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那個人,惡鄰


那個人,惡鄰 P 1
福一生走下去,怎知養她長大的姑丈竟突然找上門來……討聘金?! 正文 一切都是天意 休了將近一個月的年假後再開稿,感覺只有一個,那就是痛苦死了! 一個人窩在家裡滾了三天,萱對外說是要開始工作了,結果卻在家裡……

那個人,惡鄰 P 2
能會介紹有惡鄰居的房子給你呢?如果你不放心的話,我可以陪你去和樓上樓下的鄰居打聽一下,看看我有沒有騙你。」 沒騙她?那眼前這團混亂要怎麼解釋? 可惡的房仲業者! 俞安安生氣的將橫亙在她門檻上的臭鞋子用力的踢……

那個人,惡鄰 P 3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沒水準的人存在?他難道不知道電梯口是公共區域,不是他家的嗎? 為什麼她會碰到這種爛鄰居?她真的好想哭。 「安安?」 「沒什麼,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她簡單回答老闆娘的關心。 這間幸福咖啡……

那個人,惡鄰 P 4
前被拉開,一個頭髮在滴水,渾身上下只用一條毛巾圈裹在腰間的裸男驀然出現在她眼前。 作夢都沒想到會遇見這樣一個完全出乎意料,而且會嚇到人的情景,俞安安完全遏制不住自己的尖叫聲,並在瞬間搗住雙眼。 「啊,色狼!」 ……

那個人,惡鄰 P 5
每一樓的屋主送她一個,而且每個都裝了六張千元大鈔,害她既驚又喜又不知所措。 因為拒絶不了,紅包最後還是收了下來,因此她今天可以說是無端獲得了一筆橫財,簡直幸運幸福到不行。 呵呵呵……好高興,多了這筆意外收入,她就……

那個人,惡鄰 P 6
孩子就叫嚴那。」 語氣一頓,「沒錯,就是把我的名字顛倒過來。」 「你在開玩笑?」她張口結舌的看了他半晌。 「沒有。」 望着一臉正經,完全沒有半點開玩笑表情的他,俞安安突然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你爸……

那個人,惡鄰


那個人,惡鄰 P 7
卡債都繳不清,這才真是丟臉。」 她不禁有感而發的大嘆一聲。 俞安安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只好選擇沉默。 「鈴——」午休鈴聲正好在這時響起。 「啊,午休時間到了。」 魏淑美興奮的拿起錢包站起身。「既然你帶了便當,那……

那個人,惡鄰 P 8
「不是嗎」的表情,隨即又好奇的將他從頭打量到腳。 嗯,他今天的模樣就符合了自己對他的想象,乾淨的皮靴、流行的褲裝、熨燙過的襯衫,以及看似隨性卻又充滿造型的髮型,怎麼看都像個社會精英、都市雅痞。 「你要出去?」她充……

那個人,惡鄰 P 9
請他吃應該難不倒她才對。正好今天是她的生理假,不用上班,就讓她來煮頓晚餐請他吃,反正她自己也要吃,呵。 想罷,她看了下時間,然後從冰箱裡拿出早上才去傳統市場買來,準備吃上一個星期的菜,開始忙碌了起來。 她先打開水……

那個人,惡鄰 P 10
性的她,竟然已經二十五歲了。 二十五歲呀,只和他相差七歲而已,這個差距應該不會很大吧? 他原以為她頂多只有二十歲而已,和自己可能相差一輪的年齡,沒想到她已經二十五歲了,和三十二歲的他只差了七歲。 七歲而已,他……

那個人,惡鄰 P 11
下臉。 俞安安倏地伸手搗住嘴巴,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那嚴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只覺一股突如其來的怒氣排山倒海向他襲來。 她竟然說謊騙他!她連幾點回家這種事也騙他? 在她眼中,他到底算什麼? 一個不請自來、……

那個人,惡鄰 P 12
因為她喜歡他…… 原來自己真的喜歡那嚴,她終於知道了。 等等等,俞安安將所有菜挑好、切好,一切準備作業都做好之後,便坐在客廳裡靜靜聽著大門外的動靜。 她在等那嚴回來。 他的手機沒人接,是今晚賠罪計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