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保鏢情人


保鏢情人 P 1
 「我就說他不會同意嘛。」沉威嘀咕着。 「魏伯說他見到他,他就會同意了。」沉靖壓得低低的聲調沒多大把握。 寬大的辦公室裡的氣氛比他們的聲音還要低沉,這股足以今人窒息的低……

保鏢情人 P 2
光亮的櫸木地板盡頭,一名中年婦女坐在一張弧型辦公桌後面。自入口開始,入目所見的豪華和氣派皆在羽蕊的意料之中。事實上,她來之前也已看過照片。「沉氏」的辦公室內部設計曾被「建築風」雜誌……

保鏢情人 P 3
「你沒看見大哥的眼神嗎?他一見到她,六神全沒了主了。」 「我看他是嚇獃了。「鐵臂沉飛」請了個女人當保鏢!想想明天的頭條新聞吧。」 「那他二話不說就派她上任為他打頭陣,豈不是……

保鏢情人 P 4
好不容易他才將目光移向記者群,微笑着說:「也許我的女伴會保護我。」 他的回答引起鬨堂大笑。 「沈先生,你的社區重建計畫還是照常進行嗎?」一名男記者提出今天的主題。 「當……

保鏢情人 P 5
沉飛突然以深沉的眼神靜默地打量了她許久。羽蕊暗暗後悔言語太唐突,她忘了這個人的外號叫「鐵臂沉飛」,那說的是他的彪悍作風與他無人能及的精明和敏鋭。如果他去調查關於她的來歷背景,那麼,……

保鏢情人 P 6
「你好,威士先生。」羽蕊客氣地握一下傑瑞肥厚的手。和他的市儈外表無關,羽蕊直覺的不喜歡他,尤其不喜歡他對她笑的神情,諂媚得很。 「叫我傑瑞就好。我今天在報上看到你們的照片。昨天……

保鏢情人


保鏢情人 P 7
「你相信前世之說嗎?」他突然問。 羽蕊眨眨眼,緊張鬆弛了。「看不出你還會迷信。」 「輪迴不是迷信。你沒看過這種書嗎?它是有臨床根據的。」他收回了快撫觸得她顫抖起來的手,插進……

保鏢情人 P 8
「沒什麼大不了,要不是摔那一跤,根本沒事。」對白天發生的事,他扯了個小謊。 「這麼大個人走路,好端端的怎會摔得這麼厲害?」 其實是羽蕊推開他時,右臂撞到碎瓦片,才癒合不久的……

保鏢情人 P 9
「她好極了,謝謝你。」沉飛告訴他今天在舊社區發生的事。 「幸好你們都平安無事。」魏伯似乎對他遇到的「意外」毫不震驚。 「下一次是否還能如此幸運就難說了。」沉飛說:「我有件事……

保鏢情人 P 10
她兩手空空,什麼武器也沒有。她的表情好象沉飛要當街強暴她。 沉飛設法站直,眼睛鋭利的四方搜尋,雖然他心知對方傷了他之後必定立刻逃走了。 「喂,你放手呀!你想做什麼?」女人狂……

保鏢情人 P 11
他誤會了魏伯的意思。魏伯沒多作解釋。 「你有沒有注意到,你問都沒問羽蕊是否有受傷?」 「那些不過是些三腳貓,而羽蕊太靈敏,他們傷不了她的。」 「表示點關心又何妨?」 ……

保鏢情人 P 12
「巴伯,」芙音柔和地又對他說,「這是我姊姊,羽蕊。」 「唔?芙蓮改名字啦?」巴伯口裡嚼着酸黃瓜,口齒不清地說,眼睛調向羽蕊,眨了眨。「咦!你不是芙蓮。」 「不是。她是我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