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1
楔子 「那、那是什麼?」指着高大猛碩壯漢背上的肉團,年輕男子一隻手抖個不停地質問。 「我女兒!」解開系綁的布巾,將原本趴在背上酣眠的五歲女娃抱至懷中,壯漢粗獷的臉上泛……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2
將責任推了個一乾二淨,谷懷白暗自悲鳴不已之際,一陣振翅聲驀地傳來,下意識轉頭望去,當雄赳赳、氣昂昂,安立在窗口上那只銀白雪鷹的「鳥形」映入眼底時,他忍不住哀鳴一聲,飛快緊閉上眼,掉……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3
其實也和自己那失蹤的爹爹一樣,十多年不聞音訊了,沒想到今兒竟突然冒了出來。 說來也有趣,這麼一個算上她才勉強湊足五人的小小門派,除了久遠記憶中那面容已模糊不清且下落不明的爹爹和小……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4
勾人美眸目送那挺拔背影出了地牢後,姬笑春的笑靨瞬間一垮,忍不住喃喃嘀咕起來。「可惡!小師弟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來救我這師姊啊?若那小子敢對我的求救信視而不見,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哼……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5
至于一旁的黃土路上,已經倒了兩匹暴斃的駿馬,至于駿馬的主人——一對年輕男女此時則冷汗涔涔的盤坐在地,全心運功對抗琴音,可從那蒼白的臉色看來,恐怕再支撐也沒多久了。 哇——這就是小……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6
也幸虧軟轎內的神秘女子對這丫頭沒有惡意,否則說不得他還得露面與那些娘子軍大戰三百回合呢!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不要管那兩個倒地昏迷的燙手山芋,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啊?……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7
被嚇得縮起脖子,谷懷白可憐兮兮的瞅着「衣食父母」,膽顫心驚的悄聲辯駁。「你、你也沒說不行啊……」 嗚……二師兄,怎麼你就留下這麼一個小管家婆來荼毒我呢?我的命就這麼苦嗎?嗚嗚嗚………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8
「啪!」二話不說,小手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他的腦袋呼了過去,下手完全不留情。 「嗚……你打我?」吃痛抱著腦袋,他委屈的泛出淚光,萬分悲切的控訴,「我有說錯什麼嗎?你說啊!你說啊……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9
他這一問,問得王總管忍不住搖頭連連,老臉滿是不讚同之色。「老奴探問過了,聽其支吾言詞,隱約可知似乎是程姑娘在官道上策馬奔馳,遇上了『水月宮』之人,不但不減緩馬兒奔騰之勢,甚至還無禮……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10
「咦?」詫異低呼,童紅袖驚訝叫道:「小師叔,你拉著我要上哪兒去?」 「噓!」連忙比出噤聲手勢,谷懷白眨眼輕聲笑道:「我猜囚禁四師姊的地牢,應該就在這兒附近了。」 方纔那位荊大盟……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11
嗚……他究竟又做錯了什麼?誰來告訴他啊! 「那我們就先告退了。」衝著眾人又是一笑,童紅袖禮貌的告退後,便逕自轉身出房。 眼見她率先走了,就算心裡宛如弔了十五個水桶般七上八下的,……

窩邊草一定要亂吃 P 12
眼看他忙着找鑰匙,姬笑春眸光這才終於轉到童紅袖身上,當下忍不住嘖聲連連,調侃暢笑不已。「哎呀!小師弟,你何時娶了這麼可愛的媳婦兒,怎麼沒通知師姊去喝杯喜酒呢?」 呃……小師叔的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