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蝶藤蘿言妍


白蝶藤蘿言妍 P 1
白蝶藤蘿[言妍] 入山看見藤纏樹,出山看見樹纏藤; 藤生樹死纏到死,樹生藤死死也纏…… 在母親含怨而死,惜梅姨離家那年開始, 快樂,便成了她生命中最奢侈的夢想, ……

白蝶藤蘿言妍 P 2
「可是我早已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了。」他看了女兒一眼說:「秉聖和偉聖長大後有他的一半好,我就心滿意足了。」 「馮紹遠既然那麼厲害,叫他到別處打拚呀!」她一反平日的少言,和父親爭着:……

白蝶藤蘿言妍 P 3
歷史上有所謂的「外戚專權」,他們家就明明白白擺着一個馮氏之禍,這種「一人得道,鷄犬升天」的事情,如此卑劣可惡,其他人怎麼能笑眯眯地接受呢? 她的朱家外公就不會這麼占人便宜和沒有格……

白蝶藤蘿言妍 P 4
敏貞的模樣,長輩左看右看,都說是母親寬慧和阿姨惜梅的混合體,像到朱家人的纖秀細緻。論外貌,她是勝過姊姊一籌,但孤僻的脾氣和不得人緣,就把整個氣質打了一半的折扣,鎮上知道的人家都不敢……

白蝶藤蘿言妍 P 5
「你想聽嗎?」見她不點頭也不搖頭,他便用吟念的方式逕自說:「入山看見藤纏樹,出山看見樹纏藤,藤生樹死纏到死,樹生藤死死也纏。」 她沉思半天,才能由疊亂的藤樹死生中理出一點頭緒。藤……

白蝶藤蘿言妍 P 6
「在這種情況下,我寧可你先出去。」他的口氣很堅持,似乎怕她又會溜回山裡。 他願意殿後就隨他吧!敏貞鑽出樹叢,突然有一種偷偷摸摸做壞事的感覺,好像私下幽會……和紹遠嗎?才怪!她恨不……

白蝶藤蘿言妍


白蝶藤蘿言妍 P 7
「敏貞,你怎麼可以說這種刻薄惡毒的話?你怎麼變得那麼無理取閙呢?你不收紹遠哥的禮物就算了,又何必用話去傷害人家呢?」 敏貞忍住硬咽,淚在眼眶中打轉,她傷人,自己何嘗不痛?但她已經……

白蝶藤蘿言妍 P 8
敏貞將兩眼一垂,心裡想,馮家人最會做表面功夫,天天講虛禮,哪懂得什麼叫內涵?要把那一套用到生意來,會成功才怪。 「你再找些資料研究一下。」哲夫不置可否地說,隨後又拿出一份檔案,「……

白蝶藤蘿言妍 P 9
「紹遠當然是愛啦!敏月論貌有貌,論才有才,紹遠都稱讚好幾回了。」秀子毫不猶豫地說,「你下次細心看,他的一雙眼晴全在敏月身上,敏月要什麼,他不是馬上有求必應嗎?」 「那他還真會瞞我……

白蝶藤蘿言妍 P 10
「我剛剛打棒球時,就看見你拿着幾朵山茶花往山裡來。天一下雨,我看不太妙,就回家幫你拿傘了。」他又往前進。 「誰要你鷄婆多事?我淋雨又和你有什麼關係?」她乾脆大步離開,不想跟他共撐……

白蝶藤蘿言妍 P 11
「黃家在討論提親的日子,我想就元宵節以後,你看怎麼樣?」秀子問。 紹遠沒有回答,他很專心的揮斧,遠遠的就可以感覺到那力道。 「你娶敏月之後好處可多啦!第1,你成了哲夫的女婿後,……

白蝶藤蘿言妍 P 12
「我正在勸敏貞收下這本畫冊呢!」面對他,敏月馬上換上一個甜美的笑容。 「我不要!」敏貞迸出一句。 她說完便站起來,像火車頭般直往門口走,也不管紹遠擋在那裡。他身手矯健,及時閃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