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傭新娘


女傭新娘 P 1
」 「真的嗎?聽說只要從那間貴族學校畢業,都可以嫁給有錢人耶!」 佈告欄前,兩名少女看著貼在上頭的招生簡章,興奮地討論起來。 「對啊,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念,說不定很快就可以找到我的白馬王子,當個有錢的少奶奶……

女傭新娘 P 2
然,男人又像是記起什麼,於是拾起桌上的鑽石戒指…… 見狀,顏子瞳的笑勾起惡意,自皮包內取出一條絲綢手帕,柔美的水眸閃爍着邪氣,將手帕遞給對方。「林先生,在服務生還沒來之前,你先擦一下吧。」 「謝謝……子瞳,我就……

女傭新娘 P 3
啡,一邊揭穿顏子瞳的真面目。 「等等,你剛剛說什麼?介紹工作?我有沒有聽錯?」 聞言,顏子瞳端倪起四周,這個時候,咖啡廳似乎沒有什麼客人上門,倏地,像是如釋重負的吁了口氣,她那一雙漂亮修長的小腿,盡情的在長椅上晃……

女傭新娘 P 4
你不是很清楚我進入『英國皇家女子學院』的目的嗎?」顏子瞳的語氣有着堅定。 「可是,你不是說要找有感覺的金龜婿?那種條件太優的男人,很容易讓人心碎的……難不成你對他一見鍾情了?」 「不,不是一見鍾情……」 顏子瞳急……

女傭新娘 P 5
探知像他那種出生豪門,冷漠俊酷又惟我獨尊的男人,會愛上什麼樣的女人…… 當傭人的第1件事就是喬裝。 顏子瞳戴上黑框的古老眼鏡,秀美的長髮綁成兩串麻花辮,穿著一襲黑色系俗氣的套裝,胸前還圍上花邊條紋的大圍裙,直到膝……

女傭新娘 P 6
眼見自己就要成了落湯鷄。 「完了,快六點了……」 她呢喃着,停擺的腳步更加快向前,着急的舉手攔計程車,卻沒有計程車願意停下來,她氣急敗壞的低咒着。「可惡,沒看清楚我是美女嗎?」 顏子瞳的情緒惡劣極了,再照這種情況……

女傭新娘


女傭新娘 P 7
甜美,且意味深長的笑。 「相不相信像你這麼美麗的女孩,只要是男人,都會想把你帶回家?」見狀,韋勛的眸光閃過光彩,驚艷亢奮,口吻多了分誘惑。 這才是真實的他吧?除了會得理不饒人的訓話,就連笑也藏有詭計。 就連威……

女傭新娘 P 8
才在大雨中對她大肆放電,又溫柔至極的男人,現在滿腦子想的是和其他女人約會! 對,她怎麼忘了,他可以對一個女人說出極殘酷的話,然後無情的掛上電話,當然也可以在對她甜言蜜語之後,又把她拋之腦後! 可惡,他到底把她當成……

女傭新娘 P 9
韋勛的下半身看,還一直替他盛海鮮湯,才喝完一碗海鮮場,碗又滿了。 「你搞什麼?」韋勛沉下臉色,不悅極了。他似乎聞到了些微不正常的氣息,卻無從解釋現在是什麼情況。 聽說,韋先生要是真的不行的話,脾氣會變得很差,而且……

女傭新娘 P 10
人的互動非常良好。 而且,韋勛似乎是個孝順的兒子,每次只要是韋姓夫婦從國外打來的電話,他總是會露出從未有的溫和表情,噓寒問暖。 她喜歡他那種表情,彷彿沉溺在家庭幸福中的溫和表情。 這是失去爸爸的她,一輩子也無……

女傭新娘 P 11
眸,卻時而溫柔婉約如淑女,時而像得理不饒人的小辣椒,謎樣般的女人。 要不是想確定她是否真在這裡工作,他早在打從郝美麗這個任性的女人,以莫須有的罪名怒罵服務生時,就走人了。 「勛,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當然……

女傭新娘 P 12
益而出賣身體。 因為,她的身體是屬於她未來的丈夫,她的吻也是。 而他竟然搶走了她的初吻! 「你也是故意的,不是嗎?」韋勛挑眉,毫不客氣的反諷。 「那是因為那瘋女人莫名其妙,罵哭了我們工讀生,所以我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