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劣芳鄰


惡劣芳鄰 P 1
全柳雨霽側躺在床上,一手稱着頭,一手拿着餅乾不停地往嘴裡塞,臉上的 表情還十分地怡然自得,完全無視那個趴在她面前,正苦苦哀求她的青梅竹馬 ─孟羽。 「拜託小霽,幫幫我吧……

惡劣芳鄰 P 2
「哦!你不說我還忘了呢!」她臉上帶著賊笑,站起身來,將躺在地上的孟 羽拉起來後,便強拖着他進房間。 「妳到底要幹嘛?」他驚慌地叫。 「呵!呵!」她將房門上鎖,背抵着房門……

惡劣芳鄰 P 3
孟羽這傢伙的房間真是數十年如一日,永遠都是乾淨整齊地不象話。比起她的狗窩 ,真是天壤之別。 柳雨霽走向孟羽的床鋪,一屁股坐上他的床,伸出手搖晃着難得還在熟睡中的孟羽。 ……

惡劣芳鄰 P 4
「妳不是不在乎的嗎?」否則之前怎麼會默不作聲了整整六年的時間。 李明以為她不在乎才膽敢如此放肆地欺負孟羽,否則誰敢欺負他啊!又不是不要 命了。 「不過問,不代表不在乎………

惡劣芳鄰 P 5
當下,孟羽真是無言以對,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情形,沒有人會白痴到以為柔弱的 他會是那個狠絶的柳雨霽。 「原來柳雨霽是個沒膽子的傢伙。」李樂看著孟羽那畏畏縮縮的模樣以為他怕了他。……

惡劣芳鄰 P 6
柳雨霽走到教室,看見空無一人的教室,她愣了一下…… 她很訝異孟羽居然敢放她鴿子,天生的敏鋭查覺肯定出了什麼事?否則那 傢伙怎麼這麼反常。 她走到三年級的某一間教室的外面……

惡劣芳鄰


惡劣芳鄰 P 7
平常只要柳雨霽一大聲,孟羽都會立即遵從她的旨意,但今天他不知那來 的勇氣,硬是開口拒絶: 「不要。」 「什麼?有膽再說一次。」他居然敢頂嘴。 「不要……」孟羽的語氣……

惡劣芳鄰 P 8
北海道一步,更別說回台灣省親了。 她爺爺話一說完,柳雨霽當場傻愣住,半晌都無法反應過來。 當時,她心裡直覺的心想─ 這種事她怎麼可能辦得到? 有這個可能嗎? 那……

惡劣芳鄰 P 9
不經意,腦海浮現出他四年前的容顏,那懦弱的神情,老是抿着嘴,眼眶總被淚水浸濡,看來一 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還歷歷在目。而今,他那懦弱的神情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神采飛揚的眉和自 ……

惡劣芳鄰 P 10
認為剛出現的少女可能是柔弱少女的強力支持者,因為少女回頭皺眉,用着有所要求的眼神看了 她一眼。 而其它兩人可能是很害怕這個人,因為當她出現時,他們都一臉驚訝恐懼的模樣。 ……

惡劣芳鄰 P 11
 13 四點整,鐘聲響起。 許多早已蠢蠢欲動的學生們迫不及待地捲起書包衝出教室,高興地準備迎接難得周末的到來。 下課後,三五成群的小團體聚在一起邊走邊討論着周末要去那裡玩……

惡劣芳鄰 P 12
「我倒希望妳不曾改變……」他輕聲呢喃着,手不自覺地撫上他從小最愛的這頭柔細長髮。 「真的嗎?」她的聲調有一點變了。 「嗯……」孟羽並沒有注意到。 「你可不要後悔。」柳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