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1
個獨生女兒也是極盡寵愛的,所以蘇韻錦從小也沒受過什麼委屈。在父親執教的縣中唸到高一結束後,她父母感嘆于當地中學教育水平的落後,為了讓唯一的女兒考上好的大學,動用了一個教書匠家庭所有的積蓄和人際關係,將她轉學到省城的一所重……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2
錦一樣來自周邊郊縣或鄉鎮的學生,她們大多有着相似的沉默而木訥的表情,即使晚上聚在宿舍裡,也很少高談闊論,倒是經常半夜或清晨從被子裡透出用手電夜讀的光線。 班上另外兩個來自鄉鎮的女生都跟蘇韻錦住在同一個宿舍,一個叫莫鬱華……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3
平罕見的高,性格內向,話不多,有一個這樣的同桌,耳根清淨是可以保證的。 入座之後,蘇韻錦也發現坐在她身後的就是那個讓女生晚上準時看體育新聞的 「原因」。她有些驚訝,不明白那些老喜歡圍在他身邊的女生為什麼一個都沒有坐過來……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4
看著我(1) 像每次蘇韻錦憤怒地面對著他的挑釁,然後又漠然地轉過身去一樣,看著她僵直的背,程錚眼睛裡有瞬間的失望。她那麼用力地靠向他的課桌,讓他在幾何作業本上畫輔助綫的筆跡變做一條拋物綫,可是當時他只留意到她垂在自己桌……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5
也好,終究勝過被她漠視。 蘇韻錦,蘇韻錦,程錚喜歡這個名字,輕吐在唇間有種纏綿的味道。可是憑什麼,她把他的世界裡燒得烈火燎原,自己卻波瀾不驚? 蘇韻錦當然察覺不到程錚的矛盾,她更多的時間是在為爸爸的病而煩惱着。爸爸的……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6
驚和尷尬,調頭繼續往前走。這一次程錚沒有追上去,他只是怔怔看著她走遠,才輕輕說道:「我沒想怎麼樣,只是不知道怎樣才能讓你看著我。一直以來都是。」 他不知道她有沒有聽到,自己心中卻忽然如醍醐灌頂般一片澄明,原來如此…………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7
洗頭。」 「你什麼時候洗頭不可以?到底去不去呀,班上的女生都去。」 程錚耐着性子說。 他覺得自己的態度已經足夠誠懇了,可蘇韻錦一點都不領情,「我對足球一竅不通,去了也沒用。」 程錚的聲音開始大了起來,「一竅不通……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8
不在他身上。正待發作,卻發現就連此刻的她,眼神也是繞過了他,看向了他的身後。 蘇韻錦看著站在程錚身後不遠的周子翼,很難將這張漂亮中透着玩世不恭的面孔的主人與莫鬱華聯繫起來,她想,她可以體味到莫鬱華看著他時的無望。當然,……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9
幾天以來,她一直當他是透明的,現在只怕更厭惡他了。 果不其然,蘇韻錦返回座位不到一分鐘,程錚也被老孫叫出了教室。老孫領着他走到教室不遠處的一座假山旁,一站定,程錚就將兩隻手插進校服褲袋裏,完全做好心理準備,好整以暇地等……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10
間,事後回想恍惚得像夢一樣,但三年高中生活,所有的艱苦、緊張、忍耐、茫然,也就隨着這兩天半的時間畫上了句號。 高考結束的當天晚上,大多數高三畢業班都自發組織了狂歡活動。程錚他們班在學校附近的一間KTV包了一個大廂,原本……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11
……」 孟雪的歌聲真好,遠遠地聽著,也有動人之處,她的聲音跟程錚珠聯璧合,人也是一樣。 莫鬱華已經先回去了,蘇韻錦急急走進洗手間,直到再也聽不見那歌聲。 站在洗手台的鏡子前,她用冷水洗了把臉,然後細細地看著鏡子裡那張……

原來你還在這裡全文 P 12
西對不對?它不問你緣由,不問先後,十八年,我跟他認識了十八年,從小我就喜歡他,可這十八年比不過你出現的十個月,他就這麼認定了你,十匹馬都拉不回,我於是就成了一個完全的『旁人』,一點辦法也沒有。」 蘇韻錦始終不說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