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蝶影伴樵郎


蝶影伴樵郎 P 1
第1章 一陣熱風吹了過來,毒辣的日頭猛烈地曬着大地,禁不起這樣的酷熱,樹兒垂下無精打采的葉片,花兒更是萎靡不振,地上揚起了黃沙,令人倍覺燥熱難當。 在武昌府的鐘家大……

蝶影伴樵郎 P 2
他對大夫人向來又敬又愛,若不是靠她娘家五代進士的書香名聲,他鐘善文又哪能結識官紳名流,擴大他的事業範圍呢?而妻舅家也因為他們的結親,得到實質的金錢利益,這種相得益彰的婚姻,正是他為……

蝶影伴樵郎 P 3
四個男人拚命划動木漿,蝶影回頭一看,早已看不見隨願寺,再望向漆黑的兩岸,根本渺無人煙,蝶影肚子餓得咕咕叫,不禁後悔沒吃個齋飯再走。 「大叔,我肚子餓了,你們有乾糧嗎?」 蝶影坐……

蝶影伴樵郎 P 4
「還有,這個大叔你不要傷心,人死了不能復生,你要好好活下去,幫你未婚妻報仇。」蝶影從懷中摸出最後一對玉鐲子:「這是上等的和闐玉,足夠讓你請個好訟師, 為自己伸冤。」 李四獃了,十……

蝶影伴樵郎 P 5
「人家在睡覺,你幹嘛拉我的手啦?」死而復活的女屍正是蝶影,她坐起身子,在手臂痛處搓揉着。 「你剛剛沒有氣息,我以為你死了……」于樵看到一對漆黑瞳眸,那含怨帶嗔的眼神讓他閉上了嘴。……

蝶影伴樵郎 P 6
「哇!耳朵快被你震聾了。」蝶影不自覺地靠緊于樵,將耳朵緊緊地貼在他的胸膛,沒想到又被咚咚的心跳聲嚇得彈開來。 「你怎么了?」 「沒……你的心跳好象很強呢!」 「心跳強表示身體……

蝶影伴樵郎


蝶影伴樵郎 P 7
「小蝶,好吃嗎?」于笙關切地問。 「嗯!好吃、好吃!」蝶影嘴裡塞滿了肉:「有嚼勁,好香!」 「山鷄成天在山裡跑,練了一身硬肉,當然有嚼勁了。」于樵一口又一口地吃着,又撕了一隻翅……

蝶影伴樵郎 P 8
于樵不說話,拉過小蝶一雙腳,拿了布巾沾水抹去上頭的泥土。 于笙道:「阿樵,小蝶是個孩子,她不知情,有口無心,你就不要生氣了。」 于樵將小蝶雙腳放到水盆裡,起身拿了一個竹筒,用竹……

蝶影伴樵郎 P 9
「阿樵哥哥……」蝶影欲言又止。「你們生活也不容易吧?」 「有什麼不容易?」于樵哈哈笑着,氣息噴在蝶影的頸子上。「還不是太陽出來就起床,下山了就休息,我和我爹自給自足,住在山裡又清……

蝶影伴樵郎 P 10
「還沒有,真是猴急!」于樵將竹籃放到水塘裡,讓清涼的流水漫過籃內的竹筍。「放涼了再剝皮切塊,這才能吃。」 蝶影努力地嚥下口水,雖然昨晚的山鷄肉仍填滿她的肚子,但是聞到竹筍的清香味……

蝶影伴樵郎 P 11
「好淒慘喔!」蝶影一徑地哭訴着。「伯伯說我的指頭短,然後講到刨兒叔叔,後來刨兒叔叔就死了啦!嗚嗚!」 「你在說什麼啊?是誰死了?」于樵聽得莫名其妙。 于笙道:「小蝶,你說給阿樵……

蝶影伴樵郎 P 12
于樵不知道小蝶為何改變主意,只見她滿臉緋紅,眼帘低垂,似乎是很認真在吃香菇,他也就更放膽地盯住她的紅靨。 于笙看著一對小兒女,感覺周遭空氣變得十分火熱。 他想,這兩個娃娃情竇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