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神啊,請對我微笑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1
一股股的濃煙騰空而起,更有人急剎,急轉,用輪胎在地上划出一道道的黑跡,這樣的聲音只是一輛摩托車就要讓人受不了,何況現在是一百多輛,音貝高得要超出人的承受能力。 四周大廈的住戶,除了咳嗽和關窗子之外,再沒有其他辦法。 ……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2
杜天輕快的轉過一個彎,心裡輕鬆的想,憑着那輛鈴木的性能,現在已經把紅色哈利甩下去不少了吧。 突然身後一道燈光刺破了黑暗,更讓杜天全身的血液都几乎凝成冰塊。 紅色哈利只不過落後了十個車身那麼遠,尾隨着杜天緊跟……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3
星期天晚上十二點,還是在這裡,你敢來嗎?」 紅色哈利騎手的臉藏在頭盔下,看不到絲毫表情。重新掉過頭來,發動引擎,掠過小刀身邊時沉聲說:「死約會,不見不散!」 ※ ※ ※ ※ ※ S 市,雖然已經是深夜……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4
姑娘道聲謝,接過牛奶來,借助牛奶的熱量,暖着自己的手。 騎手也喝着一罐飲料,蹲在自己的機車前,仔細的看著愛車。 過了一會,姑娘覺得好受一些了,轉過頭去向騎手道:「謝謝你幫了我。我叫藍葉,你呢?」 騎手突然轉過……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5
是一個學生。羅宗順躍起來,擋住車頭道:「你是誰?是哪班的學生?」 雷翔一臉的傲氣:「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羅宗順的容忍到了極限:「就算你是校長的孩子,我今天已是非處理你不可。」 雷翔又追問:「你真不知我是誰……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6
住流露出關懷的意思來:「你怎麼了?」 雷翔乾脆無力的趴在藍葉的辦公桌上:「昨天某人說要報答我,結果還是我自己付的帳。害得我老婆沒油跑不動,讓我推了一夜!!」 藍葉看著雷翔的黑眼圈,不知為什麼,竟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神啊,請對我微笑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7
是放不下了,看起來非常的簡陋,但藍葉直接在那面淨素的牆上,上題一首「陋室銘」,龍飛鳳舞的筆墨直欲破牆飛去。 有了這一首詩,立刻有了別樣的格調。 雷翔唸完陋室銘,又唸完落款:「藍葉題于2003年今風 細雨 微醉時」……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8
」 說完這句,就不再理藍葉,將手中的遙控器來回回放,一遍又一遍的看著賽車通過賽道的鏡頭,眸子裡閃耀着動人的光芒,似乎將自己的整個靈魂都投入到了電視機裡。將藍葉當成了透明人,當成了朋友,可是偏偏沒有當做來家訪的老師。 ……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9
」 聽到趙誠要與紅色哈利比下坡,前來觀戰的人興奮得歡呼起來,公路賽限于路面情況,一般情況下比不上賽道上的速度。但是公路上的下坡路比賽,卻是公路賽中最難的部分,也是最刺激的部分。 難怪觀戰的人聽到趙誠要比下坡路,……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10
一聲:「操。」 藍葉雖然不懂賽車,但是雷翔現在領先,這樣總是好的。 趙誠倒是一點也不慌不忙:啟動不錯嘛。小子。把你的招數一一使出來吧,不要讓我太失望。 山頂道,可以說是一條純粹的盤山路,依山而建,直道只有很……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11
中,看到雷翔如同鬼魅一般閃過,從他的內側再次超車。 雷翔竟然超車了! 在前面的趙誠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雷翔卻超越他了。 雷翔是如何彌補其中的差距? 在對當時的趙誠來說,……

神啊,請對我微笑 P 12
一時間,好像年少的夢想全部都回來了。 趙誠下了車,不知如何向雷翔開口。雷翔先向趙誠道:「我可以向你學車嗎?」 趙誠長長的吐一口氣,換成一付冷笑的口吻:「我會磨煉得讓你後悔提出這個要求的!」 雷翔向趙誠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