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走開,我有情流感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1
自序 第1節:流浪的火車 自序:流浪的火車 這應該是一部電影,畫面陳舊的老電影。剛開場的時候,有許多列火車交錯而過,越過的山巒和闐野從綠色漸漸變成黃色,從黃色變成……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2
穿衣鏡沒了,電視機沒了。 天剛有些亮色,灰裡透白,白裡透藍,如同宣紙上化開的黑墨水,再倒上點藍墨水。如果太陽出來了,就應該是再倒上了些紅墨水。這樣一聯想,我找出了抽屜裡的鋼筆,又……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3
站在我身後的那排隊伍挺長的,挨着我後背的是個穿軍裝的中年男人。他拍了下我的肩膀,示意我走到他身後去。我不肯動,他把半個身體從我左側探過去,對售票員說:「同志,麻煩你了,我要兩張火車……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4
她撩開小腹,給我看那道剖腹產遺留給她的傷疤。她說:「橙子,你要記得這道傷疤,這是你帶給我的。懷胎十月,忍受種種折磨,肚皮給醫生劃了那麼一刀,全是因為你。橙子,你是我的。 你要站在……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5
我的離家出走,帶給他們最大的打擊就是丟失了面子。 後來,不知道是從哪裡打聽到,他們在我出走後不久又大閙了一次了。沒有照顧好我,成了他們指責對方的相同藉口。 然而我自由了,我離開……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6
我和子牙專注做過同一件事情,在同一時間。那就是,怎麼聯手謀殺掉我們的孩子。在醫院的大廳裡,我看到他的淚水混合著汗水,焦灼而不安。我安慰他:「沒關係的,聽說並不疼,一點也不疼……」他……

走開,我有情流感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7
時常覺得自己要求的並不算多,甚至是簡單到極點的某種最尋常的慾望。熱閙地活着,溫暖地活着,和自己相愛的人永遠不分開。我要的愛情就是這樣平常,然而我就是得不到。 2006年1月1日的……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8
母親走進這個房間,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張牙舞爪地扯着蘭若的衣服,蘭若只是在笑。我騰出一隻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媽媽,媽媽,她說我是私生女!你快點證明我不是啊,你能證明的!」 母……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9
我強迫他停止,跑去廚房找那罐蜂蜜。粘稠的蜂蜜甘甜清涼,我把它塗抹在嘴唇上,忐忑地甚至害羞地躺回子牙身邊。我的左手撐起自己半邊身體,右手撫摩着他的胸口。我把自己的嘴唇貼在他的嘴唇上,……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10
我的名字應該叫「查橙子」而不是「林橙子」。母親應該是「查夫人」而不是「林夫人」。我們一家人應該住在學校的教師宿舍裡,我和母親應該是教師家屬。所有同學都必須對我另眼相看,我的父親是他……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11
梅娉婷坐在那堆閒書上,一字一句地說道:「要麼,連我和書一起燒;要麼,你把這些書搬回原位。」 林秉坤繼續撇嘴,但老實了很多。他知道妻子是較真的女人,她說往東就不會往西,她說去跳樓就……

走開,我有情流感 P 12
我期待和查士德有單獨相處的空間和時間,我們需要進行一次對話。 他笑着轉頭:「橙子,你要小心,草地裡可是有蛇的。」 「那為什麼還要踏着草地回家。」顯然,我滿以為他的家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