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櫻桃之遠


櫻桃之遠 P 1
高,哀艷如一隻失去牽線的風箏。 天使們的吹奏也越來越激烈,像是不斷上升的旋轉樓梯,一圈一圈,直入雲霄。 我沉迷於他們的演奏,我也想和那個女孩一起舞蹈。於是我向着前面的櫻桃林跑去。疾速地奔跑,跨過山澗和峽谷,穿越草坪和……

櫻桃之遠 P 2
的飛船,也許是灰姑娘的南瓜車,總之會去意想不到的地方,看到意想不到的事情,有關這一點,我几乎是篤定的。所以等到那一天爸爸沒有跟隨我來,我一定要坐上那鞦韆試試看。 這就是我小時候獃過的幼兒園。這附近是我從小到大一直走來走……

櫻桃之遠 P 3
吧,說吧,把你的一切講給我。」 木偶藝人面含微笑,充滿愛意地對薇若妮卡說。 她的一切是什麼呢?正當她不知從何說起的時候,木偶藝人在她的舊物裡發現了一張她在波蘭時隨意拍下的風景照片——照片上有一個女孩,穿著厚重的大外套,……

櫻桃之遠 P 4
無從攀援,我無從知道這些聲音後面隱藏着什麼。 還有唱歌,有的時候無端地唱了起來,仍舊是哭泣的那女孩,我猜測,她唱起歌來。我記得我第1次聽見歌聲的時候我跑進浴室把自己關起來,我在這小小的空間裡努力地聽那聲音。我揪着自己去……

櫻桃之遠 P 5
坐下,身子縮成一團,雙手抱住膝蓋——我擔心鬼會從我的胸腔裡走出來,所以我這樣就可以壓住她,不讓她跳出來。 「如果你們遇到魔鬼照看的邪惡小孩,你們要躲他遠些,他會把你們帶壞的。」 梅姐姐補充說。她這次說話是從來沒有的凶狠……

櫻桃之遠 P 6
重新把鞦韆蕩起來,蕩得飛快,把所有的風都召喚來,讓它們和這可怕的聲音來戰鬥。那一次我一直蕩,蕩到頭暈目眩,我開始嘔吐。聲音已經結束,早已是夜晚,幼兒園裡沒有一個孩子了,甚至燈光。我把身子伏下嘔吐。 是不是我勝利了那聲音……

櫻桃之遠


櫻桃之遠 P 7
一排沒有父母的小孤兒身邊經過。這是她生來第1次感到了一種優越感。 她感到他們羡慕的目光送了她一程又一程。在那以後的很多年當小沐感到絶望的時候,她總是能想起這一刻,這是具有標誌性意義的一刻,她是和她爸爸一起的,她牽着爸爸……

櫻桃之遠 P 8
西瓜皮形狀的大鞋子,臉上還掛着沒有揩乾淨的麵粉。我的爸爸是卓別林。這是爸爸給小沐留下的最後的記憶。 從那天之後,小沐就沒有再見過爸爸。他沒有再回到酈城。小沐不知道為什麼她要相信對她來說如此陌生的一個男人,可是她還是堅信……

櫻桃之遠 P 9
漾滿皺紋的微笑說: 「小沐的爸爸很快會來接小沐的。」 「是呀。」 小沐也不抬頭,挪了一下位置,繼續擺下一個碟子。 那之後,——也是一個彩霞滿天的黃昏,李婆婆再次來到幼兒園。小沐正在斂起攤在地上的連環畫,身後的李婆……

櫻桃之遠 P 10
耳邊總有一個女孩絮絮不止的說話聲音,那是上帝安排的天使在和我說話嗎?」 「婆婆,我爸爸還會回到這裡吧?他是不是迷路了?天使會領着他再找到這裡嗎?」 李婆婆通常都不直接回答小沐的這些問題,而是講一些故事給她,或者念聖經……

櫻桃之遠 P 11
宛宛每個月都會去更新那牆壁上的畫。那個時候她就會穿上一條厚實的牛仔布的工裝褲,帶上一塊小花布的頭巾。她搬來幼兒園的長梯子,爬上去畫高處的牆壁。 這本身就是一幅好看的畫 杜宛宛右手拿着1號的排筆,左手托着一隻斑斕的調色……

櫻桃之遠 P 12
彷彿就是在知道謎底的時候驟然強大了起來,而那份轉化而來的怨恨深刻得令我自己也感到驚訝。可是這是多麼無可奈何的一件事情,我注定要自己親手樹立起段小沐這個敵人,我才能緊緊地圍裹起自己,我從此,才感到安全。 這所謂的謎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