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道小丈夫


霸道小丈夫 P 1
01相 識1999年的夏天,我收到了海淀走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我不禁舒了 一口氣,也嘆了一口氣——一邊慶幸自己不必在高中畢業後就馬上成為待業青年, 一邊苦惱于自己為何每……

霸道小丈夫 P 2
可他又不經我允許,就取走了我手上的沙袋,「我幫你拿。」雖然他嘴裡說 着幫,但行徑卻像是搶。 我翻翻白眼,不打算再和他爭論——對於一個陌生人,我已和他浪費了太多 的時間了。 ……

霸道小丈夫 P 3
施教練停下推拿的動作,我也滿臉通紅地從抱枕中抬起頭來,大大地呼了一 口氣。 張蕾主動跑去開門,但卻見她在敞開的門前磨軲了半天,也沒請人進來,或 是關門回來。 「張蕾,是誰呀……

霸道小丈夫 P 4
「不介意。」反正朋友多了好辦事,不過……人家想要個哥哥,不想要弟弟 啦! 03 吃 驚從那天以後,齊天磊每天都會到我家來。 不過,在我的腳傷痊癒後,他就極少來了。 但是,……

霸道小丈夫 P 5
都拿不到60分,真是讓人汗顏。但說來也奇怪,他的英語水平卻可以達到大學四 級水平。想一想,最好的解釋就是他不愛國。 齊天磊是個聰明的孩子,在我盡心地指導下,他的語文成績已有了顯……

霸道小丈夫 P 6
冰潔和井珊也幫了我很大的忙,多虧了她們的掩護,才能讓我每每可以躲過 在放學後就站在校門口當門神的齊天磊。 我一直認為時間是最好的可以令人遺忘的良藥,但有時卻也事與願違。 這天……

霸道小丈夫


霸道小丈夫 P 7
任他吻着我。我不記得他的如何吻的,我只記得當時雙唇像被雷電擊中了一般, 麻麻癢癢的。 「你不打我嗎?」他放開了我。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我看著等着我下一個動作的他,只能大罵他一……

霸道小丈夫 P 8
如果當時我知道那是我和齊天磊的最後一面的話,也許我就不會走得那麼幹 脆。 「身高不距離,年齡不是問題。」冰潔抱趴在我背上,懶懶地說著。 「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不用想我也知道……

霸道小丈夫 P 9
「請便。不過,只要我這支紅旗不倒,他就休想給我在外面彩旗飄飄。」 「誰稀罕呀!不過,你小心管理過緊,你們家那塊木頭會一怒之下拔了你這支紅旗。」這話也就是我們私底下隨便逗着玩時說說……

霸道小丈夫 P 10
「你曾經跟我和井珊說,你夢到我結婚三個月時,井珊已有了一個五歲大的兒子了。你忘了嗎?」她提醒我。 經她這麼一說,我總算想起來了。「不會吧?」前兩個都已成真,那最後一 個……齊天……

霸道小丈夫 P 11
她一看電視,馬上大叫起來:「新聞連播?什麼時候你這個只管家事的『隱士』也管起天下事來了?」 我的眼睛仍盯着電視,靠近她,「今天有美國齊氏企業在中國的分公司成立 的剪綵儀式的轉播……

霸道小丈夫 P 12
大約過了一分鐘,可他好像還沒有要放開我的打算。 我開始不耐,也發現我倆相擁,不,應該說是他擁着我所站的地方不大對頭。 這裡是樓道耶,也算半個公共場所吧,這要是讓別人看到,那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