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冰焰俠侶


冰焰俠侶 P 1
「小姐……」 小晃子仍舊哀哀悲泣。 冷凝霜冷靜地從懷中掏出一個陶罐,打開蓋子後,一陣清香竄入她的鼻中。 有毒的東西通常都是最鮮艷、最芳香的。 她冷笑着,心一橫把陶罐中的藥水盡數倒入口中,然後翻身躍上一直佇立……

冰焰俠侶 P 2
卒乙不解地援頭。 「別管了,回程時的酒錢有了,咱們上路吧!」 獄卒甲見識了尉翔翱深厚的內功,就算是賺錢少也不敢說。他把銀子塞進懷中,繼續趕着女囚上路。 ★★★ 尉翔翱猶豫了一會兒,才決定走進屬於擎天堡名下……

冰焰俠侶 P 3
錯。」 尉翔翱睨了她一眼,神情依舊自在。 「喀!這些夠你吃了吧?」毛三放了幾碟小茶和一碗飯在凝霜的面前。 凝霜看看毛三,再看看尉翔翱,她實在是餓死了,卻又不敢動手。 尉翔翱看出她的猶豫,失笑地搖搖頭,起身來到……

冰焰俠侶 P 4
,我是個囚犯,囚犯是沒有梳洗的權利的。」 解開穴道後,凝霜發現她的傷口竟一點也不痛。「你用了什麼藥?為何我的傷口一點也不疼?」 「只是一點特製的秘方。」 「給我用特製的秘方?會不會太浪費了?」凝霜坐在床上,上下……

冰焰俠侶 P 5
「是啊,沒想到我竟能撿到個寶。」 尉翔翱輕聲吐出。 凝霜大方地接受他們傾慕的眼神,逕自坐下,冷靜的雙眸來回地打量他們三人。 「你為什麼會成為囚犯?」尉翔翱終於恢復正常的神色,在她對面坐下。 「殺人。」 她毫無……

冰焰俠侶 P 6
了一會兒,凝霜總算稍微定住了神智,可以鎮定的把他打量個仔細。 薄而溫柔的唇、挺直的鼻、還有攝人心魂的雙眼和飛揚的劍眉。當她眨動美眸時,他那炯炯的雙眼也響應她似的眨了一下。 「三哥,看來他們倆很對味喲!」毛八推了推……

冰焰俠侶


冰焰俠侶 P 7
房了。 再次回到客棧後,大夥在尉翔翱的示意下,搬桌的搬桌、扛酒的扛酒、佈置喜堂的也趕緊動作,留下凝霜和尉翔翱面對面,氣氛愈形曖昧。 「這……這麼快啊!」 凝霜也難得失措的拉拉自己的衣裙。要是他不一直盯着她看,……

冰焰俠侶 P 8
一想起昨晚,她馬上紅了雙頰。她抬眼看尉翔翱,發現他正用寵溺的眼神看著她。 她用放在桌下的手推了他一把,要他替她解圍。她不喜歡被人這樣注視着,尤其是經過昨夜後……「大家快用膳吧,別讓新嫁娘不好意思。」 尉翔翱輕聲……

冰焰俠侶 P 9
凝霜倏地抬眼看她,姚湘琪被她眼中的寒氣凍得倒抽一口氣。她從沒見過這麼冷肅的女子,雖然她長得極為柔媚,但她眼中的敵意讓她從頭冷到腳底。 是啊,回想她剛纔殺死那惡人時,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變過,想來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毒女子……

冰焰俠侶 P 10
你做了什麼事。讓開!」姚湘琪有了靠山後,說話也大聲多了。 「放肆!就憑你這下人,哪有在這大呼小叫的份,還不給我退下!」軒轅擇沒有溫度的眼掃向姚湘琪。 「哼!等莊主知道你幹了什麼好事以後,看你還能不能這麼神氣。」 ……

冰焰俠侶 P 11
「沒錯。我已經找到了兩個賊人,就差一個人了。聽說他已辭官移居到北方,我才一路追來的。」 凝霜寒聲道。 「凝霜,難道我對你的愛還無法讓你消弭恨意嗎?」尉翔翱輕喟一聲,替凝霜感到感傷。 「愛?」 凝霜聽了,愣愣……

冰焰俠侶 P 12
殺光仇人,你的心才能真正得到平靜嗎?」 「沒錯,報仇是我現在心中唯一所想的。」 凝霜直視前方,不願看見他眼中將有的嫌惡。 「報完仇呢?」尉翔翱心疼的看著她,為了無法一解她的仇恨而苦惱。 「我……」 凝霜沒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