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花紋》


《花紋》 P 1
第1章迷牆 從她感受到身體每個月充滿規則地流血時,她就開始注意到自己的陰戶了,後來她在教科書上看見了繪在書上的陰戶,那是不流動的陰戶,她在夜裡時,會情不自禁地伸出……

《花紋》 P 2
聲音越來越像風暴、像呼嘯,它不顧一切地向着她席捲而來,蕭雨並沒有用整個身體撲向母親的臥房門,因為快到門口時,她覺得這聲音並不像是從電視機上傳出的,夾裹着一個女人的聲音還有另一個男人……

《花紋》 P 3
她害怕的正是偷窺到的性深淵。然而,她已經19歲,她知道母親和一個男人發生性關係也是合乎情理的,也許那個男人愛上了母親,也許母親同樣也愛上了那個男人。儘管如此,她記憶中已經留下了母親……

《花紋》 P 4
「我可以請你去散步嗎•」王露推了推眼鏡說,蕭雨困惑地點點頭,她就是那麼困惑,自從她看見母親和那個男人在床上扭動的性姿態時,她的困惑就開始了,她困惑地赤腳奔跑,彷彿想拚命地忘記這種姿……

《花紋》 P 5
你害怕嗎•凱問道,如果你害怕我可以拉著你的手進去,女孩子第1次看見這樣的老房子,都會害怕,我的模特們第1次來時,都感覺到在這些老房子裡藏着鬼……凱一邊說一邊伸出了手,蕭雨不知不覺地……

《花紋》 P 6
牆上懸掛着一台古老的掛鐘,從裡面突然發出了一種纖細的聲音,蕭雨抬起頭來說:時候不早了,我該回學校了,她只有在電影上看過這樣古老的鐘。凱走過來對她說:你剛來就要走嗎•喝杯咖啡吧,坐在……

《花紋》


《花紋》 P 7
在一條分叉路上,簡和凱的摩托車分開了,吳豆豆回過頭來又對著蕭雨神秘地一笑,蕭雨突然想起了吳豆豆告訴她的一個現實:她既是簡的女朋友,也是簡的女朋友。這對於吳豆豆來說是一個秘密,所以她……

《花紋》 P 8
而現在不一樣,眩目的燈光正投射在彌米的裸身上,使她的身體慢慢地由暗變亮,她坐在椅子上開始面對著凱,烏黑的頭髮覆蓋在她裸露的脊背上,兩團乳房有時候會微微顫抖,而當她的坐姿固定下來以後……

《花紋》 P 9
很顯然,父親每次回家時都會帶回來一種味道,父親的職業是採購員,經常出差,有時候在本省周轉,有些時候會到外省去,那時候,外省對她來說是一個遙遠的地方,每當父親到外省去時,母親總是為他……

《花紋》 P 10
窄床意味着單身的床,當吳豆豆描述那種場景時,蕭雨的心跳動着,她起初看到的只是一片寬闊的河床,在她跟隨父親在爺爺奶奶的鄉村居住的那個假期,那是署假,她經常和村裡的孩子們一起做遊戲,那……

《花紋》 P 11
蕭雨側過臉去,不去直接面對母親的臉,她覺得母親的臉似乎一直在審視自己的內心,事實上是母親的眼睛在審視自己,當母親說到男人這個詞彙時,母親的聲音好像變得複雜起來。這時,一輛黑色轎車來……

《花紋》 P 12
奇怪,她一點也感覺不到害怕,她根本就想不起來凱所說的鬼,連鬼的意象也想不起來。她似乎已經在這片老房子地域生活了許多年,似乎從一出生就看見了這些老房子,所以,她的氣息已經溶入一種頽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