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感官180度


感官180度 P 1
腦門兒,劉喜樂迅疾地將手中臉盆往上一揚,接了半盆的熱水全潑在了曾加吉的臉上和身上,燙的曾加吉哇呀怪叫。 「你竟敢無端無故打人?」沒等曾加吉再反應,劉喜樂發狂地暴跳起來,把曾加吉撲倒在地。 水房的騷動驚動了房間裡大學生……

感官180度 P 2
姑娘啊!繼續與姑娘來往。 結果受了處分,記過一次,並嚴格限制與那姑娘來往。失去了心愛的姑娘,焦世凡精神受了刺激,得了精神病,一犯病就胡言亂語口吐白沫,渾身抽搐,無法再服役,只好提前複員返鄉,安排進了他哥哥所在的北華廠。……

感官180度 P 3
到自家鷄窩,見鷄窩門開了,好在裏邊還有鷄,他伸手進去一摸,四只剩了三隻,少了一隻。到底是有人把鷄偷走了!媽的!誰這麼膽大包天!敢偷我家的鷄?他抽身出了院門兒,颳風似的跑向樓頭鷄叫的來處。藉著月光,看見黃禿子靠在棚廈的板牆……

感官180度 P 4
他的這種令人啼笑皆非不講衛生的壞習慣,常被人們津津樂道地當做懶漢的經典來傳說。 另一個鑽石王老五叫麥銘九。他是1963年 清華大學的畢業生。今年三十二歲了。他長得個頭雖不算矮,但比起「吳大帥」來瘦多了,刀條臉兒,絡……

感官180度 P 5
己陷入尷尬。她也知道即使讓羅楊去,羅楊也不會去。 時間長了,終於讓老闆知道了端倪,轉而開始追求她。這個老闆是個香港人,比馮佩貞大五歲,在香港已有妻室。但他比那位侯廠長幸運,沒有產生對立,也沒費多少周折,馮佩貞就投入了他……

感官180度 P 6
我等等。」 以後多少天,她再沒有來短信。柯雷給她發短信發不成功。又等了些日子還是這樣。柯雷忍不住給她打電話,手機不通,她失去聯繫了。 這時,已是臘月二十六臨近春節了。柯雷母親是臘月二十八的生日,老人家高壽,今年正好……

感官180度


感官180度 P 7
識廠長,1970年大學畢業,是文革前最後一批大學生。曾擔任十車間的團支部書記,那時,開會搞活動都在一起。這麼多年沒見了,人一闊臉就變,做了這麼大一個廠長,自然人難見、話難說、心難測、事難辦。 可事兒又不能不辦,柯雷硬着……

感官180度 P 8
公開化,加之學校不管,社會的漠視,來看房簽約的,都是成雙成對,臉不變色心不跳的了。觸及的柯雷常慨嘆:這世道真是變了!這種隨便和自由是自己這一代人年輕時想都想不出來。 大學生沒有收入,錢都是父母給的,要他們學習和生活用,……

感官180度 P 9
看到藍正在自己打開了門的工具箱前,臉沖箱門裡,雙肘拄在箱中的隔板上,兩手捧着一本書看。一次兩次沒在意,每次去只要藍正在他工具箱前就是這樣子,柯雷很納悶。 「看啥書哪?這麼用功!」柯雷跟傅平說完話兒,往回走順腳往藍正身後……

感官180度 P 10
都把它視為寶物,給起了個好聽的名字,叫「玉石神鹿」。 「玉石神鹿」的事兒,很快傳到了官府,貪婪的官府派都統帶著一群官兵來部落裡尋找「玉石神鹿」。哥哥因為不交寶物,被官兵捆綁起來,打的遍體鱗傷。妹妹去山泉邊洗衣服去了。官……

感官180度 P 11
眾山小。」 柯雷說。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竟折腰。」 汪蒴用朗誦的語氣高聲誦道。 別人都是簡單的感嘆,柯雷和汪蒴則帶著文氣。 「嗬!啥詞都來了啊!」 大家都在興高采烈地感嘆,高小兵不冷不熱的一句話,像一瓢冷……

感官180度 P 12
嘿……」 剛纔爬山爬的早饑腸轆轆忍不住了,大家亂哄哄着說:「開餐開餐!」 「汪蒴!你們團小組還少倆人哪!咋回事兒呀?」于順松有點兒急扯白臉地問第1團小組長的汪蒴。 「開始一直都在一起的,後來,沒注意他倆就和我們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