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1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第1部 第1節:《狐火》第1部(1) 本卷序 狂放的惡之花 聞禮華 《狐火:一個少女幫的自白》foxfire: Confessions ……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2
」「馬迪,我真的好害怕,我在想'狐火'只是一場夢。」這些都昭示着這樣一個無視法律的少女幫的終結,昭示着一群荳蔻年華的花季少女的散落,最終還是以悲劇收場。作者的用意當然不是對少女幫自……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3
為他們感到抱歉,做不到!讀者你將會明白! 不用去想「狐火」到最後是不是要忍受傷害。即便是我們中仍然還活着的人,也不必忍受傷害,一直到此時此刻。 「狐火」是你們的心! 我們以這……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4
戈爾迪,有時又叫「轟-轟」,貝蒂•西弗裡德,我們的中尉。 蘭娜,全名叫洛雷塔•馬奎爾。 麗塔,有時又叫「紅」或「火球」,伊麗莎白•奧黑根。 馬迪,有時又叫「猴子」或「殺手」,……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5
並不是因為時鐘與長腿-薩多夫斯基有什麼關聯,而是「西娜」正飛過叢林。 再往下面是費爾法克斯大街,街燈稀疏,在寒風中燈光刺目。破碎不平的人行道,向下延伸的陡峭的街道,一排排房屋的正……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6
那個夜晚,1952年11月12日,並不是「狐火」誕生的夜晚,而是長腿在我的床上受到啟發和鼓舞的夜晚。我爬下樓,給她弄了一些食物和飲料,她一個勁地夢幻般地大談特談我們要如何彼此忠誠,……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7
我的眼睛總是被她的傷疤吸引,真的,有時候,當我獨自一人或做白日夢時,我會不由自主地用手摸一摸自己的下巴,找找那塊傷疤。 長腿:薩多夫斯基家的女孩,一個我母親不喜歡的女孩。母親在街……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8
看樣子前者是這片空地的業主,他是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臉膛紅潤,叼着雪茄,帶著寬邊牛仔帽。他搓着沒戴手套的雙手,以便讓手暖和一些,霧氣從他的嘴裡徐徐冒出。後者帶著兩個小女孩,她們手拉……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9
這樣的稱呼一直陪同她進入中學一年級。雖然這樣的稱呼都是指男性,或不完全是指男性;雖然是揶揄,或不完全是揶揄,但總有一種所謂的興奮情感,或狂熱的興趣 因為在麗塔•奧黑根胖嘟嘟的、蒼……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10
就在麗塔將粉筆在黑板上快塗抹完的時候,在如此眾多的蔑視的目光下,巴亭金爾先生揮揮他的雙手,示意麗塔回她的座位,就好像趕一隻狗或一隻羊一樣,搖搖他的腦袋,微笑着,掃視着全班,「夠了,……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11
1953年元月末的一個下午,九年級數學老師巴亭金爾先生獨自一人走出了中學後門,手裡拿着公文包,很顯然走得急匆匆,也很顯然希望不被他的任何同事看見,或看見他們。他很快地瞥了一眼周圍,……

一個少女幫的自白狐火 P 12
她們一個接一個到達薩多夫斯基家的後面,有點害羞,有點不安,雖然長腿向她們保證她的父親和她父親目前的女友都會出去。薩多夫斯基先生為人吝嗇,他看你的樣子就足以表明不歡迎你來拜訪薩多夫斯……