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房事


房事 P 1
租室友的曲折生活,闡釋現代都市青年所面臨的尷尬境遇…… 小說的名字起的不太好,容易引起大家誤會,但內容與色情無關。  之 1 顧文濤在單位的半年總結上被評為先進工作者,領了五千塊錢獎金,說好了,他本週六要請我、趙……

房事 P 2
是吃完把南瓜籽給我留下就行。」 老闆娘的老家在鄉下農村,坐汽車走三十里,然後下了車還要走五里的山路才能到。 為了讓葉青喝上南瓜湯,我毫不猶豫就跟着老闆娘去了她老家。 這個老南瓜着實不小,足足有二十多斤。回來的時候……

房事 P 3
時間,寢室裡就我們兩個人。 「還疼嗎?」葉青一邊給我削蘋果一邊問。 「疼,都不敢讓它挨着褲頭。」 我說。 「你傻不傻,馬上就要放暑假了,你就不能趁放暑假的時候去做?」葉青說:「非急着這幾天幹嗎?弄的現在全班同學都在……

房事 P 4
在努力着,我想,我想會有轉機的。」 我吱吱唔唔地說。 「算了,不提這些了,」葉青伸過來一條胳膊,輕輕把我摟進懷裡,說:「我也是着急,眼看著別人都買房子結婚了,可咱這房子,卻連個影兒都還沒有。」 一般而言,談話進行到……

房事 P 5
到一半的時候,外面突然響起擰鑰匙開門的動靜。 「誰呀!」我停下動作,喊了一嗓子。 「我們回來了。」 聽聲音,是趙健,接着,便想起了吱呀的開房門聲。 「我靠,你們怎麼回來這麼快?」我說這話的時候,葉青驚惶失措的把我從……

房事 P 6
子轉過來,臉衝著躺在床上的文濤,將一隻腳蹺到了床沿上說:「我洗耳恭聽。」 「問你個事,」文濤一臉嚴肅地說:「你跟葉青幸福嗎?」 「什麼意思?」我警惕地說。 「像你們這樣沒有房子,老是分開着,幸福嗎?」文濤說。 ……

房事


房事 P 7
扔掉漁網,開始學着做點小買賣。想當年,特區處處是商機,傻瓜來了也能掙錢。更何況,這位漁民雖說醜了些,但還不至于因醜致傻,於是幾年下來,便從漁民變成了老闆。 老闆經常到譚小萌所在的廠子進貨,一來二去,這倆人便互相勾引上了……

房事 P 8
的姓名和聯繫地址留下來,有些事在電話裡講不清楚,過幾天,咱們約個時間面談一下好不好?」 「好的,」那女人說:「俺叫沈春芝,俺是砬子山鎮望娘石村的,俺丈夫叫王得寶,你到村裡一打聽,誰都認識俺倆口子。」 「等會兒,我拿……

房事 P 9
左右。」 葉青說。 「太貴了吧!均價要是七千五,等咱買到手,最少也得八千多一平。」 我說。 「這還貴?你說吧,哪兒便宜?你給我找找,看哪兒還有比這兒更便宜的。」 葉青不高興地說。 「這事……這事容我考慮考慮,我現在……

房事 P 10
圈和廁所這兩座建築物了。沈春芝的男人和女兒也在家裡,沈春芝的男人不愛說話,一直是沈春芝在向我講述那件事,男人只是偶爾插句嘴。 「那天,俺閨女騎着自行車去鎮上買化肥,回來的時候遇到閻萬軍那個王八蛋,」沈春芝說:「那個王八……

房事 P 11
。 曹副院長笑了,說:「柳記者這是故意給我下套子,引我往裡鑽,」說到這裡,又笑,笑罷接著說:「你放心吧,我以人格擔保,對閻萬軍的醫學鑒定,絶對是科學的、準確的,不存在任何私下交易的。」  之 10 「小顧,個人……

房事 P 12
今天晚上還沒出去?」葉青說。 「今天拍練新舞蹈,練的晚了,剛回來,補個妝再走。」 周妙妙說。 周妙妙正說著,樓下響起汽車喇叭聲,張娜和周妙妙一起把腦袋伸向了窗口。 窗外,停着一輛黑色大奔。 「找我的,」周妙妙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