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瓦黑瓦


紅瓦黑瓦 P 1
第1部分不可把握的世界1 第1節 跟着父親,我走到了油麻地中學的大門下。 他看了一眼門裡一條鋪着煤渣的白楊夾道,將我的身子扳動了一下,以使我的後背對著他。在我感覺到本來抓在他……

紅瓦黑瓦 P 2
在籃球場上打籃球的,又都是高三的學生,高高大大的,真是已經很成熟了。他們讓人無緣故地想到了種牛場上那些莫名其妙地煩惱着的種牛。 林蔭首上,三三兩兩地走着幾個已很有幾分樣子的女同學……

紅瓦黑瓦 P 3
是他去找管後勤的白麻子,聯繫好借出一些笤帚、水桶之類的工具,並在支使班上幾位同學將這些工具取來後,又支使我們打掃整理教室。是他從辦公室抱來籃球和排球,說:「今天下午後兩節課自由活動……

紅瓦黑瓦 P 4
我和馬水清抑制不住激動地從廁所後面走出來,在路上正巧遇到了喬桉。我突然覺得比我高出—頭的喬桉的樣子,確實很猥瑣:那雙小眼睛,讓我覺得是—對令人不快的動物的小眼睛;他頭上那些稀黃的頭……

紅瓦黑瓦 P 5
幾天之後的—個上午,課間休息時,馬水清掏出小鏡子,倚在教室門口正照着最近,他的臉上老長小疙瘩,喬桉從外面回來了。因為教室有兩個門,馬水清似乎打定了主意:不閃開身子讓喬桉過這道門。 ……

紅瓦黑瓦 P 6
於是,他和許多同學便會「嗷嗷」地哄閙起來。再比如,我們一起去小鎮找小銅匠配鑰匙,半路上遇到陶卉,他會將胳膊放在我肩上非常友好地走着,等與陶卉走近時,出其不意地將我猛一推,使我差點將……

紅瓦黑瓦


紅瓦黑瓦 P 7
每當我在路口與馬水清相遇,總要聽到他罵—句:「喬桉這個雜種!」 快到中午時,馬水清已經十分狼狽了。他的後筐經常是在地上拖着的,並且已有三次因穩不住腳步而滑出小路,把泥擔子挑到了菜……

紅瓦黑瓦 P 8
那天晚上,馬水清慷慨極了,把錢用得「嘩啦嘩啦」,用得使我們—個個說不出話來。豬頭肉蘸醬油,—個個吃得滿嘴油光光的。吃完豬頭肉,我們就在小鎮上東逛西逛,心裡很開心。馬水清和我都忘了肩……

紅瓦黑瓦 P 9
她們果真是母女倆,母親四十多歲,女兒十七八歲。在這裡將養了幾日,母女二人完全恢復了體力,那十七八歲的姑娘,臉上居然有了紅潤。有人問她們為什麼出來要飯,母女倆低頭不答,王儒安便用手輕……

紅瓦黑瓦 P 10
白麻子走過來,我們一起悄悄將目光轉向他。平素,人看人,都是粗粗的,只留—個大概印象。因此白麻子到底長得什麼樣子,我們實際上誰也說不上來。只是在這—刻工夫,我們才真正地把他看清楚:大……

紅瓦黑瓦 P 11
我看見了他白乎乎的裸着的上身:真肥,有一對女人似的乳房,短褲落在胯上,肚臍眼深深地陷進去。不知過了多久,我看到面前的白色軀體轉了過去,走開了。這時,我感覺到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紅瓦黑瓦 P 12
這—「哼」,使白麻子忽然醒悟,發現我並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人。這一「哼」,使白麻子清楚地聽出一句潛台詞:我要把那天夜裡見到的事到處張揚!他立即心虛,跑過來想拉住我,但我卻撇下他,昂首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