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斑蝶


斑蝶 P 1
 第1章 周黛眉告別歌壇演唱會·XX紀念館 「周黛眉小姐,聽說你退出歌壇是為了結婚是嗎?」 「周小姐,決定得這麼突然不會太可惜嗎?你現在的名聲正如日中天——」 ……

斑蝶 P 2
黛眉,我十分十分想念你,常常想得心都痛了! 以前你告訴我,想念一個人會心痛,我笑你傻,心怎麼會痛呢?又沒有心臟病,那不過是個形容詞而已啊!現在我知道了。 心真的會痛的! ……

斑蝶 P 3
孩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低下頭來埋頭大吃。 「告訴我你家在什麼地方,我才能送你回去。」 一聽到他要送他回去,小孩觸電似地跳了起來,抓起自己的臟衣服便往外衝。 「等一等!」……

斑蝶 P 4
「我知道他很潦倒,你不必擔心我會因為他現在的狀況而收回提議。」他直率地打斷她的話,堅定的口吻沒有半點虛偽:「我只想知道他還能不能譜樂曲,只要他能就沒有問題。」 海文似笑非笑地瞅……

斑蝶 P 5
歡喜愣愣地坐著,等她想起來要問個清楚的時候,萬君方早已不知形蹤了! 這也是第1次,他沒對她交待他的去向。 黛眉: 你好嗎?我仍舊十分十分想念你。 生活的步調和這一年……

斑蝶 P 6
她伸出的手被寶貝毫不客氣地打回:「別碰我!」 這時的祁寒忽然轉過頭來,眼睛裡首次出現一點人性:「讓寶貝留下。」 海文的臉色剎時僵硬起來,她起身,略受傷害地走向門口:「你們慢……

斑蝶


斑蝶 P 7
「他答應過我要給她幸福的!結果呢?」他怒吼:「結果怎麼樣?」 「那把火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止得了的!你要恨就恨上天,那和祁寒沒有關係,這一年來,他活着跟死了沒有兩樣!」海文苦澀地說……

斑蝶 P 8
她一溜煙地跑開,興奮得像個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似的,金奇撫着自己的臉頰,心底有一股新生的柔情——漸漸成型…… 「寶貝,吃飯了。」祁寒從廚房端出兩盤冷凍速食,對坐在電視機前的孩子喚道……

斑蝶 P 9
他做得到嗎? 經過這麼長一段創作空白期,他能擔下這麼重的擔子嗎? 他不知道。曾經,他一直希望專心從事編曲和隨心所欲地創作,不必在乎市場的需求是什麼。 曾經,他渴望成為音……

斑蝶 P 10
一個堂堂六尺男子只為了一個女人就變成這個樣子!粗暴殘忍,那是她一向文質彬彬、溫文有禮的表哥嗎? 她不知道,也不能明白,在國外沒有人會為一個人而這麼想不開的! 周黛眉! ……

斑蝶 P 11
鋼琴聲急遽地響起,熟悉又悲愴的樂音,讓他知道那是他過去所作的一首曲子。 祁寒靜靜地聽著,心情隨着曲調狂恣地飛揚着! 那曾是他—— 那曾是他少年狂狷無畏,又充滿哀愁的歲月……

斑蝶 P 12
小羽微嗔地瞪了史昂軒一眼,後者吐吐舌頭,滿眼笑意:「我們不說了,你別走,現在回去也沒有用,不如我們陪你聊聊天好不好?」 寶貝審視地看著他們,無奈地攤手:「早晚都要回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