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氣堡主


霸氣堡主 P 1
的東方有一座被烏雲籠罩的黑色巨堡,那裡,住着一條創造性的黑色 巨龍,只要它不開心便會民出生氣的怒吼,更會從嘴裡噴出熊熊的火焰,勇敢的 戰士啊!便能得到它所守護的寶藏,但從此地將崩塌,失去平衡的世界將陷入混 沌……

霸氣堡主 P 2
粉舌。「我馬上就去煮飯,歧叔,你得再忍一會 兒喔,很快就好。」 她說完便提起菜籃往木屋走去,臨走之前再也沒轉頭望向男子一眼,彷彿他 從來不存在似的。 再次被忽略的不悅讓男子的濃眉迅速擰起。 邵歧並沒有放過他不……

霸氣堡主 P 3
黑玄岩是西域奇石,不但光滑無痕且刀劍難傷,得用最硬的金鋼鑽才能慢慢 鑿開,因為它稀少所以價昂,小小一方黑玄石得耗上萬兩白銀才能買到,而一般 富戶有一座黑玄石就足以誇耀四方了。 東方任拿來砌城堡的外牆。 這……

霸氣堡主 P 4
強堡內外的巡邏與戒備,別讓覷覦無央堡的惡徒有機可趁。」 「是。」 話題到此結束。 東方任雙腿一緊,奔日便如同箭矢般疾奔而去。 親訪擎雲莊後,東方任發現又多了一個他非得到擎雲莊的誘因。 他的小金絲雀。 不過……

霸氣堡主 P 5
件逼迫她。 不能違背誓言的聶輕只得將邵歧葬在木屋旁。 「妹妹,別再玩泥巴了,瞧你一身髒兮兮的。」 捏着鼻子說話的是聶純,站 在她旁邊的是聶潔。 純潔兩姊妹是聶嗚已的女兒。 「無所謂,反正等會兒還得沐浴更衣。」……

霸氣堡主 P 6
輕只覺得耳邊傳來的賓客喧閙聲愈來愈低,現在,竟靜得讓她聽 到屋外的夜蟲低鳴,拜堂時的狂歡與熱閙已變得遙遠,遙遠得像是另一個世界。 ~~~~~~~~~~~~~~~~~~~~~~~~~~~~~~~~~~~~~~~~~……

霸氣堡主


霸氣堡主 P 7
「問題很多,除了帳目與存貸不符外,還有多項虛報與謊報的交易,不只各 商號的分帳如此,連山莊的總帳也是一塌糊塗,重新整頓恐怕要費上好一番功夫。」 「我想也是。」 東方任笑笑。「從聶嗚已拚命阻止婚禮看來,就不難猜出這 全……

霸氣堡主 P 8
他脹紅了小臉大吼:「你是爹剛娶進來的瘋婆子, 對不對?」 聶輕不客氣地朝他上下打量着,原來這小孩是東方任的兒子,難怪像小霸王 似的目中無人。 「沒錯,我叫聶輕,世俗通稱我的新身份為——後母,怎樣,要不要叫聲‘ 娘……

霸氣堡主 P 9
「哼,飆風豈是你三言兩語就能拐騙的——」話還沒完呢,東方徹的眼珠子 差點沒掉出來。 只見飆風在聶輕的叫喚下豎起耳朵,看到她後更是迫不及待地跳起,踏着愉 悅的小碎步朝她走來,而後更伸出舌舔向她等待已久的手心。……

霸氣堡主 P 10
光數着 生命的流逝,更會將人推向崩潰之境。 她得想個辦法才行。 ~~~~~~~~~~~~~~~~~~~~~~~~~~~~~~~~~~~~~~~~~~~~~~~~~ 「問你,問你,伸 出手卻看不見手指的是什麼……

霸氣堡主 P 11
地一把搶過鑰匙,接續了他的工作。 門一開,歌聲便如水般流泄而出。 悅耳且動聽,對東方任而言,那歌聲簡直有如天籟。 歌聲在聶輕發現有人到訪後,瞬間戛然而止。 東方任是懊惱地低嘆着,乍然聽見的音符短得來不及與他記憶中……

霸氣堡主 P 12
齊地放著髮梳、毛巾、小巧的舀水木勺、皂莢等物,全是些盥洗用 具,只是比聶輕曾見過的更為精緻、華麗百倍。 最教她好奇的是一個小水晶瓶,裡面還裝着粉紅色的液體,好看極了。 「夫人,這叫香精,是從比西域還遠的地方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