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青白鹽


青白鹽 P 1
青白鹽全文 第1部分 一(1) 一八九九年正月十五傍晚,我家老太爺馬正天這個二桿子貨,帶著八百名腳戶突然包圍了隴東府衙,一片聲叫喊知府鐵徒手出來回話。知府衙門大門緊閉,三……

青白鹽 P 2
馬登月的興緻又讓我調動起來了,他興奮地說,說起來,你老太爺真算個人物哩,能文能武,這桿煙鍋是他的如意兵器,多少強人好漢見了他的煙鍋,尿都夾不住的。他見我眼神迷惘,便從腰裡抽出自己的……

青白鹽 P 3
他把臟臉伸過來,與我的臉很近,在呵呵地笑。我說,你個驢日的。他不惱,還呵呵笑。他永遠不生氣,我怎麼罵他,別人怎麼罵他,他都不惱。 碰上不惱的人,把你自個惱成驢,也不頂跳蚤大的事。……

青白鹽 P 4
我說,你有你媽的臭裹腳呢。年幹部沒想到我會罵他,揚起手要扇我,葉兒忙把我摟進懷裡,偏過臉說,跟娃娃家計較個啥?其實,我是順口說的,我誰也沒罵,馬登月經常這樣說我,我記下了。但我知道……

青白鹽 P 5
年幹部唱得我唱不得?難道他不怕鬼,難道鬼不纏他,難道僅僅因為他是幹部?自小我就是一個遇到事情喜歡問為什麼的人,用不着別人討厭我,我自己快要把自己討厭死了,可我拿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

青白鹽 P 6
可對趙五能來說,非得耗去兩泡尿工夫才可晃悠一趟。我們就是靠他的腿慢,抓緊時間在這捉貓貓藏耍,也偷吃牲口的黑豆的。我以為哈娃被他抓住了,儘管我不喜歡哈娃,可哈娃今天是跟我在一起耍的,……

青白鹽


青白鹽 P 7
我嚇得渾身發抖時,馬登月腰子一拱又坐直了。坐了片刻,他突然揚聲大笑,嘎嘎嘎,他的笑聲永遠是這樣。笑畢了,他扳過我的頭,輕柔地摸了摸,小聲說: 「蛋蛋娃,糖甜嗎?」 我猶豫地搖搖……

青白鹽 P 8
兵勇們見了,紛紛落下槍口。馬正天呵呵笑着,抽回了長桿銅煙鍋,然後雙手將煙鍋橫舉,說:麻爺,來一鍋子。這是隴東男人間最尊貴的禮節,以馬正天這樣的身份給人這樣敬煙,隴東十七縣還沒幾人享……

青白鹽 P 9
在他舉步邁出耳房門檻時,聽見馬正天發話了。「這樣吧。」馬正天說。還能哪樣呢。 馬正天對待林如晦這種搖唇鼓舌之輩,那就是讓他的頭搖不起來,舌鼓不利落。接着他就聽見了林如晦的慘叫聲。……

青白鹽 P 10
「霍霍」,林如晦笑了,「霍霍」,林如晦又笑了。笑畢,他面向鐵徒手躬身道:「馬爺所慮甚是,大人吩咐的極是,不過,不過嘛 -霍霍」,他又笑了,收住笑後,卻無言而立。 「不過什麼,你……

青白鹽 P 11
林如晦有氣無力絮絮叨叨說完了,這是他出入幕府以來說的最艱難的一席話。馬正天再是個人物,在官面前,也只是一介草民,官把你當人物,你就是人物,不把你當回事,毬都不是。官對民只有宣佈命令……

青白鹽 P 12
馬正天原樣未動。鐵徒手嘆口氣,輕聲說:「嗨,活活地難死人哩。這樣吧,就依了你,依了眾弟兄。不過,青白引年前已頒行,決無年後收回之理,如此朝令暮改,出爾反爾,本府威信何在?念大夥言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