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暗夜魔君


暗夜魔君 P 1
一名女子身着薄如蟬翼的長袍,兩旁燭火仿如暗夜野火般在薄薄布紗上跳動着,勾勒出她線條優美的誘人身段。躺椅上的男子雙眼瞅着她,濃眉微揚,她不是他所見過最美麗的女人。她精巧細緻的五……

暗夜魔君 P 2
"我……我們要保持這樣的姿勢多久?事實上她的痛楚十分短暫,反而是一股新生的喜悅隨着他的佔有而慢慢活了過來,在她體內逐漸翻湧,令她不知如何是好? 他驚奇地揚起眉,她先是不安的在他……

暗夜魔君 P 3
「在,」柳滿皇注視着那張向來沒什麼情緒變化的臉孔。「和戚夫人在一起。」 一如以往,柳滿皇在清冷幽亮的眼眸裡看不見什麼來。蘭冰並未察覺到自己下意識微微收拳的動作。"那麼我待會再來……

暗夜魔君 P 4
只見他搖着扇子,用近乎調侃的語氣說:「這事要是讓蘭使知道的話,我非得再次接受她的挑戰不可!」唇角噙着一抹苦笑。 「任務完成了嗎?」柳滿皇沒什麼表情,淡然問了句。 「嗤!到手……

暗夜魔君 P 5
「那表情就好像看見了他老娘般,殿主。」但誰不知道上元鏢局總鏢頭王文廣的老媽子早化為一堆白骨了!「尤其是在屬下向他提出將秘籍乖乖交出時,他那錯愕不已的反應……殿主,你想那傢伙可清楚自……

暗夜魔君 P 6
瞧見盒內之物,蘭冰先是一楞,不禁瞧了他背影一眼。雪白的絨布中躺着一隻造型十分奇特的耳墜子,墊子上鑲刻的雙龍吐珠更是栩栩如生。 冷玉塵拿起它。「你離開那裡確實也夠久了,不過,我不……

暗夜魔君


暗夜魔君 P 7
布幔後方一對清澈的美眸,先是冷冷看了溫文有禮的男子一眼。緩緩的又移回一手已按在劍柄的李管身上,然後不疾不徐的開口了。 「難得謝公子賞識,火雲也就不怕獻醜了。姥姥,李大爺就勞煩你……

暗夜魔君 P 8
「啪。啪!」十分響亮清脆的兩聲,是李管的兩名師弟分別挨了師父賞的耳光,唇角滲出血絲。 他們低着頭,戰戰兢兢的齊聲喊道:「師父?」 「不長進的傢伙,三個人竟對付不了一人?」 ……

暗夜魔君 P 9
冷玉塵嘴角牽動一下,將刀子拿在手上耍玩着。「你得自己過來拿。」呵,他可不認為她會用它來割繩子!天曉得,找不到可以發泄的東西后,這女人就會開始傷害自己! 一幕為她療傷的情景閃過了……

暗夜魔君 P 10
心中強烈的自責冰封了星眸。不驚動身旁熟睡的男人,蘭冰悄然下了床,隨手套上長袍,如約般敏捷地在房內搜尋着。但遍尋不着。在蘭冰擰眉兒欲放棄時,她抬首望向床邊棗在那裡!冷玉塵一個翻身,讓……

暗夜魔君 P 11
「此刻?我倒認為柳護法比較適合這個工作。」冷玉塵攬她入懷,疲憊打了個呵欠。「現在我只想睡覺。」甚至懶得下床去拾回棉被,他以自己溫暖她。 她雙眸緊盯他歲月無法辨識的俊容。 冷玉……

暗夜魔君 P 12
薄幔低垂的平台上,冷玉塵邊飲酒邊欣賞音樂。已讓人獻上各式精緻點心的柳滿堂,又親自端來一杯極品參茶後,才悄悄退到一旁。當流暢的音韻奏起第3曲時,抿薄的唇突然逸聲輕嘆。善於察言觀色的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