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手機


手機 P 1
倒了。 一個人,收麥時節,家裡的牛丟了,出門找了兩天沒找着,餓着肚子回到村頭,碰到一賣粘糕的,認識,「大哥,先賒我五斤。」 吃完回到家,「娘,我要喝水。」 「咕咚」,倒了。 當時嚴守一覺得不好笑,四十歲再想起來,每次……

手機 P 2
幕上停留五分鐘。 嚴家莊的學校設在村裡過去的牛屋。老師叫孟慶瑞。陰曆八月十五那天,孟慶瑞要去鎮上趕集,反鎖上教室門,讓學生在牛屋背書。嚴守一、張小柱、陸國慶、蔣長根、杜鐵環幾個人從牛屋後牆掏糞的窟窿裡爬出來,脫下鞋,掖……

手機 P 3
一口水,大家以為她嚥下了肚,誰知她猛地一轉頭,將水噴向了後窗戶。外面兩架人梯便滾翻在蘆葦坑裡。孩子們跳過院牆,湧到屋裡,將呂桂花摁到床上胳肢。 呂桂花兩腿蹬向天,笑得岔了腰。大家熟了。但嚴守一的臉上,被蘆葦划出兩道血口……

手機 P 4
前,嚴守一發現自己擠掉一隻鞋。這時雪停了,回頭在爛泥中找回鞋,再趕到郵局,正趕上老牛下班。 「下班了,下班了,下午再打!」 電話室的牆上,拴着兩捆鹼性電池。老牛正在把搖把電話,往一個木頭匣子裡裝。接着又在木頭匣子上加……

手機 P 5
老馬在電話那頭: 「牛三斤,牛三斤是誰?」 呂桂花: 「他在礦上挖煤。」 老馬: 「礦上挖煤的有好幾千人,電話就一個,我到哪裡給你找去?有話快說,我回頭通知他。」 這時呂桂花將話筒交給嚴守一,小聲說: ……

手機 P 6
響了炸葯包,還面帶微笑,意思是:寧肯粉身碎骨,也得讓這碉堡炸了。倒顯得面對地雷冒煙,嚴守一有些驚慌失措。他在電視上主持節目時談笑風生,現在擰着眉頭想半天,也吭哧不出一句該說的話。 于文娟患有不孕症。從街道辦事處辦完離婚……

手機


手機 P 7
着,這裡的工作我們能做。」 費墨點着嚴守一: 「原來以為你是個厚道人,誰知很毒。」 「無功不受祿,一點小錢,弄得人坐立不安。嚴守一,你不該軟刀子殺人。」 費墨加入《有一說一》的策劃隊伍,《有一說一》果然和過……

手機 P 8
司去會更加尷尬,但他無意之中說了一句錯話: 「也好,跑腿的事我來干,請費老回去,再考慮考慮這個節目。」 這時費墨突然翻了臉: 「這個節目不用考慮了,不能做!」 飯廳所有的人都愣了。嚴守一也猝不及防,嘴有些結巴:……

手機 P 9
瓦特,擱在平時,費墨都不至于發這麼大脾氣。但他不敢講這層意思戳破,只好檢討自己: 「怪我與這些人不熟。」 費墨: 「單是怪你就完了嗎?策划上打着我的名字,知道的,是你沒文化,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的發明呢!」 正……

手機 P 10
饅頭一樣,餓的時候找出來能充饑,飽的時候嚼起來像廢塑料。背着于文娟在外邊胡閙的時候也覺得對不起人,但晚上哪兒也不去,回家裡兩人大眼對小眼乾坐著,又覺得發悶。別人的家庭時常吵架,嚴守一家一年四季沒有動靜。有一段時間,嚴守一……

手機 P 11
情況過去也發生過。出現不好解釋的事情,只要說出一個熟人的名字,于文娟就不再深究。嚴守一說完,走出了家門。 但他沒有想到,今天和往日不同。 [上一篇] [下一篇] 于文娟 沈雪 伍月四 劉震雲 嚴守一主持《有……

手機 P 12
始順溜和忘我:: 「結婚幾年是個坎?三年,五年?俗話說七年之癢。我現在結婚十年,已經過了這個坎,我主持節目倒是七年。現場有多少結婚七年以上的?」 觀眾中掀起一個高潮,人群中興奮地舉起許多手臂。嚴守一當頭一棒: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