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人都不是天使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1
夜,那個女人又來了,大紅緞襖,高綰雙髻,很古怪的裝扮。喃喃地詛咒着。 其實我從沒有見過她,不過,我知道她是誰。 她的面目模糊不清,有血從眼耳口鼻緩緩地流出,腥紅黏稠,漸漸瀰漫開來。 她的聲音,那惡毒的血腥的詛咒,敲……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2
顏有術這一條上,沒有人可以比得過我們雲家的女兒。 代代都是不老的妖精。 姥姥算年齡怎麼也有七十了,可是看起來只像五十多;媽媽該有五十了,可是說她三十歲也有人信;而我,連我自己都快說不准自己的年齡,因為媽媽從來不肯承認……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3
而我是那十分之九里面的一個。 想到母親使我感到由衷的恨意,而想到「妓女」這個詞則使我痛快。 痛,並快樂着。這種詞是為我這種人準備的。歌者的快樂與痛苦從來都分不開。 我唱歌,逢迎客人,玩弄翻雲覆雨的小手段,換取我想要……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4
是出人頭地一樣,十個富翁有十一種發家史,煩惱也都只有一種——就是妻子不瞭解自己。 有些是因為政治婚姻,有些是齊大非偶,有些則乾脆是為了喜新厭舊找藉口,總算遇到那第1百零一個對婚姻忠心的,經醫生檢查,診斷他是性能力衰竭。……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5
地在字裡行間尋找北京的塵香夢影。 有個網名叫「大風起兮」的寫手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的網名叫「隨風聚散」,這契合多少有些意思。 隨風聚散,暗示了我的姓,也象徵了我的命運。 有點矯情。 這矯情讓我覺得自己還很年……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6
我懷疑是牽牛花的別名。叫得那麼別緻而優雅,令人陡生恨意。 夕顏不是一個漂亮的女子,這令我多少有些安慰。但是再苛刻的人,如我,也得承認她的氣質和風度是一流的。 年輕女孩很少可以擁有真正風度。 很多人誇讚過我的氣質,但……

女人都不是天使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7
兒才輕輕佻起,姑娘半露了臉,用絹子向客人一招,未語先笑:「您來啦?」 那是恨事,也是春情。是一個女子一生中最好的時光。 姥姥最好的時光給了許多個男人,她活在那些男人的記憶裡,那些男人也活在她的記憶裡。她平生與男人分不……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8
八大衚衕裡妓女撒潑時的口吻和調門兒。 媽媽從來沒經過這些,几乎被罵傻了。然後,有一句話深深地刺痛了她,使她清醒過來。 姥姥說:「我做這一切,還不是因為你?如果沒有你,我何至于這樣慘?你這個累贅,廢物!」 媽媽忽然看……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9
而且是個非常嚴肅鄭重的男歌手,既不擅言談,又不會待客,你說高生花大價錢請他來做什麼?」 我怒火中燒。事實上我的確扮演着公關小姐的角色是一回事,但是被人這樣明白地當面說穿卻是另一回事。如果我也若無其事地隨口說出所謂夜總會……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10
而一個星期也只當一天過,每天都是睡覺、起床、逛街、唱歌、宵夜、再睡覺,毫無新意。 梅州是個很小的縣級市,小到散步都可以一直從市中心散到郊外去。 生活的變化,僅僅是每次逛街買回的衣服款式不同,或者晚上宵夜時買單的男人換……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11
店工作的人都喜歡喝一點兒酒,為自己的佯狂找藉口。 後台所有的員工都擁到前台來向我鼓掌、吹口哨。 這時夕顏和秦晉也從大堂入口走了進來,遠遠地向我豎起大拇指致意。 我有些赧然,其實最大的功勞應該屬於他們兩個。 DJ乾……

女人都不是天使 P 12
你?為什麼是你?」 一刀接一刀地刺出,我哭得聲嘶力竭:「為什麼是你?為什麼要是你?」 血噴出來,濺了我一頭一臉,但是母親不肯倒下。永遠不倒。 她在夢裡對我冷笑,冷冷地喝道:「她瘋了,抓住她!」 一個男人衝上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