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悄悄的一綫光


悄悄的一綫光 P 1
悄悄的一綫光 ——第1章 廣田知道什麼叫作窮途潦倒。 她已不能負擔生活費用。 女兒綿綿只得兩歲大,剛會走路,她已經把保姆辭退,仍然入不敷支,帳單象雪片似飛來,付了這疊,那一……

悄悄的一綫光 P 2
肥皂都薄了,找不到新的,洗頭水只剩一點點,沒有乾淨毛巾,這頭家,年久失修。 一切雜物用品,都需不停的、恆久地自超市抬回應用:衛生紙、洗衣粉、牙膏牙刷── 做人真煩。 小小綿綿……

悄悄的一綫光 P 3
許律師笑笑,「欠多少?」 「三個月,每月兩萬二千。」顏太太神氣地把頭一仰。 許律師一聲不響打開公文袋,取出支票簿,寫了數目,簽好名字,交到顏太太手中。 「三個月欠租,兼三個月……

悄悄的一綫光 P 4
廣田只見客廳重新佈置過,添了小小辦公室,文儀電器用品統統齊全,兼燈火通明。 衛生間已洗刷乾淨,一大疊鬆軟新毛巾,肥皂沐浴露全是她喜歡的牌子及檸檬香味。 廣田不出聲。 還有什麼……

悄悄的一綫光 P 5
他自己斟了咖啡一邊喝,一邊問:「文樞做好的翻譯呢?」 廣田連忙遞上。 「你親自校對過了?」 廣田點頭。 他把稿件傳真過去。 阿順問:「兩位吃什麼早餐?」 早餐?廣田發愣……

悄悄的一綫光 P 6
新女士攤攤手,「失敗,昨日傳來消息,連美著名顫慄小說作者史提芬京都決定抽起上網小說,恢復印刷舊制,他的網上作品《植物》共有五章上網,只得五成讀者閲後忖款。」 「談到稿酬了。」 ……

悄悄的一綫光


悄悄的一綫光 P 7
李和發覺她在飲泣。 「痛?」 她搖搖頭,「不是,我沒事。」 「可是扭傷哪裡?」李和着急。 她反過身來。手肘全擦破了。 李和喚保母取藥膏來,替廣田敷上。 她欲言還止,終於……

悄悄的一綫光 P 8
廣田連忙答:「不不。你看那一幀,腰修得那麼細,面孔上一條紋也沒有,都不是我了。」 李和卻說:「這一張是你從前的生活照。」 「是嗎?」 小公寓裡處處是檔案資料儀器,轉身都困難,……

悄悄的一綫光 P 9
李和說:「太奇怪,你是一個那麼苦幹兼有才華的寫作人,你的親人卻毫不認同,難道先知在本家真的一點也不吃香?」 廣田說:「我以後都不再會與他們計較。」 「不過,你有心情計較瑣事,可……

悄悄的一綫光 P 10
打開盒子,只見一套半正式短裙晚裝,淡蘋果綠,小小荷葉邊,十分姣俏,配一雙尖頭釘珠片高跟拖鞋,那珠片由鞋頭的深綠漸漸變翠綠,然後終於回到同裙子一般的蘋果綠,這種由深到淺的染色叫omb……

悄悄的一綫光 P 11
對方像是鬆口氣,「原來你真的存在。」 「是,我存在。」 「我叫蔣佐明,你呢?」 「我叫王廣田。」 「王廣田……有一名女作家也叫王廣田。」 「我就是她。」 「啊,你把走紅……

悄悄的一綫光 P 12
阿順來開門,「吃過了?家裡有嫩豆腐紫菜湯。」 「快拿一大碗來。」 綿綿已經睡着,小寢室裡有一盞走馬燈,一隻隻小綿羊不停地在天花板上轉來轉去,十分可愛。 悄悄的一綫光——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