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再見帕裡斯


再見帕裡斯 P 1
那裡遇到了海倫。 他與海倫迅速相愛,並且毫不猶豫地進行了名垂千古的一次私奔。 以奪回海倫為藉口,希臘王阿加門農組織了整個希臘所有的小國王及勇士包括阿喀琉斯,以十萬大軍渡海而來,在特洛伊城外駐紮。 這場偉大的戰役……

再見帕裡斯 P 2
。」 他說。「還是謝謝您留我過夜。」 「哪裡,你是老涅的朋友嘛。」 胖男子說。 「他怎麼樣了?」 「他喝吐了,」阿寶無所謂地說,「老樣子。來時一堵牆,去時一灘泥。他吐之前要我好好照顧你的。你是昨天剛來上海?……

再見帕裡斯 P 3
制服的人。他們坐在陽光裡,中間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凌亂的散着紙牌。他們噴出的香煙在陽光下顯得溫厚而虛無。 他走了過去。在經過他們身側時,出於保險起見,他問道:「對不起各位,請問一下,我想找昌盛鋼材的王老師。他是在三樓……

再見帕裡斯 P 4
兒。都才二十來歲。」 「怎麼回事?」 「我也不很知道。老修沒說清楚。只說那一對男女一起躲在上海。他就是要找到他們倆。 男的姓張,女的姓余。」 老涅半張着嘴,眼睛直直地盯了一會兒窗外。橫斜的樹枝上,一隻灰……

再見帕裡斯 P 5
後來辯解說,她很清楚地知道,這些恭維如同餐廳提供的辣子鷄中埋沒于廣大辣椒的幾塊鷄肉一樣,僅僅是用來維持一些彼此心照不宣的場面話語。 她強調了自己的政治面貌和聰明才智 包括她歷年的工作狀況、她的政治覺悟和經濟狀況 ……

再見帕裡斯 P 6
,在結束為期約三個小時的年貨購置工作青魚、巧克力、新鮮豬肉、蔬菜、春聯和紅紙歸來後,發覺他們的女兒並未在家。 二人在房間裡來往踱步,並持各自手機遍打親朋好友及女兒日常過從甚密之人的電話。 此工作為期半個小時。 ……

再見帕裡斯


再見帕裡斯 P 7
淚。他把葡萄酒放上貨架,繼而低下頭來,右手撐在貨架上。妻子提着內裝兩包方便麵、一瓶橙汁、一袋乾麵包的塑料袋,從另一側貨架走了過來。 他的背部感到了妻子手掌感觸的溫暖。 「沒事。」 他說。 妻子默然不語地站在他身……

再見帕裡斯 P 8
她仇恨的看著時鐘。別走得太快。又過了一天。 又過了一天。沒有兒子的新年。她忽然就開始仇恨起那個收銀員,仇恨起丁香花,仇恨這一天。奇怪的一天。 一切來得太快。 她想起了12年前,新年前兩天。 她把兒子放在市第3……

再見帕裡斯 P 9
怕。他們都還算是好學生。女孩子學習很認真。 成績也好。男孩子很聰明。理科成績,尤其是化學成績不好,可是文科好。而且不惹事。 操行等第都是優。女孩子一直是三好生。他們還得過學校獎學金……還有什麼?也就這些了……他們怎麼……

再見帕裡斯 P 10
。讓他走吧。翅膀硬了。他願意出去吃苦頭,就讓他吃點苦頭再回來好了。」 妻子急切地補充道:「天氣這麼冷。我都冷起來了。兒子會冷的。他沒有帶羽絨服走。 再說,大年下的。他去哪裡?外地工人乘車回家了。到處都亂着。兒子怎……

再見帕裡斯 P 11
即,我聽到了她輕輕的笑聲。 我倚在床尾,將窗帘拉開了一點兒,女孩兒坐在我身旁,膝蓋上墊着一張紙,聚精會神地吃蛋捲。蛋捲碎裂的聲音清脆悅耳,啟人食慾。 「搬到這裡多久了才告訴我?」她似笑非笑地說。 「昨天。」 ……

再見帕裡斯 P 12
了,你今年第1次叫我名字。」 「是嗎?」 「是的。上一次叫還是聖誕節那天呢。去年的。你都不喜歡叫我的名字。」 「去年聖誕節?很冷的一天。」 「是啊是啊。我們去吳江路吃了小吃,然後呢,我們還去那個商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