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嫵媚


嫵媚 P 1
一、 藍色 人生的不同階段,同一個人對同一件事物,或許會有不同的愛憎。記得從前我喜歡過藍色,喜歡藍色的天,藍色的海,藍色的球拍,藍色的信紙,還有藍色的襯衣。 琳……

嫵媚 P 2
我知她有個定了婚的科長男友,邪笑說:「真乃綉心慧眼矣,你是要給我做心理輔導呢?還是要捨身成仁?」 景瑾不煙不火:「都沒興趣,二十九晚的團拜會,你來不來?」 我說:「不來,領……

嫵媚 P 3
她臉上微微一紅,彎彎的嘴角讓人覺得很甜:「那篇《今生的嘆息》裏邊,有個沒心沒肝的琳,寫的就是她吧?」 我恍然大悟:「你是!」 李佳笑吟吟地望着我說:「覺得像不像?」 嚴……

嫵媚 P 4
中指仍可微微動作,指尖貪婪地感受着那一點奇嬌異嫩,我知道女人到了這一步只有投降,我以為她不過是垂死掙扎。 忽然問:「你愛我嗎?」 十三、痛 「你愛我嗎?」不只問……

嫵媚 P 5
靜靜的看著我,伸出手輕輕撫弄我的頭髮。 我們繼續漫無目的地往前行,不知不覺走出老遠,慢慢貼近我,抱著我的手臂依偎在我懷側。 我卻該死地胡思亂想,若這一刻依偎在身邊的是琳,那……

嫵媚 P 6
我半蹲半跪地僵在沙發前。 二十、要是問,那就手淫吧 也許是因為這半年間的荒唐多了,我腦子裡已經沒有半點處女的概念。 嫻兒不過是一個在校的大學二年級生,模樣清純如……

嫵媚


嫵媚 P 7
答:「痛。」羞澀而地看我。 我要開燈幫她看傷口。 就死死地抱著我說不痛了。 我又在她耳心問:「剛纔舒服麼?」 笑嘻嘻地說:「沒感覺。」見我盯着她,竟又補了一句:「真……

嫵媚 P 8
我的手反而更加猖狂:「你說你說。」隔着內褲摸到一團柔軟的豐腴之上… 嬌嗔地白了我一眼,努力說:「我奶奶最喜歡懂禮貌的年青人,不過耳朵有些背了,到時你一定要叫大聲點。」我點頭,又……

嫵媚 P 9
連連扯拽,惹得我難以自製,大起大落地挑聳。 倏聽她忘形地尖叫一聲,渾身打擺子似的直抖,眼兒也翻白了,嘴角還有口水流出,這是我第1次看見的高潮,挺嚇人的模樣。 不到半分鐘的時……

嫵媚 P 10
二十八、酒巴裡的詛咒 一連半月,我沒回「鷄島」,也沒回父母家,阿雅的酒巴裡有一間小房子可供暫時棲身之用。 景瑾某日中午約我去單位旁一家新開的酒巴,沒帶她那位科長男友。 「……

嫵媚 P 11
我一陣訝異一陣迷亂,陪着她胡言亂語,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琳呢呢喃喃忽然問:「你看我幾分醉了?」 我隨口答:「三分吧。」 琳笑嘻嘻地說:「就是這種感覺嗎?心口跳得好厲害。……

嫵媚 P 12
「名花?」我覺得這稱謂有點刺耳,就說:「她的舞跳得挺好,經常在聯歡會上表演,但不算了什麼名花吧。」的趾甲呈乾淨的肉色,我記得她以前一直喜歡塗上淡淡玫瑰彩,恍惚間,思緒突然飛回了那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