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親愛的,是你嗎?


親愛的,是你嗎? P 1
他這個人生來冷心冷腸冷性情,彷彿沒有任何事能引起他的關切 就連面對家人時頂多是給個微笑 要不是看在被追殺頗刺激的份上,他根本不耐煩當什麼企業總裁 其實在他心底藏着一道倩……

親愛的,是你嗎? P 2
原來他不是棕髮棕眸,而是金髮金眸。金眸,好稀有的顏色,俊俏的臉孔肯定在女人堆裡很吃得開,高大的身材卻不顯粗魯反現優雅,W.W在心中讚歎着。 好個水靈靈的東方女子!一襲夜行動裝緊……

親愛的,是你嗎? P 3
「伶牙俐齒,小心嫁不出去,到時別哭天搶地說男人不懂得欣賞,你瞧,大姊和清逸都嫁得如意郎君,你真要等到七老八十再結婚嗎?」清揚難得地扛起二哥的責任,催起婚來。 「二哥還沒結婚,我……

親愛的,是你嗎? P 4
突地,一條摺疊整齊的手帕出現在昀樵的視界。她警敏地望向手帕的主人,駑異地睜大眼,好高的男人!但由於背光,地無法看清男子的面貌。 「你不是在找手帕嗎?」男人淺笑道,看不清眸色的眼……

親愛的,是你嗎? P 5
目前W.W所竊的物品,總計價值超過十億美元,而各富商、收藏家更是人人自危…… 雷丟掉手中的報紙,打開計算機輸入查詢項目,不一會兒,計算機便顯現出他所要的資料。 風清揚,三十……

親愛的,是你嗎? P 6
清揚的笑容更大了,順口說出一堆他夢想已久的菜餚,「我想吃紅燒獅子頭、糖醋排骨、宮保鷄丁……」 她翻翻白眼,「我警告你一定得把這些東西吃完哦!否則我就不做第2次給你吃。」 「……

親愛的,是你嗎?


親愛的,是你嗎? P 7
「這就要問你了。」昀樵包紮完之後起身拍拍手,「我要走了,你保重。」 說完,她不敢遲疑的舉步便跑。 「等等……」雷按着肩膀想追上去,但昀樵一下子就不見蹤影,他根本不知她往哪個……

親愛的,是你嗎? P 8
「哦,十二點的時候,您和風律師有午餐約會,要商談和洛斯企業合作的這宗土地投資築有無任何法律問題。除此之外,沒有了。」 「好,你去做你的事吧!」昀樵想起來了,前陣子她才跟洛斯企業……

親愛的,是你嗎? P 9
昀樵不爽地瞄了眼身旁這個高她一個頭的男子,他在向她挑戰嗎?她微抿紅唇,來就來!她可不會輸。 她迅速射出一箭,正中紅心,也代表着接下他的挑戰書。 雷露齒一笑,亦射出個紅心,兩……

親愛的,是你嗎? P 10
柯達點點頭,貝兒不知是生氣還是難過的籲口氣,「你知道雷為什麼突然對這宗合作案感興趣嗎?」 柯達搖搖頭,他又不是雷腹中的蛔蟲,怎麼知道他心裹在想什麼?她這個做妹妹的都不知道了,他……

親愛的,是你嗎? P 11
「這是親人的擁抱。當你找到另一半時,你會覺得心中空缺的一角被填滿了,你會覺得你的心變完整了,其實我也不知道心變完整的感覺是如何,但是看到清逸、大哥和大姊他們的模樣,讓我知道他們的心……

親愛的,是你嗎? P 12
「那是我小妹的傑作。」昀樵解說,每個人見到這幢大樓時所說的話都差不多,但雷的感觸似乎特別深,她可以瞭解他不信任人的心態──那令她疼惜。 疼惜?!昀樵搖搖頭,她是怎麼搞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