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主子好不溫柔


主子好不溫柔 P 1
楔子 腳底下,波光粼粼的西湖,應是片瑰麗秀致的景色,可在她眼裡竟顯得幽黑深邃,越發神秘詭異起來。 「傻孩子,妳還是走到了這一步……」聲音像從湖心,又像從另一個時空傳……

主子好不溫柔 P 2
以前的她已死,埋在西湖底了,現在的她已是新生,有新的生命、新的開始、新的未來。 換上乾淨的衣服,她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等着船靠岸,風吹得她衣袂飄飄,整個人就像隨風輕舞的芙蓉花瓣,……

主子好不溫柔 P 3
木藍靜靜的站着,心莫名的揪緊,眼前這男人深沉黝黑的眼裡湛亮有神,會是個瞎子嗎? 他有對英挺濃黑的眉、挺直的鼻樑,一張薄唇緊抿着,皺起的眉訴說著他的主人有着不好的脾氣,剛正的臉龐此……

主子好不溫柔 P 4
眼前仍是一片黑,沉默的黑暗世界裡,只有他一人。 第2章 自上次木藍在大少爺面前為山杏說話後,山杏就對木藍抱持着感激之意,打從心裡喜歡這個溫柔的姑娘,連聽她說話都覺得舒服。 「……

主子好不溫柔 P 5
管事們剛走,單子瑾舉手揉了揉眼窩,自從失明之後,他腦子裡偶爾會有一陣陣像針扎似的疼,眼窩處總覺得痠疼疲倦。 他習慣性的在桌子右前方摸索着茶杯,但桌上空無一物。「去沏一杯茶來。」 ……

主子好不溫柔 P 6
「很好,我還以為天下沒人有膽子這麼對我說話了。」他微瞇着眼說:「妳的膽識讓我懷疑妳不是一個普通的丫頭!」 她悚然一驚,怔怔的望着他。 隨即,他不以為意的說:「誰想得到鄉間竟會養……

主子好不溫柔


主子好不溫柔 P 7
她找到針線後,就一直坐在大少爺的寢房裡刺繡,而他們找了老半天,就是沒想到木藍會在大少爺的寢房裡。 「妳待在這裡做什麼?」單子瑾忍不住發作了,不肯承認為了找這失蹤的丫頭,他几乎翻了……

主子好不溫柔 P 8
他沉吟着。「從今天起,妳就跟在我身邊幫我做些雜事,看一些帳目。」 她微蹙着眉,臉上寫着不願意。 「妳不願意?」 她嚇了一跳,再次被他的敏鋭給嚇到,他居然聽到了她幾不可聞的嘆息……

主子好不溫柔 P 9
單子敬臉上的微笑僵住。「呃,小傷而已,不礙事。」 木藍的視線在他身上轉了一圈後,點了點頭,也不再多問。 單子敬露出招牌的無害笑容,轉向單子瑾,繼續剛纔的話題。 「大哥,其實只……

主子好不溫柔 P 10
南風熏人面,荷花的幽香隨着風飄送過來,午後,蟬聲也為這庭院平添熱閙的氣氛。 「荷花池的荷花開得可好了……」木藍笑望着大片池子。 他敏感的神經告訴他,她此時該是微笑的看著滿池的荷……

主子好不溫柔 P 11
「妳一定很美。」他沙啞道。 「不,我很平凡。」 「我的手指告訴我,妳的五宮很精緻。」她柔細的肌膚更勝過上好的綾羅綢緞。 木藍不經意瞥到地上他倆的翦影,兩道影子親昵的相偎,她一……

主子好不溫柔 P 12
「怎麼回事?」單子瑾煩躁的繃緊了聲音,再一次痛恨自己的失明。 「快把她抬過來!」單子敬命令。 「到底怎麼回事?」單子瑾再問一次。 「有個丫頭從布房裡衝出來,她抱著的就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