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香粉


香粉 P 1
第1部分:吹笛子的花衣少年 你會為今天的事後悔 從遠處看去,陽光下的掬霞坊是座高大且有些霸氣的建築。它不但是南京城最大的店,也是南京城裡的王孫公子、小姐夫人們心儀的地方,因為從這……

香粉 P 2
藍玉湊近父親的耳朵小聲說:「林瑞,若不是老夫肚大量寬,就憑你當年對我的侮辱,這掬霞坊早就姓藍了。不過,現在也不晚。」父親故意提高聲音道:「大將軍官爵顯赫,小小的掬霞坊怎麼會放在眼裡……

香粉 P 3
藍玉勃然大怒:「什麼人?」龍軒並不在乎藍玉的神色,沉聲說道:「蘇州龍家戲班的少班主龍軒,林一若義結金蘭的兄弟。」藍玉不耐煩地看龍軒一眼,眼中強壓慍怒。王狄走到人群後面又往前走了幾步……

香粉 P 4
「是嗎?可我喜歡你的笛聲。」我不以為然。「那好,我再吹一曲,聽完之後替我把門關上。」 她柔軟的聲音降低了溫度。 「你怎麼知道我會走?」 「你會的,因為這首曲子叫作……《陌上別》……

香粉 P 5
陸子厚快速瞟一眼奏摺:「皇上,長公主……」朱元璋淡淡一笑:「上面曆數藍玉十三條罪狀,在朕看來,如果所舉屬實,每一條都……」朱元璋伸出來的手並沒有揮下去,陸子厚胖胖的身體上一團團贅肉……

香粉 P 6
「是你不讓我來,再說……我是氣話。」 母親不願意看他,伸手撫摸着桌椅,但是很激動:「二十年前的今天,義姐被你騙得嫁給了藍玉,沒想到藍玉始亂終棄,義姐過着地獄裡的生活。這是她惟一送……

香粉


香粉 P 7
她站起身來扭頭看我,可是竹林裡太過幽暗,我無法看清她的容貌。「好一個相思如縷無從寄,林一若為尋知音而來,請小姐現身一見。」她一直沒有說話,我只好大着聲音說。竹林裡的她沒有應聲。 ……

香粉 P 8
粉性即是人性。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對的選擇體現了我對藍心月性情的認知程度和水平。我從不評價一個女子的性情,即是我的回答,我從未錯過。 香案上的熏香爐裡沒有燃着熏香,房間裡奇靜無比,……

香粉 P 9
我惦記着再見那個神秘女子一面,趁藍家為藍心月過生日時機,又來到了那座低矮的耳房門前,而且我的身後是一團比重霧更濃的紅色香甜氤氳。這是蟈蟈的主意,他說為了不讓那個婦人聞見我身上的香味……

香粉 P 10
眾人站起身來要走,藍玉用手制止:「慢,今日非比平常,外面一定有錦衣衛的眼線,咱們以靜制動喝個通宵,明日清晨再走。」李成高聲叫道:「如此甚好。」 藍心月憂心忡忡地說:「父親,殺了皇……

香粉 P 11
現在,對於遺憾的恐懼又在心頭作祟。但是,我必須讓回憶的閘門打開,哪怕它把我的生命衝到蠻荒,哪怕它把我的生命埋于岩層之下。 第3部 :夜秦淮迷惑的沼澤 我在那片小竹林裡見到了她……

香粉 P 12
她的身軀再度微顫,以至于讓那道陽光噼裡啪啦地盡數展開。潭水蕩漾起來,先是波光粼粼,繼爾蒸發殆盡,那兩滴晶瑩的淚水浪花一般閃着快樂的光芒,它們旁若無人地顛簸着,模樣楚楚可憐,我想把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