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愛狂徒


霸愛狂徒 P 1
 浙江括蒼山 一行夜行人以驚人的極高速,在高低起伏的林徑間竄行—— 「頭兒,我斷後,你帶著兄弟大夥兒快走!」一名滿臉絡腮鬍大漢在眾人間低吼。 另一名手持鐵扇的白臉漢……

霸愛狂徒 P 2
貞儀點點頭。怎麼會進王府來的?是賣身還是簽年契? 「回格格的話,小婢是賣身。」 貞儀再問:家裡有困難嗎? 蓮兒不語,低下頭。 貞儀待要再問,翠兒走了進來:「咦,格格……

霸愛狂徒 P 3
蘭欣三人面面相覷,幾時這鬼丫頭又同貞儀「情比姐妹深」了? 蘭欣瞧貞儀只管微笑不語,便知道這小丫頭定是說服了她來哄老太后。 只是這丫頭要同貞儀一塊兒出閣有何用意? 老太后……

霸愛狂徒 P 4
小十四眼珠子一轉,嫣然一笑道。「貞儀姐姐,你說咱們倆新娘子的扮相一模一樣,外頭的人能不能人的?」 貞儀淡淡笑。紅巾一蓋,我想是很難認得的了。 小十四笑開眼,忽而歪着頭問貞儀……

霸愛狂徒 P 5
「大師哥,那咱們可以拿她去交換言師叔,林師伯了?」剛纔那女子又問。 貞儀聽到此心口一驚,他們把她當作了畫婧!原來他們就是計劃擄走小十四的叛逆! 可為什麼他們會綁錯人? ……

霸愛狂徒 P 6
「確定是看著貞儀上轎,」宣瑾沉着的回答:「早先我已料到十四格格必定不肯安分上轎,果然小十四在上轎前做了手腳想和貞儀調換花轎,幸而我早一步支開小十四身邊的侍女,讓喜娘引導花轎,在小十……

霸愛狂徒


霸愛狂徒 P 7
「可是我打探的事——」 他轉過身,逼人的黝黑深眸對住子澄。「沒聽見我的話?」霎時間,身上散髮出驚人的氣勢。 子澄臉色一變。「是,師兄。」 他神色複雜的看了貞儀一眼,終於……

霸愛狂徒 P 8
「二師哥,更怪的事還不只如此呢!」王燕忍不住插嘴,她高聲道:「大夥兒可知道,原來那十四格格竟是個不會說話的啞巴哩!」 「她是個啞巴?!」子澄一瞬間變了臉。「不可能……怎麼可能呢……

霸愛狂徒 P 9
因為這一番話,貞儀終於抬眼看他,想分辨他話中的真偽。而她在子澄的眼中,看不到虛偽的欺騙。 「我知道,你不能信任我!」子澄耐心的說:「我看我先替你鬆綁,再由你決定要不要相信我!」……

霸愛狂徒 P 10
「計劃改變,你大有利用的價值!」他邪笑。虐睇她控訴的眼神。「少拿你那雙大眼睛挑勾我!告訴你,對女人我可不會心軟!」 她倒吸口氣,對他惡意扭曲她指控他的原意,反倒不知如何應對才好……

霸愛狂徒 P 11
她摸不清他的心思,卻發現自己的情緒在不自覺之間,已被這陌生的狂徒所左右!* 「桓禎師兄!」 一踏出囚禁貞儀的石屋,才上了鎖,背後就傳來柔細的女聲,輕聲細語的呼喚他的名字。 ……

霸愛狂徒 P 12
她瞭解大阿哥的性子,他是看重大局的男人,只要關乎到一計成敗,往往不擇手段,不計代價!即使自己同大阿哥有骨血之親,若說在這世上有什麼能動搖他意志之人,那人也決計不會是自己——唯一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