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獅子心


獅子心 P 1
第1章 獅子跟自己的對話—— 那些人說我跟他們是一家人。 是嗎?我沒有記憶,也不知一家人的意義是什麼。 那自稱是我二哥的人用了奇怪的比喻,他說:「門裡門外,在門……

獅子心 P 2
火雪城抓住還想跟火抉魯來魯夫的火觴。「觴,你找死啊,又不是不知道塊的脾氣比雷公還嗆,跟他面對面硬擠你沒有勝算啦,出城就出城,反正閙閙沒事做也無聊。」 拎着苦瓜臉的火觴兩難兄難弟乖……

獅子心 P 3
「專挑我最忙的時間?」女孩手擦着腰,杏黃色的衣擺跟着她柔軟的身子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像隻翩翩飛舞的蝶兒似的。 放眼望去,交織成錦的花田都是她家的,鬱家在這塊土地上世代都是花農,以種……

獅子心 P 4
「爺,你要拿自己的私房錢倒貼?不會吧!」爺爺的病症怎麼有愈來愈嚴重的趨勢? 阿狗、阿貓撿回來不過多幾把飼料,但他是活生生的人耶。 窒息的沉默是火安琪給的答案。 鬱二十四的失望……

獅子心 P 5
鬱倪趕到花團時,自動自發的女工已經採收好幾麻袋的茉莉,男工人負責運送到加工廠,日積月累的默契不因為缺了個人手出現斷層。 鬱倪安慰的對大家揮手。 火安琪還見花園的盡頭是一片修剪得……

獅子心 P 6
他發現自己的心像奶油一樣軟化了,他的眼睛就是有段讓她投降的特異功能,只要他隨便瞧她一眼,她就傻傻的,什麼都好了。 「我答應你住下來,不過你的家人呢?」她是真的關心了。 他看不出……

獅子心


獅子心 P 7
火安琪見着,怒火器霎時點燃,眼看就要一觸即發。「不該看的東西不要亂瞄,小心你的眼珠。」鬱倪沉下聲音,這是她發怒的前兆。 陳經理乾笑。 「鬱小姐,我呢,在商言商是為你好,這片花園……

獅子心 P 8
鬱心是日光城騎兵團的團隊長,統管四十八個騎兵連,公務繁忙,一年到頭難得能回家一趟,這回要不是「假公濟私」回來探個頭,也無從知道家裡發生這麼多事情。 「那些眼睛裡只有錢的人又來找麻……

獅子心 P 9
火光看不出是從哪個角落點燃的,比比啵啵的燒灼聲是花園裡花蕊的痛苦吶喊,被煙熏醒的守園人睡眼朦朧的村小屋裡探出頭,瞌睡蟲馬上被熊熊的火焰給嚇醒,抓起鐵桶,乒乓的製造出聲音。 剛入睡……

獅子心 P 10
她的意識不是很清楚,只曉得自己在火堆裡亂竄,狂亂的火快把她烤焦,呼天不應喚地不靈,不分東西南北的結果是夾着滿身火焰跌入山溝裡,是山溝裡的淡水救了她一命。 飄浮的意識,麻痹的身體,……

獅子心 P 11
朦朧中,她似乎忘記了什麼,又有什麼在她腦子裡飄來蕩去…… 第4章 獅子說—— 失而復得,我的愛! 言語不再能形容我內心澎湃的激動。 失去她,我如死灰。 得回她,枯木逢春……

獅子心 P 12
他黑了、瘦了,眉目雜着沉甸甸的憂愁,像極了一個老頭子。 偎着他,情緒平穩的鬱倪開始從餘光裡打量他。 「為什麼有這個木屋?」涼颼颼的風打從所有的縫隙中鑽進來,這屋子不能住「我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