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主的新娘


霸主的新娘 P 1
楔子 李妍妍開心地坐在巴士裡,閉上眼,思索着周末十七歲生日Party的安排,臉上漾出幸福的笑容,完全沒有注意到,車窗外,一輛大貨車正橫衝直撞地向她所搭乘的巴士駛來。 轉眼間……

霸主的新娘 P 2
天啊,她已經夠不幸跑到這個見鬼的年代來投胎,作啥還像嫌她不夠倒霉似的,要給她起一個聽來就很可悲的爛名字?幸福不是要靠自己去創造的嗎? 所以,私底下,她給自己改了名字,反正上官徐氏……

霸主的新娘 P 3
需要酒精消毒,她心忖道。可是哪裡有酒精呢?大眼滴溜溜地轉了兩轉,她想起前兩天在廚房看到的那一缸子烈酒。這會兒廚房應該沒人了吧? 一炷香後,上官羽夢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碗烈酒回到了房中……

霸主的新娘 P 4
上官羽夢「投胎」到上官府後,整日無所事事,只好自己和自己下棋。而徐氏死後,羽夢悄悄把黑白棋和文房四寶藏起,才沒被貪心的僕人搜颳走。 上官羽夢看出他的疑問,淡淡苦笑,解釋道:「這是……

霸主的新娘 P 5
她忙藏身于離木屋最近的大樹後面,心驚膽顫地偷聽著屋內的談話,胡亂猜測着灰衣人來此的目的。 屋內隱約傳來灰衣人的聲音:「少爺,還有什麼好猶豫的?韓老爺子是老爺生前的八拜之交,他誠心……

霸主的新娘 P 6
「我這就去寫,玄哥哥等我寫完了,把名字簽上就可以了。」說著,她就拉著他走進木屋,找出紙筆,動手寫起來。 玄子寒在上官羽夢年滿二八年華後,定娶她為妻。上官羽夢立誓嫁給玄子寒,永不變……

霸主的新娘


霸主的新娘 P 7
「程叔!」玄子寒皺眉。 「玄哥哥,我想聽。」上官羽夢伸出小手,撫平他緊皺的眉心。 玄子寒冷硬的表情因為她的堅持,而有些軟化,下巴抵着她的額頭,輕聲道:「我來說吧!夢兒,你就把它……

霸主的新娘 P 8
不過,他們雖然滅了幾個強盜,但一個強盜倒下了,一群強盜又立即撲上來。程叔受了幾處傷,玄子寒畢竟也只是個十七歲的少年,內力有限,漸漸落于下風。 危急時刻,只見遠處策馬急奔而來一群人……

霸主的新娘 P 9
「師兄,不用勸我了,為了他,就算是死,也無所謂。」她偏着頭,頑皮一笑。「何況還有你會保護我,不是嗎?」 白衣男子知道無論他如何規勸,她都不會改變主意,遂無奈地點頭,有幾分後悔當初……

霸主的新娘 P 10
「你這丫頭!」玄子寒微微一笑,柔聲道。「形容男人長得好看,是指帶脂粉氣,算是一種侮辱。」 「嘻嘻。」上官羽夢揉揉小鼻子,撒着嬌。「怎麼會呢?玄哥哥很有男子氣概呢!」 她攀着他的……

霸主的新娘 P 11
上官羽夢露出一個好快樂、好快樂的笑容,手一招,白鴿「乖乖」聽話地跟着飛進玄夢山莊。 而那不相干的某人,則是氣得在原地直跺腳! 第4章 很快,上官羽夢就知道自己高興得太早了。 ……

霸主的新娘 P 12
頓了頓,她又獻計道:「如今小姐首先要做的,是先好好拉攏那位上官姑娘,而且上官姑娘的住所離玄莊主處甚近,小姐也可借關心上官姑娘之名,趁機接近玄莊主,一石二鳥。」 「也只有這樣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