

年青的聲音也笑起來,說話語氣象朋友多過象父子:「雲歌兒最喜歡粘着你們,爹,你不會是故做為難地不拒絶求親,而把雲歌兒這個小尾巴氣出家門吧?」 微風中,笑聲輕蕩。 可他卻在爹依舊鋭……

雲中歌1 11

雲歌一路順風地佔據了最佳視野,而且絶對再無人來擠她。 她往嘴裡面丟了一顆酸梅,攏起雙手,瞪大眼睛,準備專心看戲。 一個和雲歌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子,容貌明麗,眉眼間頗有幾分潑辣勁,……

雲中歌1 12

雲歌發了半晌獃,肚子咕咕叫時,才醒起自己本來是去七里香酒樓吃飯的,結果閙了半日,還滴水未進。 她拖着腳步,隨意進了家麵店,打算先吃些東西。 店主看到她的打扮本來很是不情願,雲歌……

雲中歌1 13

孟珏的相貌本就極其引人注意,此時和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拉拉扯扯,更是讓街上的人都停了腳步觀看。 行走在前面的許平君和劉病已也回頭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兩人看到雲歌,立即大步趕了過來。 ……

雲中歌1 14

小二一個磕巴都不打地立即朝雲歌熱情叫了聲「少爺」,一面接過孟珏手中的錢,一面熱情地說:「公子肯定是要最好的房了,我們正好有一套獨戶小園,有獨立的花園、廚房,優雅清靜,既適合常住,也……

雲中歌1 15

小二面色尷尬,除了最後一壺黃金甲隱約猜到和菊花相關,別的是根本不知道,可先頭誇下了海口,不好意思收回,只能強撐着說:「二位先稍等一下,我去問問廚子,食材可齊全。」 孟珏笑看著雲歌……

雲中歌1 16

三人正在說話,昨日被許平君揪着耳朵罵的少年,旋風一般衝進店堂,袖子帶血,臉上猶有淚痕:「許姐姐,許姐姐,了不得了!我們打死了人,大哥被官府抓走了!」 許平君臉上血色剎那全無,聲音……

雲中歌1 17

不過一會,許平君的腳步又越來越快,七拐八繞地進了一個僻靜的巷子,猛地頓住了腳步,盯着前面的店舖半晌都沒有動。 雲歌順着許平君的視線,看到店舖門扉側處的一個「當」字,也不禁有些怔。……

雲中歌1 18

他一會說漢武帝,一會說漢文帝,一會又說賦稅,雲歌約略懂一些,但大半聽不明白。 雖然好象和劉病已的事情一點關係沒有,但知道他所說的肯定不是廢話,只能努力去聽。 孟珏若有所思地看向……

雲中歌1 19

在孟珏的安排下,常叔特意隱去了雲歌的身份和性別,所有來吃菜的人,除了丁外人,都沒有見過雲歌。 名人的效應,雲歌非凡的手藝,再加上孟珏有心的安排,一傳十,十傳百,一時間雲歌這個神秘……

雲中歌1 20

素袍公子看著孟珏的出塵風姿,聽著一旁時低時高的嬌喘聲,紅着臉低下了頭,默默跟在了孟珏身後。身上的倨傲終於淡去,多了幾分一般人的溫和。 雲歌也是臉面滾燙,低着頭吐吐舌頭,一聲不吭地……

雲中歌1 21

雲歌獃了一下,和孟珏的目光相對時,立有所悟,忙壓下心內諸般感情,點頭應好,轉身進了內堂匆匆忙碌。 孟珏看著她的背影,有些發怔,又立即收回心神,笑看向對面的男子。 兩盞茶的功夫,……

雲中歌1 22

父親不是說過劉詢的命最寶貴嗎?劉詢的血統最高貴嗎?那好……就讓最高貴的人因為最低賤的人而死吧!堂堂的衛皇孫,因為一個低賤的家丁而死,如果父親在地下知道了,不是很有意思嗎? 只是沒……

雲中歌1 23

雲歌本來只是沒話找話,此時看到劉病已洗得乾乾淨淨的菜,又擺放得極其整齊,很方便取用,笑讚道:「我三哥最講究吃,卻從不肯進廚房,二哥很樂意幫忙,也的確『幫忙』了,只不過幫的永遠都是『……

雲中歌1 24

在對彼此的戒備中,還是滋生了幾分對彼此的欣賞讚歎。 劉病已順手抄了一壺酒,孟珏見狀,經過碗櫥時順手拿了兩個酒杯,兩人會心一笑,並肩向外行去。 雲歌看許平君切菜時,一個失手險些切……

雲中歌1 25

「原來是……你。」男子聲音太低,雲歌只聽到最後一個你字,「……你是個聰明姑娘!小珏倒不是怕別人知道我們認識,而是壓根兒不想在長安城看見我。我是偷偷跑進來的。」 他說著唇邊勾起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